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唱法”可以休矣!
  发布时间:2018-09-12 11:18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这篇文章的思路起于我16年前的研究生阶段,老师说换个题目写吧,要懂得自我保护。我保护自己保护了16年,结果呢?不外乎“无处话凄凉”,人都已经在声乐圈外了。但那些大讲“科学唱法”的人反而更汹涌了,那么索性就不保护了吧。

  一、我们是“科学家”吗?
  我相信绝大多数“科学唱法”信奉者都不是科学家,都和我一样几乎是“科盲”。我的老同学屈歌从硕士到博士后阶段一直从事歌唱声学或曰嗓音科学研究,但也从没听说他自称科学家。我更不知道其他的声乐从业者谁敢说自己是科学家。
  简单来说,“科学”是外来词,作为“Science”的译词转至日本再引到中国,是指关于物质世界的遵循因果定律的定量化知识体系。后来“科学”也扩展至社会领域和思维领域,但也是指通过科学程序(实验、深入调研等)、科学手段(测量仪器)获取的关于社会或思维的定量化知识体系。概而言之,到了现在,一个人是否是某一领域的科学家,一般至少需要具备三个条件:大量掌握该领域的定量化知识,熟练使用该领域的科学仪器,严格遵循该领域的科学程序。
  所以说,歌唱家都不是科学家,不要说第二、第三条,即便是第一条也并不具备:歌唱家具备的是经验性的知识,不是定量化知识。这有什么问题吗?当然没有,艺术家不是科学家,歌唱家不是歌唱科学家。就是因为不是,才正显现出艺术家的价值、歌唱家的价值——他们并不是科学的附庸。就像爱因斯坦不是艺术家也不会有损于他科学家的地位一样。
  但是,歌唱界非要整出来个“科学唱法”,这就有问题。“科学唱法”一词的诞生不过是拉大旗做虎皮,既不科学,也不艺术。
  二、为什么歌唱要拿“科学”说事儿?
  “五四”运动以来,“科学”在中国不仅是一种客观的研究方法或者知识体系,不仅是一个名词,更成为具有“正确的”“高效的”“公正的”等抽象褒义的形容词,有了“善”的维度。又因为中国长期以来的真善美一体化审美观念,使“科学”一词轻而易举在艺术领域攻城略地。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极少听到“科学画法”“科学书法”或“科学电影”——哪怕电影大概是八大艺术门类中最具科技含量的艺术形式。
  这里的悖论是:一方面在现实话语中“科学”的出镜率极高,另一方面人们使用这个词时并没有经过科学限定、科学分析和科学论证,不过是按自己所需来随意操纵。是的,“科学”既不同于“真理”浅露直白和执重名词属性,也不像“对的”“好的”“美的”那样无根无据——虽然“科学唱法”事实上就是无根无据,所以在一些人口中运用起来自由自在、左右逢源。“科学唱法”的提出很有诱惑性、很唬人,但它只不过是一套修辞术。它自己在多层语义间游移还反过来要求“唱法只有一种”的“科学唱法”,这种行为本身就极不科学。
  科学通过具体达到抽象,追求必然、共性;艺术通过抽象达到具体,追求偶然、个性。科学重理性而艺术重感性,二者各有各的领域,共同创造美好世界。当然,艺术家是开放的,会借助科学手段创造自己的作品,但这并不等于要拿“是否科学”来限制艺术,否则哪有达利、毕加索、杜尚的容身之处。科学家都离不开艺术,也不等于他们的实验要遵循“艺术测量法”,否则为了减低人类的损失还不如取缔科学。
  最近上海交大一对博士夫妇整出一套“科学相声”,众所周知这在相声界只是一个笑话。但是“科学唱法家”先不要笑,人家夫妇俩确实都是科学家,并且形成相声科学公式,还有大量定量化科学知识来支撑。“科学相声”是“伪科学”,“科学唱法”连“伪科学”都算不上,因为“科学相声”毕竟还穿着科学的外衣,具备科学知识的存量,使用科学话语。
  三、您做您的科学家,我绕行
  我个人修习过多年的美声唱法,也喜欢美声艺术。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美声唱法,比如好莱坞大片《临时搭档》中克里斯·洛克就评价帕瓦罗蒂的唱片是“像鬼叫的那种声音”。如果美声唱法是“科学唱法”,“科学”在我国的话语权又这么大,那么为何流行歌手在社会上的受欢迎程度远高于美声歌唱家?
  近来也有人说赛思·瑞格斯的“SLS”(Speech Level Singing)才是科学歌唱训练体系,本人同样无法认同。在我看来,要谈“科学歌唱”,需要生理学和声学方面的科学家。
  再说了,即便您是科学家又能如何?传呼机也是科学的结晶,现在它在哪里?科学知识的更新换代快得惊人,科学产品的淘汰也快得惊人。何况歌唱艺术也并不遵奉科学规则,很明显没有一个声乐大师是生理学和声乐的科学家,也没有一个生理学和声乐的科学家是声乐大师。嗓音保健是科学,但它不属于艺术范畴。歌唱是艺术,但它不属于科学范畴。并且,也没有科学研究证明哪种唱法更符合嗓音保健,所以就不要拿自己的唱法“科学”说事儿。
  艺术是对人类精神世界的探索和感性表现,声乐艺术是以歌唱的形式来感性表现人类对精神世界的探索。科学具有鲜明的排他性,“真相只有一个”,您这唱法科学即是在宣称您这之外的唱法不科学。艺术具备的却是共存性,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喜欢芭蕾就去喜欢但和科学无关,喜欢街舞就去喜欢但也和科学无关。艺术是生动的、充满感情的、表达方式非常多样的,不能墨守成规、不能从概念出发、不能被安在任何一个套子中——哪怕这个套子印着“科学”的商标。艺术界尤其要警惕强势科学话语的僭越,“科学”的大旗竖起来实际上却是在消除艺术存在的意义。
  在艺术领域,您可以做您的科学家,但我一定会绕行。就像在科学领域大家会绕开艺术家一样。张 燚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