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评估何时休?
  发布时间:2017-07-31 21:0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我不知道音乐院系哪一年不曾遭受过“上级”的“评估”。几番“以评促建”下来,你要问我效果如何,假如我足够勇敢,只能用这两个字来陈情:荒诞。

  评估名目无论是“音乐”还是“艺术”、无论是“专业”还是“公共”、无论是“学科”还是“教学”、无论是“部级”还是“厅上”,都打着“重视教育”的旗号。事实呢?“教育”之前的动词恐怕不过是“伤害”。
  第一重伤害是“形式主义”。无论是黩武穷兵的院系自评、学校自评还是专家评估,不外乎是做材料、查材料。这些材料不外乎教学场地的面积、教师的职称和学位、科研和专业获奖等。然而,教室如果还是“秧田式”空间(边沁眼中的“监狱”),再多的场所又有什么正面意义呢?教师职称和学位如果还是并非与教育素养正相关,再高的名头又有什么价值呢?音乐科研和音乐获奖如果还是小圈子内的虚假游戏,再多的数目又有什么正面作用呢? 
  第二重伤害是“忽视教学”。既然是针对教育机构的评估,当然要把教学视为核心,然而,我并不曾听说过有评估专家走进课堂。中小学教师在抱怨创新课、优质课、公开课竞赛是形式大于内容,但是你们可知道大学在音乐教学竞赛方面不仅没内容、而且连形式都看不到?我见过一份音乐试卷档案里要塞20项材料,难道这就是专家眼中的“重视教学”吗?如果你们知道教师泄题泄得何等努力、提分提得怎样辛苦,还会这样一本正经去查这20项材料是否齐全吗?
  如果评估重视教学,当知道在后现代、信息时代,教学无法进行标准化——那是机械工业时代的产物,大学更是如此。而音乐教学又不同于实验室中的科学活动,更应该和社会生活结合,使学生在丰富多彩的活动、多种多样的课堂中得到成长。可惜,这样的优质教学并不适合“被评估”。
  第三重伤害是“忽视学生”。虽然校园里学生的人数最多,财政也在按学生人数进行拨款,然而在教育评估中,学生却无足轻重。这与杜威以来的“学生中心论”教育理念背道而驰。即便真有评估专家走在校园里询问学生对教学的感受,如果我们学过“社会调查课”也当知道这么做属于无效,哪怕学生在评估期间并没有数次被通知“要维护学校荣誉”。评估指标中学生总是被忽略不计,笼统起来用一个就业率数字就打发了。至于数字的真假、具体就业去向,没有评估专家会问,既然你已经做到了评估专家当然知道哪些问题是大家都不能碰的问题。
  第四重伤害是“以评毁建”。每到评估的时候,学校、院系都如临大敌,兴师动众、废寝忘食做材料。从院系自评、学校自评到专家评估,战线绵延数月甚至经年。学校各个部门和教学单位都把心力用在这里,长时间疲于奔命,自然就没精力进行真正的教育内涵建设。每次评估虽劳民伤财却也落得歌舞升平,几番下来,无意建设者形成路径依赖,就这样小车不倒只管推罢;有心教学者患上“习得性无助”,反正怎么做都没用,那就得过且过罢。总之,嘴上一再重复的“以评促建”到头来无非是更为不堪的一地鸡毛。
  我们都知道“皇帝的新衣”这个童话,评估就是这样的“新衣”。可惜的是,评估有童话前面的荒诞,却不会有童话结尾的光明。现实一再上演的是“黑暗童话”版本。不用怀疑,明年、后年还要评估,反教育的“教育评估”在高等音乐教育领域这个“计划经济最后的堡垒”必将一再上演。
  在我看来,在优胜劣汰、真实竞争的高等教育的市场环境中,这样的教育评估根本就无需存在,就像“BAT”、华为、京东这样的公司并不需要行政评估一样。当然这么说就扯远了,眼下有没有优质的评估方式呢?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
  17世纪,英国开发北美新大陆需要大量劳动力,政府雇佣大量船主运输奴隶,沿用习惯做法按上船人数支付费用。但是与原来的短途运送不同,长达数月的航运导致大量奴隶死亡,而船主不闻不问甚至故意断水断食以减少支出。英国政府想方设法改变这种状况,在每艘船上派一名官员监督、一名医生负责医疗,并对奴隶生活标准做了硬性规定。然而死亡率不仅没降下来,一些监督官和医生也不明不白死在船上。政府后来查明了原因:一些船主行贿官员,官员如果不顺从就被扔进大海。于是一些绅士提出把船主召集起来进行教育,有的法官则建议对违规船主进行严厉制裁。政府这样做了,但是情况依然没有好转。一位经济学家通过议员提出建议,以北美上岸奴隶人数为准计算报酬。政府采纳建议后,难题迎刃而解。船主自己积极聘请医生跟船,在船上准备药品,改善生活,尽可能让每一个奴隶都健康抵达北美……
  目前,如果市场还不能在教育配置中起到主导作用,如果教育评估一时还不能画上休止符,那么能不能优化自身、把着眼点放在毕业生这里呢?不要说这个评估缺少抓手,只要我们找出关键指标、及时改进评价体系,就必能以优质评估为高等音乐教育谋得更好的未来。□张 燚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