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戏曲班社的突破之道
  发布时间:2018-09-19 10:5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在发扬传统文化、增强文化自信的语境下,民俗文化、民间情趣、民族内涵的挖掘与呈现越来越受重视,在国家大力发展“非遗”工作推进的实践中,民营戏曲班社被激活并快速发展,他们活跃于城乡、集镇,是民间音乐文化最接地气的艺术播种机。据延安文广新局局长杨树栋介绍,给这些班社以政策的鼓励和部分物资的资助是管理者所做的外在助力,如:颁发传习所、传承人的证书,政府买单或采购的途径,组织其集中展演的形式,对其予以宏观层面的激励、帮扶与支持。至于这些班社的具体发展之道,则只能任由其自我选择,灵活持之,自然也就各不相同了。据笔者调研,这些班社的生存条件差异很大,那些点子多、路子活的班社就会越来越好,甚至还会衍生出很多分支;但多数则会面临各种不同的困难,资金、人才、市场等困难各不相同,每年进出于班社阵营的也不少。据安徽艺术研究院院长李春荣介绍,安徽省有千余个民营戏曲班社,居全国之最,足见其旺盛的艺术活力,有的班社除了排演传统剧目外,还能间或创演时新小戏甚至大剧,被邀请参加各种大型的戏剧节或艺术节是常有的事,其回归本原的“乡土气息”型的表演艺术获得专家及大众的认可,使其获得了激励,倍增了干劲。淮北市杜集区大老周花鼓剧团最近就在摩拳擦掌地排练淮北花鼓戏折子戏《别窑》,准备参加北京中国戏曲学院的戏剧节邀请展演。

  从历史上看,民营戏曲班社是其本原形式,明代传奇剧、清代乱弹剧均为民间运用方式,这也是当下促进戏曲发展的“包产到户”之策。乾隆年间的“四大徽班”进京并取得巨大成功就是这种自主经营、自生自灭的民间戏曲班社强大艺术生命力的最好佐证,身影活跃的民营社团对比死气沉沉的国营戏曲院团,也可见民间班社“小题大议”的必要。从中可见民营方式在戏曲班社发展中的优劣所在。如何借鉴运营良好的班社经验?如何帮扶那些举步维艰避免误入歧途的班社?如何充分利用内外优势发展自我?从宏观与微观的理性层面为其提供智力支持,是当下民营戏曲班社发展的突破口。
  首先是“技”的基础构建,民营戏曲班社要注意行腔、演奏等技艺把握与提升。民间艺人多没有经过扎实的音乐技术训练,凭着师徒传承、自己模仿而仓促上阵,再加上仅注意表演的直观形象表达,常会忽略演唱技术的运用,从而使其唱、奏瑕疵频发,演唱的持久力、演奏的精准度顾此失彼,“唱到哪算哪”的情况时有发生。大老周花鼓剧团的周玉铃说,她在演唱之前或中间,常会根据自己的嗓音状况而临时改弦易调,这种随意性自然会损害戏曲艺术形象的表达,毕竟戏曲的整体性艺术表现需要具体的音调与之匹配。周玉铃说她在最近排演《别窑》中,为尽可能地提高表现薛平贵这一人物的具象性注意了戏曲演唱机能的额外“补课”,在气息控制、腔体打开及协调运用演唱机能上予以提高,使她演唱有改观的同时也增强了自信心,不再苦于演唱之前还考虑用哪个调的问题。伴奏乐队的负责人周志民也注意对团员们技艺的耐心提高,保证伴奏在托腔、过渡上的准确性,挖掘了艺术性,为此类接地气的草台班子又增加了技术涵量。
  其次是“艺”的特色发展,民营戏曲班社要注意剧目的灵活性、丰富性把握。应对观众之需是民营戏曲班社的生存之道,而钟情于地方性小戏的观众常会喜爱那些传统剧目,像明清的弋阳腔班社行走于“江湖”的绝活就是“错用乡语”。那些传统剧目,尤其是经典唱段的折子戏常会是乡村戏迷点唱的对象。给大老周剧团排练的前淮北市豫剧团长许照峰说,能灵活演绎角色并不断储备曲目是民营戏曲班社必备的素质之一,在此次应征北京的展演中,正是他们平时注意传统曲目的丰富储备,才能根据组委会的多样要求而报送合适的曲目,剧团的王秀梅、李正新、王继华等也说,适应乡村多样审美需求对其表演内容提高要求。李春荣认为,地方性应在传统曲目上下功夫,她不建议排演现代戏,更不建议民营班社“砸锅卖铁”甚至“卖房”地硬行排演新戏,那些实验性的现代新戏不是民营班社所能及的工作,盲目地排演会损害班社的持久活力。笔者也觉得,乡村戏曲消费中的审美“距离感”也适宜于带浓妆、服饰的古典题材戏曲来表现,生活化装扮的现代戏不适于近距离观演的乡村小场。
  再次是戏曲的整体艺术美感完善,民营戏曲班社要注意演绎的整体性、形象化呈现。没有经过表演训练的民营班社艺人们常会以表达自我感受的手法而去唱戏,这会使其表演服务的对象不明,但他们的表演又是与观众很近,不像城市舞台的远距离模式,观、演者不交流可能会迅速地疏远彼此。再加上没有导演的宏观调控,他们常是自顾自地排演模式,还使其表演缺乏整体性考量,戏剧的起承转合的结构逻辑更是较为缺乏。周志民在其指导大老周花鼓戏的过程中,常以周玉铃在戏中扮演薛平贵的英雄性、王秀梅在戏中扮演的王宝钏的阴柔美而提醒表演的“身份认同”,从而实现形象塑造,并以戏的层次跌宕起伏要求演员体会整体性表演的感觉,这些看似简单但却有效的手法是他长期的民间戏曲参与的经验体现。
  缺少人力、物力、财力的民营戏曲班社却出其不意地实现了生存的良性发展,这是缘于他们深知民间生存的空间所在,灵活自由地表达着由其自身喜爱而伸展开来的艺术之路,以他们的淳朴、质朴、拙朴感动了和他们有着同样审美情趣的乡亲们。“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们演的可能就是自己的人生之戏,因而能真诚地打动围绕于乡戏源头的观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论语·卫灵公》)在班社逐渐增多、市场竞争逐步加大的情况下,利用近便观众、身处戏源、共通审美的优势,从技艺、内涵扩展、形象塑造等方面注意提升,是当下民营戏曲班社的突破瓶颈之道。
  □王安潮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