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特长”与“真特长”有何不同?
  发布时间:2018-12-20 10:35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最近看到《人民教育》2017年第七期孙长梅的文章《休了吧,强迫式“伪特长”》,感触颇深。文中有这样的观点:“培养兴趣和培养‘伪特长’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路。另外,这种强迫式特长培养方式,还有可能彻底破坏一个孩子对所有事物的兴趣,使之成为一个根本没有个人兴趣的人。”笔者对这种“兴趣”和孙文口中“伪特长”的定义方法不敢苟同。

首先,什么是兴趣?兴趣是对事物喜好或关切的情绪。什么是特长?特长是特别擅长的专门技艺或者研究领域,专长。兴趣表现为“人们对某件事物、某项活动的选择性态度和积极的情绪反应”。儿童看到某种稀奇的陌生东西,往往会产生一种想要探究的心理,但这种“探究”能达到什么程度,换句话说,靠这种“单薄”的情绪能完成哪些需求,不得而知。任何一种兴趣要想达到成为特长的程度,都得付出艰辛的劳动。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的作品《异数》中提出“一万小时定律”,不管你做什么事情,只要坚持一万小时,基本上都可以成为该领域的专家。而这些,用培养兴趣的方法是远远不能达到的。

很少有孩子能用兴趣来完成整个学习过程。几乎所有的练习过程都是枯燥的,“有趣”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过了这个三分钟热度的兴趣时间,剩下的就是毅力与坚持了。那么问题来了,作为一名小学生,如果纯粹是顺应孩子的“身体和心灵内部”,那么笔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除去个别少之又少的天才奇才,绝大多数孩子的兴趣可以是玩,可以是吃,也可以是毫无意义的发呆,唯独不会有这种建立在兴趣上的“枯燥”练习。孙文中只提到钢琴家郎朗的天赋,独独不谈郎朗的“虎爸”。郎朗在谈到自己童年历程的时候用了《红与黑》的比喻,“黑,就是不管一个人再怎么愿意练琴,练琴的时候都是枯燥的,包括现在也一样……”郎朗仍然需要他的“虎爸”来严厉监管,何况我们普通孩子?

强迫式学习可能使孩子小时候恨父母、恨乐器、恨画笔,但很少有孩子经历了父母的逼迫长大之后还继续憎恨。相反,有不少孩子反而埋怨父母为什么不逼迫他,不然他也能在小时候高强度的训练之后有“一技之长”,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兴趣与乐趣了。

家长们培养孩子特长大多是从孩童时开始。孩子小的时候很难知道他的兴趣是什么,他们心灵纯净,喜欢一切新鲜的东西,小蚂蚁、小蝌蚪都是他们的兴之所在。在孩童时代表象地喜欢这些小动物就能说他对生物学有兴趣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我们慢慢耐着性子等,等孩子有了自己真正的兴趣,可能就到了“垂垂暮年”了。笔者这样说并非信口开河,现在公园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吹拉弹唱的比比皆是,他们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家长强迫孩子发展的“特长”固然在一定时间内会引起孩子的反感甚至抵触,甚至家长可能没有找到孩子真正的特长而“张冠李戴”,但这样的“阴差阳错”有时候也未免不是一种“无心插柳”。没有特殊音乐天赋的孩子经过了这样的训练,提高了音乐素质,对自己有了自信心,周身气质都得到了提升,对他将来的生活怎么能不是一种促进呢?任何能达到“欣赏”的水平都不是在孩童时就能完成的。物理大师费曼面对的不是儿童,而是实验室里顶级的学生,这些经历过拼搏和历练的学生已经接触到了“魅力学问”的高度,可以引导他们去欣赏、去喜欢了。但如果我们对小学生说这些,他们可能已经去天马行空地神游了,更别提什么“魅力学问”。

作为一个社会人,是一定得有目标的。我想干什么,我能做什么,在达到“什么”标准的过程中父母所担任的是督促与引导,督促不了、引导不了也只能用“强迫”去代替这种目前达不到的“主动探究”,继而达到能成为特长的程度。有了基本的成果之后,大部分孩子都会在此基础上形成兴趣。这个时候的兴趣出发点可能是逼迫,但后来却能成为他一辈子得益的东西,而且有了小时候“童子功”般的训练,他再想达到一个高度也成为一种可能。他们比那种长大了再迷恋上弹琴,但永远也达不到自己希冀的程度的人要幸运得多。

鲁迅在《故乡》中说:“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其实,兴趣不也是如此吗?一时的兴趣也好,父母强加给孩子的特长也罢,经过了这样日复一日的训练,孩子得到的是真正的“一技之长”,“真特长”和“伪特长”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李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