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头衔有何不妥?
  发布时间:2018-08-10 14:27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前日,在微信朋友圈里拜读了杨瑞庆《“歌唱家”和“歌手”能以唱法论吗?》一文稍有感慨,便在微信中留言简单阐述了我的一点看法,圈内朋友建议我写一篇短文发在《音乐周报》的这个栏目里,我想“可能有必要”,便照此行事。

  其实,在我们称之为“美声唱法”的故乡意大利,那里的人们称所有歌者为“Cantante”(歌者或歌手);在英语国家,称所有歌者为“Singer”(歌者或歌手);在日本,也称所有行当的歌者为“歌者”或“歌手”等。本人才疏学浅,研究的也不到位,尚不知其他国家对歌者的称谓有没有称之为“家”的,但在意大利语、英语、日语中我们根本看不到“歌唱家”的称谓。至于为什么我们把英语的“Singer”不翻译成“歌者”“歌手”,而硬要翻译成“歌唱家”,我不得而知。英语中,有描述某方面专门家的修饰用词,比如Accomplished(技艺高的、有才华的、熟练的)、Leading(前列的、主要的、重要的、首位的)、Famous(一流的、极好的),但这些修饰用词的后面,依然是“Singer(歌者)”,依然翻译不出“家”这个称谓。 
  我在东京近十年,我所知道日本所有唱法的歌者,无论有名与否,都以“歌手”相称:歌剧歌手、民谣歌手(民谣:原生态民歌)、演歌歌手、通俗歌手(其中很具体地分为摇滚歌手、爵士歌手等),如果在歌剧、民谣、演歌、通俗领域中成了名,那就叫“有名的歌剧歌手”“有名的民谣歌手”“有名的演歌歌手”“有名的摇滚歌手”“有名的爵士歌手”等。就是我们中文称谓中的“国际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在日语的表述中也只是“世界有名的指挥者小泽征尔”。但奇怪的是,日本人把说日本相声(漫才)的人却称之为“家”——“漫才家”,不知是贬义还是褒义,或只是个职业称谓。餐饮业称谓为“家”的不在少数,如“吉野家”“不二家”以及包括酒吧、水吧在内的“饮家”(读音:nomiya)等。
  在世界专业音乐圈子里,因某位歌者、演奏者、指挥者、作曲者造诣很深、非同凡响,人们愿意把他们称之为Maestro(英语、意大利语:大师),但Maestro这个应该是含金量很高的称谓,在中国越来越被“缩水”“贬值”,而用之招揽生意、自鸣得意的人不在少数。我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一般能被人认可并可以称之为“家”的人,大多是指“在学术、技艺等方面有专门技能或专业知识全面的人;特别精通某一学科或某项技艺的有较高造诣的专业人士”。如果你有真本事,人们怎么称谓你都无所谓,传说世界有名的意大利作曲巨擘威尔第,他总是平和地跟别人介绍自己是一个“农民作曲者”。而意大利语“compositore”中,依然没有“家”的意味。其实,在中国艺术圈子里,也不乏自谦的美德,当人们称谁谁为“著名歌唱家”或“著名教育家”时,被称谓的人常常说“我就是个唱歌的”“我就是个教书的”等。 
  南朝宋时期历史学家范晔编撰的《后汉书》中,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佳句,这句话从自己嘴里对自己说时,是谦卑;而被人说时,却是被指摘“有其名无其实”或“名不副实”。我的一位圈内朋友,曾被国内一家电视台邀请做访谈,论他的资历和能力,上这等节目没有任何问题,但他断然拒绝。试想,有多少人巴不得能上电视,不用说是专访,就是“随便上一个地方卫视或是农业频道那也求之不得”,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有人拒绝接受这“天上掉下的大馅饼”。这个人之所以拒绝这个访谈节目,原因是在他看来,在歌唱艺术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了大半生成就不菲的人,与唱了一个小曲出了名的二十啷当岁的小男生、小女生都可以被这家电视台的这个栏目采访,那这个节目就没有任何价值了。如果按照专家、专门家的定义:“在学术、技艺等方面有专门技能或专业知识全面的人;特别精通某一学科或某项技艺的有较高造诣的专业人士”去衡量我说的这位朋友,他算是共和国声乐艺术界中一个真正可以称之为“家”的人。但是,他一直不追求名利,一直低调前行。
  周小燕先生活着的时候跟我说:“很多人都称我是声乐大师、声乐泰斗,其实我很不愿意接受,也不承认这些称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声乐老师。”我们知道,论周先生的知识含量和能力、教学成果、社会知名度,称她为“家”“大家”都不为过,但是,越是“在学术、技艺等方面有专门技能或专业知识全面的人;特别精通某一学科或某项技艺的有较高造诣的专业人”,就越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称谓。
  杨先生文中说:“有些有资格但没水平的人被称为歌唱家,听上去有些肉麻”,我劝您一是别往心里去,再是也不能一概而论;又说:“有些虽没资历但演唱出众的歌者却被称为歌手,当事者会感到失落,观众就会留下遗憾。”据我所知,不是所有通俗歌手和喜欢他们的观众都有“失落”和“遗憾”,特别是那些通俗歌手中的“大咖”;“为了让美声唱法、民族唱法、流行唱法都能健康地发展,建议今后乐坛上不应再出现带有偏爱性倾向和鄙视性倾向的称谓介绍。”杨先生认为“歌手”是带有“偏爱性倾向”和“鄙视性倾向”?在这个圈里我没听说谁谈及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谁认为是个问题,杨先生可能是第一位在媒体上说这件事的人。如同意大利人称歌者为“Cantante”、英语国家称歌者为“singer”、日本人称所有所有歌者为“歌手”一样,中国的通俗歌手怎么就不能成为“歌手”呢?这不是比中国的“美声”“民族”歌者更加国际化的一种称谓吗?如果非要把中国的通俗歌手称谓为“通俗歌唱家”好像也不大好听,更没有“上档次”的感觉。
  部分中国的美声、民族歌者们认为,中国的通俗歌者上至体育馆,下至大街小巷都可获得舞台,上镜的几率多,唱电影和电视剧插曲的机会多,挣钱挣得多。对此,他们如果抱怨,难道去抱怨流行歌者太霸道?“歌唱家”这个头衔戴得舒服吗?翻成意大利语、英语岂不依然是“歌手(singer)”?□马金泉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