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流行音乐尴尬升级
  发布时间:2019-01-13 11:5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2017年中国流行音乐的主题字是“尬”。今年不仅尴尬继续,而且更为深重。2017年的嘻哈乐2018开年即遭禁止,其他流行音乐形式的内容和媒介推广会是什么样呢?

  电音来了?

  电音在2017年已经牛刀小试,不过多为中小型演出。2018开局就不同凡响,三亚ISY大型国际电音节在元宵节上演。随后上海将全球三大电音节之一的EDC引入国内,4月底举办首场EDC电音嘉年华。

  但是原本的“2018电音元年”遐想还是险些成为“瞎想”。湖南卫视在春季招商会上主打“中国首档电音竞演音乐选秀”,不过《电音骑士》方案甫出即招质疑:主持人、厂牌代理人、嘉宾皆与电音无关,“吃相太难看”,节目最后胎死腹中。最终证明腾讯视频年末的网络综艺《即刻电音》才是首档,并不负众望把电音带到大众面前。

  “艾媒咨询”数据表明,2018年国内电音用户已达3.5亿,电音节升至150场,线上播放量达到2800亿次。电音带来了新鲜声音,拓展了流行音乐的想象空间。它具有科技感、未来感,声音不仅失真而且失重,是歌唱、跳舞、音乐、打碟和魔术师般“乐器演奏”的结合,是属于“潮一代”的城市音乐文化。与广阔市场对应的,是国内电音的根基不牢。不仅缺少厂牌,而且技术引领者匮乏。好消息是“乐杜鹃”等电子音乐节也包括了教育培训计划;坏消息是国内最早的“风暴电音节”的运营主体唐艾公司被查处——因资本乱象,早早夭折;与之对应的消息是当年5月英国教育部宣布将打碟列入中学课程。

   

  “练习生”怎么样?

  去年年初,主打男团的“中国首档偶像竞演养成类真人秀”网络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横空出世,期均播放超过2亿人次。“偶像”刚结束,专注女团练习生的《创造101》又接上来,期均播放更是达到5亿人次。

  两档“练习生”都为模仿之作,《创造101》购买了版权,《偶像练习生》则被国际IP保护协会FRAPA在戛纳电视节点名,称抄袭相似度刷新世界纪录。“练习生”爆红带来的其他影响,一是让大众感受到韩国练习生体系以及韩国娱乐节目的强大,二是让大众见识到音乐不只是“唱唱歌”,还包括舞蹈、表演、演奏、协作,甚至话题制造。音乐综艺急缺有音乐能力有文化品质的明星,但是,无论是投资人还是音乐企业都等不及,所谓“养成”不过是一场表演出来的“戏”。真正的养成,并不适合通过视像剪辑的形式呈现。

  其他音乐综艺则集体陷入困境。如果说《我是歌手》2013年因首开国内“歌星+竞赛”模式收割一片喝彩的话,现在已经迅速老去。与此相似的还有迈入第七个年轮的《中国好声音》,以及《明日之子》《跨界歌王》《蒙面唱将猜猜猜》……嘻哈乐不出所料没有把新奇感带到2018,但没有料到退潮会这么快。不仅冠军PG One遭禁演,而且广电总局出台“四不用”就包括了嘻哈艺人和纹身艺人,已出席过“歌手”新闻发布会的GAI在正式节目中也突然被撤。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竞争,爱奇艺《中国新说唱》的节目收看率会更低。

  “流行”是啥东西?

  在网络直播和短视频领域,中国领先全球。这种流媒体新宠短时间内带火大量流行音乐,迅速盖过以前唱片公司对音乐的推广能力,也让一些网红崭露头角。这些音乐和网红带有类似的特点:搞怪、有趣、简陋、媚俗——这是笔者第一次在贬义角度使用“媚俗”这个词。

  尤其是本年爆发的短视频平台,南抖音北快手,“15秒制造爆款音乐”。当然,从文艺的角度来看也不妨承认“15秒毁掉音乐”。如果你觉得《沙漠骆驼》《病变》土,《白羊》《卡路里》俗,那一定是因为没见识到更夸张的《123我爱你》《学猫叫》和《海草舞》,以及面筋哥2013年《中国梦之声》海选时《面筋歌》视频的重新加工。歌曲凡走红即为低端,这在2018年落实为规律。

  短视频和直播当道,音乐越来越宠物化,蠢、直白、装天真、拗有趣。电视综艺如何呢?不仅被流媒体挤在后面,而且确实没推出有质感的音乐作品。2017年的说唱,2018年的电音,中国流行音乐为大众带来了新品种,但没有带来新品质。新品种当然重要,但2019年还有什么?流行音乐一直停留在“见世面”的层次,不能使人乐观。流媒体传播的便利让全民都可能成为歌手,但是全民基本都缺音乐素养,包括学了十数年钢琴的人。中国流行音乐的底线还在下探。中国已经全面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高等教育已经进入普及化,但对专业音乐人和国民素质的影响都并没有表现出来。中国流行音乐不仅后继无人,而且“植质状态”这么久,宣告“死亡”也不为过。

  绝望还是希望?

  2018年初,有“中国《滚石》”之称、专推国内外摇滚音乐的杂志《通俗歌曲》接到上级通知宣告停刊。此前,《我爱摇滚乐》《滚石·音像世界》《摩登天空》《音乐天堂》《口袋音乐》等都已先后消亡。至此,代表流行音乐界精英行动的中国所有大型音乐杂志全部灭绝。一个歌唱美好和传播尴尬共存的二元时代彻底来临。

  但从逻辑上看,中国流媒体已成为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流媒体,它需要高品质的音乐人才和音乐作品来与之配戏。说唱、电音之后,国内在流行音乐的形式上已经发掘完备,下面能打的新牌也就剩下乐队了。2019年的乐队“综艺”之后,天天喊而不动的内容提升和音乐教育是不是能够真正有所行动?

  “动次”则是科技界的一次努力,这款音乐应用深入到创作、演奏、制作及乐队合作层面,是一种更积极的音乐玩法。大多数音乐应用不过是拉音乐为情怀幌子的资本游戏,但愿“动次”真的是在做长线,懂得把钱用在刀刃上,不求爆款而是在垂直领域创造佳作。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