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批评者得要有法律意识
  发布时间:2017-09-19 10:1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吴洪彬的《配乐需要秉承原创精神》针对我批评陈新凤写的《配乐得“原配”吗?》倡导“原配”无可厚非,但其行文不仅缺乏逻辑还缺失法律意识。

  首先,彬文对我前文概括为:“《太行英雄传》高潮处引用《甄嬛传》里的背景音乐并非盗乐,业内也没有这样的行规”。其实,仅看看我前文中的小标题如“认为这是盗乐缺乏依据”“版权问题交代不清楚”都不应该得出这结论。我的文章只是在质疑陈新凤认为《太》剧“盗乐”的证据不足,这并不能就逻辑的得出结论认为我认定其“并非盗乐”。这就如法院判决一样,判定原告人的证据不足,不代表同时判定被告人没有罪,被告有没有罪还需要“补充证据”来确定。且彬文就此提出的“原配”说跟对我文章的批评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我的文章并非反对或忽视“原创”说,真实意图在文章结尾已交代:“‘原配’论不能拿来否定‘引用’性配乐的价值”。且彬文也只是说“需要”原创精神,这也不必然跟“引用”矛盾。如此,彬文的争鸣只能说是借题发挥。试问:在这整个时代都在强调“创新”氛围中,有谁会说不需要创新(原配)呢?争鸣要针对“问题”而争,不能随便找个借口为争而争。
  其次,彬文的“自论”也是问问重重。限于篇幅仅举两例:(1)彬文说:“原配完全不会让人产生(盗乐)质疑”,且为了强调“原配”,彬文还举出国剧四大名著的配乐都是原创为证。反驳:彬文提到的《好汉歌》早就受到质疑并最终被证实不是原创,其改编自民歌《王大娘补缸》。(2)彬文认为“原配才能成就经典”。反驳:获多项大奖的《2001太空漫游》中没有一首是原配;莫扎特的《第二十一钢琴协奏曲》反而是因作为电影《艾尔维拉·玛迪甘》的配乐而得名。彬文还隐含过度排斥“引用”配乐问题。这种极端化思维只有外行才敢说,内行人是这样说的:配乐大师斯坦纳问康戈尔德:“近来,我的音乐看似越来越好,你的每况愈下,为什么呢?”康答道:“那是因为我的音乐是抄袭(指借鉴)你的,而你的音乐是抄袭我的。”配乐大师霍纳说:“要求一个音乐家每一次都写出完全不同的作品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做好每一部作品。但却不能满足每个酷爱音乐人的要求,毕竟那太困难了。”
  再次,彬文认为:“《太》剧……这种拿来主义确有偷盗之嫌”。陈新凤在《很像与抄袭》中说:“所谓抄袭,指窃取他人的作品当作自己的。”我前文已指出《太》剧演职员表中并未全用“作曲”来标注,按陈的定义这不属于“偷盗”。然彬文视而不见,不仅确认这“有偷盗之嫌”,还用一个自己都说还没有法庭判决结果的单雯事例还支持陈的说法。彬文和陈文均提到法律,既然都懂法,为何连“以事实为依据”这个基本法律常识都不遵守呢?仅凭舆论可靠吗?《吉祥三宝》网上舆论普遍被指抄袭,然所谓的被抄袭者法国的穆勒自己都否认,其抄袭的信件就刊登在《音乐周报》上。万一《太》剧在幕后已经支付了稿费,彬文还支持陈文的“盗乐”说恐怕是要冒法律风险的。这也让我联想到近来频频出现因音乐批评而导致官司的事件,如某演奏家因公开批评十二乐坊某女“假奏”终因证据不足而败诉于法庭的事件。于是许多人正如施雪钧在《音乐周报》上认为这是《音乐批评的悲哀》。对此,我认为,缺乏法律意识的批评也许是败诉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我这不是说《太》剧没有“盗乐”,而是想提醒,音乐批评者必须要靠事实有逻辑的批评,否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甚至还会连累报纸。□吴跃华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