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音乐文论抄袭?
  发布时间:2017-07-31 21:10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去年中旬,星海音乐学院教授彭莉佳向我反映说她的书《嗓音的科学训练与保健》被第76个人抄袭发表在我兼任编辑的《BF音乐》上,希望我协助她追查抄袭者,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汇报了。我之所以“犹豫”是因为此前看到彭教授在中国音乐学网她的博客上发布了大量揭发抄袭其著的作者信息和欲用法律追述的文书。我想这次她肯定又不会“轻饶”。我虽不赞同抄袭,但也还是觉得她运用法律手段追责有点“不近人情”。

  然而,近期发生的事让我理解了彭教授。2005年我写的第一篇论文,投了两个刊物都发表了,我很高兴,尤其让我高兴的是,我的这篇文章还被人家抄袭也发表了。我当时想这说明我的文章好啊,“被抄袭”一直在我心中处于“光荣”的地位。但不久前,我无意间看到一篇关于和声综述的论文,文中提到的我的文章和抄袭我的文章都被打了个问号,言外之意,这不知道谁抄袭谁的。接着我又发现我的《音乐教育自传》中的一篇文章《关注音乐教育叙事研究:讲述咱音乐教师自己的故事》被抄袭,在我的要求下该文被删掉了。尤其让我生气的是去年8月,我在《音乐周报》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潜能与勤奋哪个更重要》,被某音乐培训网站以既不注明我的名字也不注明“音乐周报”字样的方式转载,导致其他许多网站转载也不注姓名和出处。尽管我强烈干预,直至当下仍还有许多网站和微信置之不理,有的网站还“圆滑”地把文章名变换一下发布,气得我真想动用法律手段。此时,我不得不佩服彭教授的“执着”,我也很敬佩那些有胆量揭露别人文章存在抄袭的人。我统计了一下,截止2009年,中国知网可查到揭露具体个人抄袭事件的文章有24篇。奇怪的是,大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抄袭的,1949年以前也有人抄袭,如一篇署名兰因的《中国音乐两千年来》(《广州音乐》,1936.4)抄袭柯政和的《中国音乐的发达概况》(《音乐教育》,1933.12);郑训寅的《特意拉氏之记谱法》(《新乐潮》,1928.4)抄袭陈仲子的《译特意拉氏之记谱法》(《音乐杂志》,1921.4)。但1949年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竟然无一人抄袭?真是值得好好研究一番。
  气归气,我们还得冷静分析一下当下造成“抄袭”的原因。应该说,真正明目张胆去抄袭的人是极个别的。据我观察,下面几种情况值得进一步思考。1.现在的论文参考文献标注规范只是近年来才开始的。传统论文即使有参考文献也不像现在这样标注,杜亚雄甚至为传统辩护认为无需“规范”。当然,以前的论文没有参考文献是很正常的。一些年纪大点的作者甚至已习惯不用参考文献。有的是非常自信,如某专家就曾公开说,他写文章是从不参考别人的。他说这话意在强调他写的都是自己的话。也有因“自信”出问题的,如我统计的24篇被爆抄袭文章中就有老专家抄袭被指出来的案例。2.某些刊物根本就不要参考文献。我本人发表在某些音乐教育杂志上的文章,原本我投稿时是有参考文献的,但发表出来没有了,因为该刊不要参考文献。这事让我一直都没有底气去说别人抄袭,因为,有谁要认真起来,我也有口难辩。像这样不需要参考文献的刊物即使直至当下仍还有。3.许多人的阅读习惯都不是质疑性的。总是习惯于像学习教科书一样看论文。教科书是公共知识,即使写进文章也不需要注明,但论文不是。我曾遇到这样的案例,一个投稿者的文章经软件检测后被告之重复率是90%,于是作者向我大呼冤枉,他认为他的文章都是自己写的,怎么可能是抄袭呢?这种现象就是因为,一些作者平常的阅读习惯都是“教科书式”的,因为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别人的东西,所以即使全是你自己写的也有可能重复超标。像这样的案例还不少。4.写作习惯造成的。许多作者说的都是套话、行话,就是不说自己的话,因此,重复的机会就多了。韩锺恩在别人指责他的文章很难读时曾自豪地辩解说,正因为他的文章很有个性,所以即使别人想抄袭他都没法抄。5.仍有大量通过参考多篇文章“组合”而成的“教科书式论文”存在,作为研究不合适,但到底合不合法难说。6.移植国外的。20世纪初,我国学校连规章制度都是移植别人的,更别说移植理论了。那时移植理论叫“引进”,但当下如果不“注明”便是抄袭。对此,或许还有一些人还转不过弯来。
  当然,本文不是想为“抄袭”辩解,进一步分清抄袭的主客观原因有利于对抄袭行为的准确认定。不然,笼统地去指责“抄袭”会带来“法不责众”效果,因为许多人包括我本人谁敢说绝对经得住检验?以至于没有多少人真正从内心来反对抄袭,所以抵制学术腐败也就难见成效。因此,我建议“既往不咎”,音乐权威部门应尽快在国家已有规定基础上出台“音乐论文抄袭的具体认定细节”并传达到具体个人,规定从现在的某个时刻开始,如再遇到抄袭必须追究。不然,老账没扯清,新账又不断,什么时候能“斩断”?□吴跃华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