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孩子们唱什么,决定了明天人们想什么
  发布时间:2018-09-12 11:20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一代儿童应有适合一代儿童学唱的儿歌。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笔者发现,近年来反映时代特点的儿童歌曲却相对匮乏,优秀的朗朗上口的儿童歌曲更是少之又少。
  儿歌被誉为引导孩子学习语言的母乳,对儿童的成长至关重要。优秀的儿歌对儿童的健康成长、思想道德的培养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启迪和帮助作用。“我在马路边,拾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这首由儿歌大王潘振声创作的《一分钱》儿歌,不仅影响了几代人,而且让无数小朋友在学唱这首歌曲的同时,自然地受到教育,潜移默化地树立拾金不昧的思想。“丢,丢,丢手娟,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大家不要告诉她,快点快点抓住她……”这首由关鹤岩创作的《丢手娟》儿歌,教育小朋友要树立起团结友爱的思想。
  儿歌是儿童的文艺启蒙。那些满怀温情的儿歌,构成了我们对音乐和世界的最初理解与认识。印度作家泰戈尔在《我的童年》中写道:“从母亲嘴里听来的儿歌,倒是孩子们最初学到的文学,在他们心上最有吸引盘踞的力量。”儿童文学作家金波认为,儿歌是引导孩子们学习语言的母乳,是进入阅读世界的最初导向,是世代传递的文化瑰宝,在世代相传中,儿歌发挥着游戏、审美、认知和教化的作用。
  儿歌不仅让儿童开始了解世界,认识世界,也是孩子们生活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社会,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吸引孩子的视听娱乐项目非常多。我们的儿歌作品要想让孩子喜欢听、喜欢唱,就要研究孩子们的心理。正是因为我们对孩子的生活、心灵研究得不够,了解得不多,所以写出的作品才不能打动孩子,得不到孩子的认可喜欢。
  当前儿童歌曲的现状是少儿歌曲创作队伍日益萎缩,适合少儿演唱的歌曲日益短缺,而少年儿童对儿歌的需求又非常强烈,由此出现儿歌成人化、粗俗化现象。孩子们演唱成人歌曲会影响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我国有一批优秀的儿童歌曲作曲家。刘炽、乔羽、潘振声、瞿希贤、李群、金波、李幼容、徐锡宜等,他们为少年儿童创作了一大批儿童歌曲,产生了很多优秀的儿歌作品。如乔羽作词、刘炽作曲的《让我们荡起双浆》,望安作词、潘振声作曲的《春天在哪里》,管桦作词、瞿希贤作曲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如今这些歌曲还在被当今的少年儿童传唱。当年创作这些儿童歌曲的作者现在都已是80岁以上的人了,有的人已经去世。目前,在儿童歌曲创作的队伍中,中青年作者没有补充进来,创作队伍老龄化比较严重。
  当前,我国儿童歌曲创作面临严重短缺的现实。其原因:一是由于老一代儿童歌曲作家大多已退出工作岗位,新一代音乐工作者不愿从事收入微薄的儿歌创作;二是儿童音乐教材陈旧,不能唤起儿童兴趣;三是儿童音乐创作经费不足,音乐工作者没有创作热情;四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儿童歌曲的宣传和推广力度很弱。
  一代儿童应有一代儿童的儿歌。可是,生活在新时代的孩子,能够接触到的儿歌,大多是祖辈、父辈流传下来的。现实中一些儿童口中哼唱的是少儿不宜的“灰色儿歌”。《小苹果》《老鼠爱大米》等流行歌曲也“乘虚而入”,抢占了本应属于儿歌的阵地。
  今天的孩子唱什么,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明天的人们想什么、关注什么。要想让孩子有更多的儿歌可唱,除了鼓励词曲作家创作更多优秀作品,还应该给儿歌创作传播提供土壤和平台,让优秀的儿歌作品传播有平台,专辑有市场。
  “音乐是童年飞翔的翅膀。”新时代的少年儿童需要优秀的儿童歌曲来满足自己的精神世界,而优秀的儿童歌曲一定要反映出新时代的节奏、格调、情趣。
  新时代的广大音乐工作者应该担当起这一社会责任,让新时代的孩子有歌唱,让新时代的孩子拥有自己的儿歌,让新时代的优秀儿歌去占领孩子们的生活娱乐阵地。□范忠东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