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愿意被“优美的旋律”陶冶吗?
  发布时间:2018-07-25 15:57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音乐周报》6月13日争鸣版《缺腔少调的歌曲,正在毁掉孩子们的音准》一文,列举了大量的上个世纪的歌曲,提出“作者应重视优美旋律的设计”和“媒体应重视优美旋律的推荐”。作者在文中反复强调“用一些优美的旋律去陶冶青少年的耳朵”,“或许能改善当前青少年关于音准的素质”。但他所建议的这些歌曲,基本是以成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的。现如今的青少年真的能够心悦诚服地接受并且演唱吗?

  音乐创作发展到今天,已经不能再用上世纪三十至五六十年代的“传统”和“经典”来束缚和限制了。诚然,那个时代涌现出来的优秀作品数不胜数,特别是生于那个时代或接近那个时代的人们,至今还在传唱这些作品,并且百唱不厌,这些作品对热爱这些歌曲的人来说经久不衰。但现如今的青少年,从小接触的音乐“百花齐放”,再让他们去传承那个时代的音乐几乎是不现实的。就像我们的交通工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谁家有个自行车,那是无上的荣耀与骄傲,大部分的人只能靠步行来实现每天出行的基本需求。半个世纪以后的现在,几乎家家都有小汽车,在社会发展瞬息万变的今天,音乐创作怎么可能“停滞不前”呢?当然,文章作者所讲的并不是要单纯地模仿以前那些优美的旋律,但现在整个社会都是快节奏的,吃饭是快餐、盒饭,出行是飞机、高铁,通信是电话、电子邮件,再也没有慢腾腾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车、马、邮件都慢”……在这种信息化“高速公路”的当下,再用青少年父辈的审美去要求他们,恐怕是强人所难了。

  再论作者所提“歌曲还应具有练声的功能”。用《我的祖国》《二月里来》《英雄赞歌》等歌曲来练习发声,即使是现今青少年的父辈们,也基本只有音乐专业毕业才能完整演唱这些歌曲。社会上其他各行各业的人,如果像现在的青少年一样,人人愿意唱歌,大概也只能唱些旋律相对简单并流畅的民歌,像这些专业一些、音调高一些的歌曲恐怕不能胜任。且不说这些歌曲的旋律学起来本身就有难度,笔者曾尝试在初中阶段进行一节《微山湖》的教学,这些十四五岁的孩子,听到这段旋律,立刻表示:这种“咿咿呀呀”我们搞不起来,老师,您还是饶了我们吧!试想,让这些生活在“快节奏”并且各种流行音乐泛滥时代的青少年去演唱《英雄赞歌》,他们会多么地恐惧!

  笔者这样说好像有些“有失偏颇”,但了解一下青少年的音乐学习现状,大家就能深切感受到这一点。“城市好声音”“校园好声音”等活动的举办现场,大部分青少年都在演唱他们父辈口中的“靡靡之音”,唱父辈心中“经典歌曲”的凤毛麟角,就是这些凤毛麟角,也是经过正规学习的。其实说白了,这个正规学习的渠道,也是我们这些父辈们的功劳——担任这些孩子教师的,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笔者并不是全盘否定作者的观点,相反,其“应以旋律优美为前提”是现阶段创作的努力方向。但这个“优美”的定义是什么?什么样的人能肯定地说这种“美”、那种“不美”?站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才能“大刀阔斧”地作“定论”?这些都需要我们在摸索中去分辨。

  那么,“鱼”和“熊掌”能否兼得呢?在社会高速信息化时代,能不能有什么措施来扭转这种现象?这大概需要社会、家庭、学校教育的共同参与。青少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学校度过的,能不能在学生的在校阶段,用作者所倡导的“优美的旋律”来充实青少年的耳朵,利用能利用的碎片时间来引导青少年不走“无病呻吟”的歧路,社会音乐的发行能不能有一个大体框架?超过这个框架就不予承认与发行?比如现如今正在热炒的抖音等软件,毫无美感、毫无意义,却得到了那么多人的追捧。长此以往,优美旋律、美妙音乐的传承也许很难继承与发扬了。

  现如今的音乐创作无处不在,良莠不齐。笔者盼望有识之士能根据现代社会节奏“快”(一个热点很快被另一个热点所覆盖)、“轻”(所有的热点几乎都是“水过地皮湿”)的特点创作出一些适合青少年演唱并能引起青少年共鸣的优秀歌曲。

  □李 赛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