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史顺序“古怪”之因是这样吗?
  发布时间:2018-09-12 11:1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看到《音乐周报》孙鹏杰的《“古怪”的音乐史顺序从何而来?》,从自己的亲身体验描述西方音乐发展的大致轮廓:单声到多声,复调到音乐形式简单、透明、曲式规整的古典主义时期,再到狂热、充满音乐想象力的浪漫主义时期,抵达音乐“尖酸刻薄”的现代主义时期。个人看法本无可厚非,但作者还声称这是自己上大学后,“在多位非常棒的历史学教授的帮助下才明白这当中的所以然”。也就是说这还是西方专业音乐史学教授的共识,这显然就成了学术问题。因此,笔者撰文商榷一下。

  首先,作者谈的音乐是“西方音乐”,不是世界所有民族的音乐都是这样发展的。概念不清不说,仅就西方音乐来说,开始也不仅仅是单声部的问题。钱仁康写的《欧洲音乐简史》是每个音乐院校大学生都读过的,那个盲艺人荷马又弹又唱又说的音乐,仅用单声部音乐就能概括的吗?现在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的主干课程之一的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星海音乐学院还专门聘请李旦娜执教,这个教学法之所以被我们青睐并流传于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就是因为奥尔夫的理念很好。他于20世纪初已经厌倦了西方那越来越形式主义的音乐。他要回到“原始”,人类不管哪个民族,原初的音乐形态是符合人的本性的。而这“原初”的音乐形态的特征是“综合性”的,是诗、乐、舞等艺术形式的综合形态,瓦格纳就想创造这样的歌剧形式,他的许多歌剧内容就是描述欧洲中世纪有记载的故事,但他走偏了。奥尔夫的想法,源头是瑞士的达尔克罗兹体态律动音乐教学法。达尔克罗兹是日内瓦专业音乐学院的教授,他在音乐学院教和声和视唱练耳。但他发现,音乐学院学生的演奏动作与内心音乐感受之间是严重脱节的。他们的和声作业只是根据教科书上的规则像做数学一样完成,跟音乐听觉表象无关。总之传统专业音乐学院的弊端就是把音乐理论脱离音乐进行教学,演奏技术公式化、纯技术化进行训练。为了改进教学效果,他引进了“动作”,创造出“体态律动教学法”。没想到,这个用于专业音乐学院的“发明”,在音乐学院不吃香,倒是深受非专业音乐教育人士的喜爱。奥尔夫的教学法在此基础上已经不仅仅是加“动作”了,而是直接对音乐的概念本身进行反思。我们今天如果还仍然停留在用“单声部”来描述人类早期音乐形态,显然不合适。
  其次,孙文说:人类早期至今日嗓音只能发出单声部声音,“为了能在单声部基础上丰富音乐效果,我们需要多声部音乐”。且不论我国蒙古族“呼麦”那双声唱法、多声特色唱法,用“单声”到“多声”的描述符合进化论思维,但不符合当时的实情。西方音乐不仅仅是单声到多声的进化,西方的民间音乐的形态至少到了今天仍还带有综合性特征。就单声到多声转化的原因,也并非孙文所说是为了追求“丰富音乐效果”,而是理性思维的产物。
  这要从古希腊源头说起。毕达哥拉斯把音乐是当数学来看待的,以至于直到西方中世纪末都是把音乐当成数学课来教。正因为有这样的理性传统,西方才能产生越来越精致的乐谱。也因为有了这些乐谱,声部的复杂性才有可能被创造出来。正因为这数学化思维,音乐形式才会越来越复杂,以至于巴赫的音乐简直成了天书。和声学奠基人拉莫直接把和声比作“音乐数学”。柏拉图是继承毕达格拉斯的哲学的。他走得就更远了,构建了一个理念化的世界。尽管没有实际用途,但确实是影响西方几千年思维的伟大人物之一。尤其他的理念被基督教所吸收,柏拉图不允许人们去唱世间人情,因为那是假的,真正的情在他那“理想国”里。基督教深受影响,更不允许你唱儿女情长,只能唱对上帝的感情,表达教义。开始还不允许音乐复杂,就连乐器伴奏都基本禁用。只不过因上帝的儿子太多,不是都一样的,也不可能出现同一个声调和水平。于是偷偷地,“伪音”出现了。单声部的圣咏首先向横向发展出现了转调。再后来的实践便出现在圣咏基础上加叠平行八、五、四度,因为当时的律制基础是五度相生律,虽然叠加了声部,但仍是协和的,像一个声部一样,不影响对上帝的纯洁感情。相反还增加了对上帝感情的厚重。尝到甜头的上帝使者们或许放松了“清规戒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逐渐允许一些“违规”,比如“伪音”被承认,声部增加被承认。按照戴定澄在《欧洲早期和声的观念与形态》中推测,这多声产生于民间音乐的影响、对音程谐和感的需要、理性求索的产物、对圣咏加花演唱的需要、具有不同嗓音的人的舒适演唱等5个原因,尽管这些跟笔者的说法都是推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基督教那时不会允许因追求“丰富音乐效果”而创造出多声音乐的。这只能用于后来多声作品的描述,但不能解释多声音乐产生的原因。不管怎么说,这初期的多声形式尽管简单,但毕竟打开了另一扇门。门既然被打开了,“主人”(上帝使者)也就难保其他“小偷”(唱圣咏的教徒)再进入“旁门”“左道”了。于是,多声音乐越来越复杂。限于篇幅,暂商榷于此。□吴跃华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