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古典诗词需要音乐化的方式
  发布时间:2017-09-06 10:24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早秋之时,聆听品味“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这样的词可谓十分应景。这句词原出范仲淹的《苏幕遮·碧云天》,近日由摇滚乐手高旗改编成一首现代流行歌曲上线发行。这首歌曲收录在高旗制作的专辑《宋词辑壹》中,专辑发行后反响强烈,放在音乐平台的试听歌曲也受到乐迷的好评。

  摇滚音乐人早期大多以模仿西方为主,如今很多转向东方资源。早期窦唯是最主要的代表,他的音乐在回归传统文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雨吁》《山河水》《箫乐冬炉》《间听监》等,新专辑《山水清音图》将音乐的传统化进一步深入,摇滚老炮高旗也开始“步其后尘”。
  由高旗作曲、编曲、制作的音乐专辑《宋词辑壹》,五首歌的歌词全部来自宋词,分别是《苏幕遮·碧云天》《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念奴娇·赤壁怀古》《临江仙·夜归临皋》和《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音乐与文学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断过,直到今天大部分的流行音乐,仍需要从文学那里汲取的营养。这几首词是从海量的宋词中精挑细选的,本身就极具经典性。首支歌曲《苏幕遮·碧云天》由歌手李健和幻声合唱团完成。
  《苏幕遮》是范仲淹的代表作,其词云: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对中国人而言,这样的词不需要任何阐释都能感受其意境之美,这是一种具有诗性自指的语言搭配,可意会不可言传。王实甫《西厢记》中的著名唱段《长亭送别》所唱“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即由此词点染而成。之后该词以各种形式在中国传播。高旗创作的歌曲对歌词几乎一字不易,完成了传统资源的现代转化,冲破时间的藩篱,奏响了跨时代的天籁之音。李健的演唱也为之增色几成。歌曲的成功来自音乐人的精心制作与演唱歌手的演唱功底,更与宋词本身的魅力分不开。
  现如今要提文化自信,仍需要从自己的传统文化中寻找资源。对传统的回归并不是要比较孰优孰劣,而是要承认艺术的地域性和民族性,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同样不同的水土对文化的需求也不一样。电影《闪光少女》的上映引发了中西乐器的比较,不同的人持不同观点展开了热烈讨论。其实并不需要分清优劣,因为这是无法比较的,而是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土壤。
  《苏幕遮·碧云天》的流行是古典诗词在当代重获新生的一个缩影。中国传统文化是一座富矿,当代艺术从中汲取营养在当代结出了许多丰硕的果实。流行音乐也是如此。大量的流行音乐人开始进行回溯性编码,传统音乐、古典诗词等成了当代流行音乐的重要借鉴对象。《诗经》、唐诗、宋词、元曲等古典诗词资源都有改编。黎锦晖的《我侬词》、邓丽君的《你侬我侬》源自元代管道升的《我侬词》;《蒹葭》(孙奇)、《伊人》(叶蓓)化诗经《蒹葭》而来;琼瑶创作、邓丽君代表歌曲《在水一方》也取自《诗经·蒹葭》。还有《涛声依旧》背后的《枫桥夜泊》,《白云深处》背后的《山行》,《巴山夜雨》背后的《夜雨寄北》,《为爱成泥》背后的《己亥杂诗·其五》和《卜算子·咏梅》,《月圆花好》(周璇)背后的《行香子》等,罗列不尽。
  除了直接用古诗词谱曲,原创类的古风歌曲的创作也越来越流行,古风歌曲的常见元素是古色古香、刀光剑影、浓墨重彩,大多都超出了音乐本身。百度开辟古风专版,大量百度签约音乐人从事此种曲风创作,优酷也有大量的古风歌曲打榜。古风歌曲成为近几年乐坛的一道别样风景,《思美人》《思美人兮》《斗仙》《不良人》《月华沉默》《鸾凤鸣之秦淮八艳》等都是此类音乐的代表。河图、刘珂矣等歌手也逐渐被人熟知。这些歌曲的最大特点就是模仿古典诗词,营造一种古典气息。
  中国几千年的文明一直延续着诗性传统。《中国诗词大会》让更多的人见识到了传统诗词的魅力,音乐这一大众媒介的介入让古诗词越发具有了现代魅力,让更多的人以更多的方式来接触传统文化,传承传统文化。不仅仅是古典诗词提升了当代流行音乐的品味,流行音乐这一媒介形式对古典诗词同样具有反向作用。普及古典诗词需要音乐化的方式,流行音乐已经进行了不少实践,而且必将成为最主要的方式,毕竟流行音乐的受众基数最为庞大。
  当下很大部分的流行音乐都有中国独特的品格,如歌词意境、意象选择、传统乐器的使用、唱片封面以及感情基调等。具体而言,中国流行音乐的主流还是平和的抒情歌曲,国外流行音乐中激进的摇滚、叛逆的朋克、死亡重金属、嘻哈说唱等在中国始终是支流,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不无关系。中国流行音乐更多地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资源,创造出许多时代新作。一直以来,流行音乐倾向商业属性一边,但是所有的环节依然无法回避艺术性和文化属性,尤其在其生产编码阶段必须遵循相应的文化法则,如传统文化的摄入,民族音乐的继承,传播阶段的人文传播因子,消费阶段的文化阐释等。恪守传统与开拓创新并存,本土的音乐资源与西方资源兼收并蓄,而尤以中国民族民间音乐为主,呈现出中国当代流行音乐的最大特点。对传统文化的回归实际上也是一种审美的的变迁与转型,当代艺术普遍呈现出产业化的趋势,加上艺术与社会问题的密切关联,使得当代艺术丧失了对审美准则的关注,传统的回归也是审美的回归,是对艺术本真性的回归。根深方能叶茂,源远才能流长,艺术只有时刻在传统的滋养中,才能永葆生机。□刘小波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