天津茱莉亚:国内音乐教育新一轮洗牌?
  发布时间:2019-01-17 15:0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天津茱莉亚:国内音乐教育新一轮洗牌?

“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鹿鼎记》是金庸先生平生最后一部著作,这是《鹿鼎记》中最响亮的一句话。在世界乐林,“茱莉亚”的地位犹胜中国武林的“陈近南”,音乐人士自是不能不知。于是,音乐留学,茱莉亚学院就成为很多人的不二之选。
  1905年之前,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升居世界第一。高涨的文化进取浪潮随之而来,为了学习音乐很多美国人远渡重洋前往欧洲。他们不仅要花费数周时间坐船,还要克服检疫、行宿的劳顿和对命丧大海的恐惧。恐惧很正常,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电影《海上钢琴师》的主角“1900”那样生于大海,可以独享海上风暴。
  为什么不在美国本土建一所自己的音乐学院?缺少师资,就把欧洲的优秀师资聘过来。花费的金钱、时间和精力等等都会比去欧洲少得多,还能兼顾家庭生活的圆满。于是,1905年,茱莉亚音乐学院应运而生。
  茱莉亚音乐学院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音乐学院,也是声名最为卓著的音乐学院。这里星光灿烂:霍洛维茨、卡拉扬等大师曾担任客座教师,从这里走出来的大人物则有小提琴家帕尔曼、大提琴家马友友、钢琴家范·克莱本、音乐剧歌唱家莎拉·布莱曼、五获“奥斯卡”的电影音乐家约翰·威廉姆斯……不胜枚举。随之,茱莉亚也被世人奉为“音乐界的哈佛”。
  2015年,天津茱莉亚学院宣布成立。它是茱莉亚学院的第一家海外合作办学项目,这也是中国音乐及表演艺术教育领域的第一所中外合作高等院校,是第一所颁发美国认可的音乐硕士学位的合作办学院校。2019年,天津茱莉亚即将迎来通过层层选拔的第一批预科学子。2020年,天津茱莉亚将会迎来经历几乎是马拉松般严格考试的音乐硕士。根据协议,天津茱莉亚也将是东亚各国学生申请到美国茱莉亚学院就读的惟一面试单位。
  茱莉亚学院的校长约瑟夫·波利希在《艺术家引领社会》中问道:“有什么能比帮助学生让他们变得更好还伟大?”答案是:没有什么比支持人成长的教育事业更伟大。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要求天津茱莉亚:不管是具有世界顶尖交响乐团、音乐学院工作经历或作为演奏家屡获国际大奖的常驻教师,还是经常性来华授课的纽约本部教师或惊人的“1:3”师生比例,都并非噱头,而是为学生成长负责的优渥师资;不管是系统、交融的音乐课堂,还是大量、高质的独奏、室内乐和交响乐演出机会,都并非形式,而是为学生成长负责的教育载体;不管是更多的一对一师生时间,还是帮助学生在乐团中实现合作、在社群服务中提升艺术家责任感,都并非走过场,而是为学生成长负责的全面育人……
  2018年以来,随着正式开学日期的临近,“天津茱莉亚”的新闻越来越多,国内的一些音乐学院已经感到不安。
  对于国内音乐学院来说,可谓有坏有好。坏处是,自己原有地位遭遇挑战、在中国高等音乐教育中的重要性有所降低。好处在于,自身在竞争压力下不得不努力奋进,多年来宣称的教育改革可以借机真正推进,教育水平得以切实提高。
  对于中国高等音乐教育来说,这是不折不扣的好事。国内音乐院系虽多,但是无论校园形式、管理模式、课程设置、教学手法还是师资结构方面,都呈现出严重的“同质化”,引起关切者的忧虑。《国语》有言,“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如今天津茱莉亚建立,中国高等音乐教育不仅不必局促,反而应当视为促进,这才叫有格局、顾大局。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我国的交通、建筑、家电、通讯等行业已经走出国门,而高等音乐教育亟待以开放促发展、进而走出国门。
  如果天津茱莉亚能够秉持开放、合作、创新的精神,持续引进新资源、开展新行动、营造新学风,像其宣称的那样“支持中国音乐家重新定位他们在21世纪的世界角色”,“和越来越重要的中国音乐家重新定义21世纪的人类音乐生活”,那么不但对中国高等音乐教育来说是促建者,而且就人类音乐文化而言也是好事。□张 燚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