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音乐课堂 可以“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发布时间:2018-09-19 10:5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音乐周报》争鸣版吴洪彬《我们的音乐课已浮躁到不能静静听完一首歌了吗?》一文的公众号下有一条留言说:“感觉文中描述的现象发生在2010年前,2011年深化课程改革后此现象非常少!”笔者深以为然。

  吴文中为了“合作而合作”的热闹型音乐课堂的确存在过,但应该是多年前某一时段所推崇的课堂模式。我们的音乐课堂教学在探索过程中也经历了一次次的改革与实践,从老师弹着风琴教学生唱歌到用各种促学手段变着花样地进行师生合作,从一个乐句一个乐句地教唱,到一板一眼地唱谱填词,再到调用各种手段让学生主动学习,这都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某一阶段的偏离现象,这很正常。音乐教学改革中所有的探索、实践、改进的宗旨都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怎样上好音乐课?怎样更好地服务于基础音乐课堂?在这个过程中不是非黑即白,同样有着灰色地带。
  吴文中两个案例在音乐课堂中切实存在,吴君对于案例一的评价笔者认为有失偏颇,“围成一个圈叽叽喳喳地讨论一番或者随着音乐毫无规律地扭一扭……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案例中也说,“学生基本唱会了《彩云追月》这首歌”,对于小学生来说,基本唱会之后可以做一些辅助性的合作来加深学生对作品的理解。达尔克罗兹在《音乐与身体关系的哲学思考》中说到:“人的身体运动包括着对音响和情感反应的一切基本要素”,“任何乐思都可以通过身体表演出来”。学生从座位上站起来律动,怎么就可以认为是“低层次、低效果”的合作呢?当然,我们的国情不同、学生的体验也不同,可能在某一节课、某一个时间点并不能证明这种状况是好或者不好,是黑或者白,但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学习效果也不是用某一节课所谓的“杂乱无章”就能定性,所以,基本学会一首歌之后,用各种手段去巩固、去深化并不是不可以。个体的学习效果肯定不一样,运用各种方法“体验音乐、体验情感”,让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内用自身“体验”来实现不同学生的不同学习乐趣,笔者认为这种方法可以实施。
  案例二的课堂常态,吴君所说的“这样的课被认为太死板、太理性”,笔者根据自己的教学经历和各种课堂评价认为,有这种观点的教师应该为数不多,不能说是普遍现象。不排除有极端的评价,但案例二的课堂状态很明显要有一个长期的训练过程。所有的乐器演奏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训练的过程中,师生的合作不是“某一节课的深刻感悟”,而是长期音乐训练的结果。有这样的体验过程,感悟当然是深刻的,但这对于“借班上课”的竞赛课几乎是不可能的。借班上课的合作当然得以现场“能体验到”为基准进行,达尔克罗兹强调了体态运动的目标:从“我体验到”引起学生的表现欲望,激活学生个体不同的情感世界,扩大他们的本能力量,并能迁移到生活中去。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前提条件需要说明,“三大教学法”不是我们的“根”,也不是我们的“魂”,而是根据国人特点而进行音乐课堂实践的参考,活学活用才是正道。
  吴文中说:“师生的共同演唱、共同演奏这样音乐教学的最基本而且也是最好的学习方式,却被某些人认为不属于合作范畴。”诚然,会唱一首歌,必然要经过共同演唱的学习过程,这个教学过程是集体性的、共同进行的,当然属于“合作范畴”。但这个集体的“合作范畴”不是把所有的学生简单地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就像吴文中的观点“要想音乐课中进行高效合作,学生个体的音乐技能学习不可忽视”,那么,仅仅就“静静听完一首歌”这个目标,所谓集体的共性就不好把握与控制。大家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同一个老师、同一本教材、同一节课堂,教出来的学生千姿百态,个性的接受与学习不能统一对待,在这种课堂常态和课堂评价机制下,“静静地听完一首歌”并不是奢望,也不是冷清,而是音乐课堂的必要。所有的“花样课堂”也基本要经过初听甚至二听三听(每一次听赏都有不同的目的),初步学唱、再次学唱、处理歌曲(每一次演唱都完成教师预设的既定目标)这样的过程,这个过程初步完成,才会有其他的合作,这些在“听完唱完一首歌”之后的合作,更加体验了不同学生的不同需求,有的同学通过看似简单的律动感受到了音乐的不同情感体验,有的同学则通过这样简单的走动体验了被需要的快乐……
  综上,音乐课堂需要“静静地听完一首歌”,在这个基础上,拓展学生的思维,打开学生的思路,体验不同的合作,用个体不同的身体感受来体会“敏锐的音乐感”,从而“迁移到生活中”。而且,学习的严谨与活泼的体验并不矛盾,不是“你就是你,我就是我”,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李 赛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