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不是我们的敌人,自满才是
  发布时间:2018-08-01 10:4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传统的少儿音乐课堂是“踏踏实实教给学生审美思想、审美技能”,新课标之后的音乐教改则是“玩花样”,以至于作者发出“这音乐课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之诘问。这就是吴洪彬《放弃传统教学,玩花样的音乐课真的可取?》一文留给笔者的总体印象。

  但是,这并不符合我的认知。本人年方四十,想必以前所经历的音乐课堂要划归为“传统音乐课堂”;我长期在音乐院系从事音乐教育工作,对新课标之外的“传统”中小学音乐教学也略知一二。然而要说“传统”音乐课堂是“踏踏实实教给学生审美思想、审美技能”,我断不能认同。那时的音乐课堂什么样?大致来说就是跟着老师鹦鹉学舌翻来覆去唱谱,再跟着老师或音像材料翻来覆去唱歌。有的老师还会根据歌曲内容加上一点表演,这时候小朋友就很开心了。大体而言音乐课就是唱歌课,虽然唱过谱,但是绝大多数同学并没有建立起音阶间的音高关系概念,也几乎看不懂谱。那些视唱好的同学,无一例外都上过校外的音乐辅导小课。总之,我承认新课标之后的普通音乐课堂“从小学到高中十年的音乐课上下来,学生居然连简单的乐谱也不认识”,但之前的“传统”音乐课堂在识谱方面也并没有更好一点的表现。在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吴先生也不能证明“传统”课堂效果更好。既然如此,又何必把“传统”和“花样”截然对立起来?
  如果“传统”可以和“花样”对立,那么就可以得出“传统”即“单调”的结论。两千多年前的典籍《乐记》有云:“诗言其志,歌咏其声,舞动其容,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在这里音乐“花样百出”,完全不单调。大教育家陶行知是“旧社会”的人,但他很早就提出“完整儿童”的教育理念,中小学的音乐课并不是为了培养音乐家——就像体育课并不是为了培养专业运动员一样。这也正与音乐教育家温特·林德说服学校开展音乐教学的四个理由相合:第一,支持才智发展;第二,提高身体自我调控能力;第三,发展情感和释放压力;第四,发展创造力和想象力。吴先生所贬斥的“花样音乐课”很多就是依据这一理念编创。
  那些所谓要按“专业模式”来进行的音乐教学,其对孩子发展利弊如何尚待专门研究,这里有一个国外的音乐家调查可供参考:在德国的一项对1803个音乐家的问卷调查中,有58.7%的人抱怨自己的肢体和心理不适。成人音乐家尚且如此,稚嫩少儿的音乐课堂更需引起我们的警觉。
  当然,我也并不会认定目前的“花样音乐课”的水平就有多高。新课标一出音乐课堂就焕然一新、尽善尽美,这不可能。“花样音乐课”不仅需要教师更为全面的能力,而且需要吃透教育理念,但是能同时具备二者的教师实属凤毛麟角。以我对中国高等音乐教育招生形势和音乐院系教育情况的了解,这种情况还会延续多年,中小学音乐教师还需要靠后续的长期深入学习改变这种情况。然而,就此否定“花样音乐课”而回归“传统”音乐课堂却是荒谬的,并且音乐教师走出习惯区、实践新教改的行为值得鼓励。只要音乐教师不断反省、持续学习,就有能力为学生提供更好的音乐教育服务。
  另外,即便是把“传统”音乐课窄化为唱歌课,就能做到吴先生所说的“唱到完美”?就能“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如果并非学校经筛选的音乐社团的“第二课堂”而是自然班的常规音乐课堂,不可能做到“唱到完美”。吴先生说“曾经在音乐公开课上听过堪与专业童声合唱团媲美的童声”,那么您有没看过了无生趣、学生打不起精神的音乐常规课堂?有没有了解过很多学校为音乐公开课的“形象”和评优而超常规强化训练、“借人”弄虚作假?《诗经》毛序说,“情动于中而行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如果要讲“情感表达”,是单纯的唱歌还是综合的“言歌舞”更能淋漓尽致不是一目了然吗?
  《放弃传统教学,玩花样的音乐课真的可取?》的微信下有读者写给作者的建议:“一是了解‘三大’音乐教学法,二是读一读《关注音乐实践》一书。”本人深以为然。达尔克罗兹、柯达伊、奥尔夫三大音乐教学法都是针对少儿常规音乐课堂的教学法,也是经实践和时间证明了的行之有效的音乐教学法,它们无不提倡综合或曰“花样”。吴先生所鄙视的“随着音乐走步态,随着音乐画旋律线,随着音乐挥舞彩带”即是“三大”众多教学方式中的几点表现。留言所说的那本书全名为《关注音乐实践:新音乐教育哲学》,在书中音乐并非是单纯的如吴先生所强调的“听觉的艺术”,而同时也是表演、聆听、音乐素养、多元文化、创造性活动等,有着更多样的形式和更丰富的内涵。
  如果说“传统”音乐教育就是以教师为中心、以课程为中心、以教材为中心,那么它确实需要被摒弃,而由以学生发展为中心、以活动为中心、以体验为中心的“花样”音乐教育观取代。然而传统很丰富,并非是某一种固化形式;传统是一条河,时时处在流变之中;三大音乐教学法也好,杜威音乐理念也罢,都有着一甲子以上的历史,都是教育传统中可资借鉴的部分。“传统”和“花样”并不对立,二者都有丰富的正向教育养分。“传统”和“花样”都不是当前音乐教育不如人意的原因,缺少反省、自鸣得意才是。吴先生此前有一篇文章《为什么学生喜欢音乐,却不喜欢音乐课》,本人对这个题目很感兴趣,阅后却大失所望:满篇皆在为音乐课开脱,音乐教师全无责任。两千多年前的《论语》应该是“传统”的,可惜我太过愚钝,完全看不出高举“传统”大旗的吴先生表现出“吾日三省吾身”的任何迹象。□张 燚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