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天籁之音 重塑西域之魂
  发布时间:2018-09-05 10:48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羔羊,羔羊,羔羊是你的幼崽,你是它哺乳的母亲,羔羊由你奶养大。有福分的羔羊。”8月18日,在北京的肆零零剧场里,当65岁的白金花唱起这首《奶羊羔》时,台下观众无不震撼,有人用双手交叉搓起了双臂,有人深吸了一口气,也有人用手捂起了嘴巴......白金花是裕固族民歌省级非遗传承人,这首歌是她小时候从父母那里学到的。这样一首歌是怎样从遥远的地方一步步走到城市,被人们听见?为什么人们会被它打动?

  西北男孩的音乐梦
  2000年,14岁的王耔斌读高一。那时痴迷摇滚乐的他,带着自己的一腔热血,辍学从青海来到北京,住在洋桥附近的地下室里,经常不分日夜地弹着吉他。在他的记忆中,那时摇滚乐盛行,和平门附近有很多琴行,每天都有许多摇滚爱好者在这里出没。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苦,但爱摇滚的心让大家从天南海北相聚在一起。3年后,他意识到不能这样一直“漂”下去,还是应该好好读书。王耔斌回到青海老家,母亲为了让儿子专心学习,把他的吉他藏了起来。在闭门学习3个月后,王耔斌考上了青海师范大学。
  临近毕业,王耔斌获得了到中央音乐学院电子音乐系进修的机会。在中央院的短期学习,让他萌生了从头开始好好学习电子音乐的想法。于是他回到青海,第二次参加高考,并如愿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电子音乐系。  
  想,那就去做
  2012年,王耔斌成立了纳木厂牌,在北京做了很多音乐实验现场。通过音乐与微观影像、湿地保护区鸟类、茶文化的碰撞、混搭,探讨人与宇宙、自然之间的关系。同时,通过这一系列的活动,团队也得到锻炼,为完成具有历史抢救意义的音乐行动做好了准备。 
  文化的传承有三种方式:文字、绘画、口耳相传。王耔斌希望可以用田野调查的方式,以影像和声音为媒介,不单把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音乐部分记录下来,还要在采集到原始素材后,经过音乐人的加工,使之成为现代人能够接受的音乐作品,让更多人了解由自然之声和人文之声共同组成的本源音乐,让这些本源音乐被聆听、被记住、被关注。  
  在拜访了众多文学家、史学家、音乐人后,第一站他们选择了河西走廊。河西走廊是丝绸之路西去的咽喉要道,这里是东西方文化、各民族文化相会、融合的地方。经过前期踩点,2016年7月,一个十几人的团队从北京出发,自驾穿过甘肃兰州、武威、张掖、永昌、嘉峪关、酒泉、敦煌、和政,行程近11000公里。2017年,团队再次出发,从北京至青海、四川、西藏的29个地方采风,行程近15000公里。一路上,他们采访了176位民间音乐人、非遗音乐传承人及民间音乐团体,采集音乐门类40种、民间音乐116首、自然环境音200条、民间音乐的视频素材400小时……
  抢救式的音乐行动
   一行人到达张掖向阳村时,白金花身着裕固族的盛装迎接他们。年少时,她曾随着家人游牧,唱歌是最自然不过的事。她从爸爸妈妈那里听了许多裕固族的故事,也学会了很多裕固族世世代代传唱的歌曲。白金花操着甘肃口音的汉语说,这些歌“好听得很”。她想起一首就给拍摄团队唱一首,拍摄团队的小伙子们都累到靠在一旁无精打采,已经65岁的白金花又想到了一首她小时候听到过的《擀毡歌》。王耔斌亲切地称呼白金花“奶奶”,提起当时的情景,他还是很感慨:“因为已经唱了好几天了,奶奶的嗓子都唱哑了,我们说让奶奶休息,但她还是坚持要把她能想到的每一首歌都唱给我们听。当奶奶一开口,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旋律真的好听得很。而且这首歌带有律动感,能够感受得到是一边擀羊毛,一边唱的歌。记得飞儿乐队有一首歌叫《千年之恋》,因为歌中有两个句子,在演唱过程中完全没有换气的地方,大家都称赞主唱好厉害。但奶奶可以唱四句才换一口气,把我们都震撼到了。”
  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当母畜拒绝为幼崽喂奶时,人们会通过歌声感动母畜,让幼崽得以存活。王耔斌一边翻着电脑里的照片,一遍介绍:“在白金花家的院子里录制《奶羊羔》时,一群鸟一直在白金花的头顶盘旋,鸟群挥动翅膀的声音和白金花的歌声就这样被同时录了下来。” 
  在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明花乡,团队找到了78岁的裕固族民歌非遗传承人贺俊山。他从小跟着母亲学唱裕固族民歌。在采集团队到贺俊山老人家时,老人有些咳嗽,但仍然唱了很多裕固族民歌。《黄黛琛》《萨娜玛珂》是两首讲述旧时代苦难生活的歌曲,曲调悲凉,时至今日很多裕固族老人听到这些歌仍会潸然泪下。三个月后,纳木厂牌希望可以再补录一次贺俊山老人的演唱,却传来老人已经过世的消息。王耔斌在工作室里反复听着贺俊山老人生前留下的音频和视频,在演唱完《萨娜玛珂》之后,老人用当地方言平淡地说了一句话,王耔斌找到当地的朋友帮忙翻译后得知,老人说的是:“就唱到这吧。”老人的这句话后来被放进了《萨娜玛珂》这首歌的结尾,而这首歌也成为了老人在世上的绝唱。在音乐进入最后的制作阶段时,他们又收到了另一个不幸的消息,在专辑中边弹三弦边演唱《八洞神仙》的敦煌曲子戏传人闫光福也去世了。王耔斌催促自己一定要加快脚步,在这条抢救音乐的道路上走下去。
  做,就一定要做好
   在采集过程中,白金花对王耔斌说,一年到头到她家的人能有十几拨——人类学家、作曲家等各式访问者,但也许因为他们只写学术论文,网络上找不到相关报道,更没有音响流传。白金花很希望她的这些好听的旋律,可以通过网络被听到。为了把这件事情做好,王耔斌夫妻俩卖掉了北京的房子。身边很多朋友表示不理解,但他坚信,要做就一定要做到自己满意。王耔斌认为,不是把这些歌采集下来,工作就结束了,“我们去往河西走廊沿线,当地人用他们的音乐打动了我。如果只是把采集到的音频放在网络上,大家不知道歌曲背后的故事、情景,也很难真正被打动。希望通过我们视频、文字的介绍,再配合音乐去听,可以让大家有更深刻的感受。”
  回到录音室后,通过重现编曲及冬不拉、马头琴、羊皮鼓、吉他、贝斯、爵士鼓等乐器的伴奏,一段段好听的旋律成为了一首首配器完整的歌曲。在制作过程中,王耔斌惊奇地发现这些老人一张口音准极好。在这张《行走的声音·河西走廊》中,包含了7位非遗传承人的9首歌曲。每卖出一张专辑,老人们都可以得到相应的版税。纳木厂牌还与百度百科合作,成立了本源声音博物馆,他们在河西走廊上采集到的众多声音素材都可以在网络上听到。他们计划,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发行《行走的声音·西藏》,希望尽快把每一个省份都走一遍,抢救各民族的原始音乐,同时也让这些音乐被大家听到和喜欢。 
  纪晨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