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哥哥盛中国
  发布时间:2018-09-19 11:2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编者按:2018年9月7日晚,中国小提琴家、一代小提琴宗师盛中国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去世,享年77岁。消息一经传出,音乐圈内外都感到异常震惊、无比伤痛,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微博、互联网上表达无限哀思。本报特约盛中国的妹妹盛中华、前中央乐团长笛演奏家钱芑和小提琴演奏家高参撰文,予以纪念。

  
  人生有悲喜,谁都无法左右。最大的哀伤莫过于失去亲人之痛!虽然人人都知道人生不可能永久,但是,在面对亲人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感情上还是会难以接受。正因为此,对于失去亲人的痛苦会有“切肤之痛”“痛不欲生”“悲痛欲绝”“肝肠寸断”这类形容词。
  我现年75岁,其间经历了父母逝去之痛,逝去弟弟之痛,现在又经历着逝去哥哥之痛,真正感到活着的人实在不易。
  我的哥哥盛中国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我和他,出生在一对极其热爱音乐的发烧友夫妇之家。父亲盛雪是最早国立音专的毕业生,小提琴专业。母亲朱冰是同校毕业生,钢琴专业,还学习声乐。她酷爱唱歌,有一副好嗓子。他们俩由于志同道合,改名“冰”“雪”,表达一种融合,一种心情的认同。听母亲说,在校时,是父亲超凡的刻苦学习态度感动了她,由崇敬转为爱慕,之后顺理成章结为连理。
  他们总感到自己的水平太有限,希望下一代能够超越,因此苦心培育子女或弹钢琴或拉小提琴。我在6岁时随母学钢琴,父母希望我能给哥哥弟弟们弹伴奏。无奈我的一双手一直长不大,难有发展。于是9岁时,父亲决定让我改学小提琴。我哥是家里的长子,我是老二,下面陆续有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十一。这么多的孩子哟,可想而知父母的辛劳!他们不仅要养育这群孩子,还要教他们拉琴弹琴,家里一共就两居室,可以想象是何等热闹与喧嚣。
  过去的人结婚早,我哥哥出生时父亲才21岁,年轻的父亲哪里谈得上有什么教学经验、懂得什么幼儿心理学?他看了贝多芬的成长传记,受到“不打不成材”这一信条的影响,认定学艺之路就是吃苦之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他的这些孩子们没少受苦受累。虽然善良的母亲看不下去没少与父亲发生抗争与冲突,可是固执的父亲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态度。哥哥是男孩,又年纪最大,父亲对他要求高,挨打受骂他承受得最多。
  这段经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从结局来看是好事,因为我们都有了一技之长,得以谋生。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大批学生上山下乡的岁月里,弟弟妹妹们由于会拉小提琴先后进入部队文工团,有一份工作,这也是幸事。父亲为了培养我们,也付出了极大辛劳。这一点,我们长大成人后才逐渐认识到。
  我们也有休息玩耍的时候。作为大哥的盛中国会带领着弟弟妹妹们到处跑。他教我们放风筝、扎灯笼、爬墙头、钻地道(高楼的地基层),卷起裤腿下池塘摸莲藕,拿着树杈做成的弹皮弓打麻雀,夏日的夜晚找萤火虫、抓蛐蛐,去父亲的学校打开食堂的门让麻雀进去觅食(吃掉在地上的饭粒、菜渣),而后再关上门用罩菜的罩子扑捉麻雀……这一切都使我们在苦练基本功之余感到无比快乐与兴奋。在哥哥的带领下,我这个女孩子培养出了冒险精神,使我日后不是弱不禁风的暖房花朵,也不是胆小如鼠的小家燕雀。可以说,我坚韧性格的形成与幼年时哥哥的带领有很大关系。
  那时候,父亲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母亲虽然有工作能力,可是为了照顾孩子们不得不放弃工作操持家务。生活艰苦,亲情更是紧密。那种亲密,那份在艰苦岁月中的手足情深,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无法忘怀。
  我和哥哥分手是在小学毕业之际。当时我们都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此时上海音乐学院有意请父亲去任教,他也欣然接受,由于我年纪尚小,决定让我跟随大家庭转学到上海。盛中国仍然留在中央音乐学院。阴差阳错的是:我重感情的父亲不知怎么会被南京艺术学院的领导说服决定放弃上海的工作留在南京。就是他的一念之差,我和盛中国从此分开,一南一北。他一直在北京,我一直在上海,而父母和弟弟妹妹在南京。年幼时期与亲人分离,日夜的思念与苦闷缠绕着我们,只有寒暑假里得以到南京与家人团聚。
  后来盛中国被国家选派到前联莫斯科音乐学院留学,回国后就在北京中央乐团工作。他有了工资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省吃俭用,把积攒的钱寄给父母让他们还债和改善弟妹们的生活。父亲不幸在65岁上患急性胰腺炎去世。为了照顾患有腿疾行走不便的母亲,哥哥毫不犹豫地把她接到北京和他的小家庭挤住在一起。
  我深切怀念哥哥盛中国,万分惋惜他的过早去世!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位有卓著贡献的小提琴家,更因为他是关怀我们、爱着我们的好兄长。他作为长子代父的表率,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亲爱的哥哥,你安息吧!我们失去了你,只是失去了你的躯体。你的精神,你的善良、幽默、智慧,你的音乐与风采,都将永远留存在我们的心间,如兰花飘香!你的音乐也永远与喜爱你的人们同在!
  盛中华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