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是形式 唱是基础
  发布时间:2018-08-01 11:2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7月26日晚,打开音乐之门·“2018永恒的爱恋”男高音歌唱家赵玉龙独唱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

  从2005年考入中国交响乐团合唱团到现在担任合唱团副团长,赵玉龙在国交合唱团丰富多元的演出中锻炼着自己的演唱能力。十多年时间里,他在团里的演出中担任大部分的男高音领唱。随着独唱、领唱、重唱多种演唱内容的不断增多,在不同作品中他积累了丰富的演唱经验。在合唱团的锻炼中他深刻体会到:合是形式,唱是基础。
    情感是歌唱家
  最深的“底色”
  赵玉龙说,自己为音乐会取名为“永恒的爱恋”,是他想要通过音乐会的曲目,表达自己成长过程中对演唱、对人、对世界的理解与感受。在他看来,“爱”是人世间最珍贵的情感,世界因为有爱,才产生了无数美好。
  开场曲《永恒的爱恋》是一首中国艺术歌曲,里面既有他对祖国、父母、妻儿、师长的爱恋,也有着对信仰和艺术的执着。为了表达成长中母亲对自己含辛茹苦的付出,赵玉龙深情演唱了《那就是我》献给台下的妈妈。一首原创作品《父爱没有走远》表达他对于早逝父亲的深切怀念与相思。艺术歌曲《桥》及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老师你是我一生的牵挂》,传递的是他对恩师毛慧在声乐路上担当自己领路人的感激之情和祝福。每一首歌曲的演唱都饱含歌唱家内心的深厚情感,成为当晚音乐会歌声的“底色”。中国歌唱家一直备受争议的地方是技巧了得而情感表达不到位,实际上,情感来自于歌者对生活的积累、感悟,心中有,歌声才能有。赵玉龙在音乐会中选择的曲目及最终的演出,是“以情带声”的最好阐述。
  舞台是最好“练兵场”
  上半场除了中国艺术歌曲、原创作品、中国民歌等作品之外,赵玉龙还选择了刘欢演唱的《爱情》《凤凰于飞》两首作品,区别于通俗唱法,他融入了更多“美通”技巧。音乐会导赏嘉宾、男中音歌唱家王立民点评说,赵玉龙在这两首作品的处理上较多使用了鼻腔共鸣,作品由流行歌曲改编后呈现出调性复杂、声音转换难的特点,而赵玉龙的作品完成度很高。
  下半场曲目有包括罗西尼、舒伯特和理查·施特劳斯的艺术歌曲作品,普契尼、来翁卡瓦洛的歌剧咏叹调,还有威尔第的二重唱等,展现演唱者对于外国作品的驾驭能力。赵玉龙坦言,这其实与自己在合唱团历经丰富作品的锻炼不无关系。刚进团时,他听到一种说法:“合唱团是声音的屠宰场。”这让多年学习声乐的他一直没有停止对这个问题的思索。合唱团工作中经常会遇到数量大、排练周期长、难度系数高的作品,在这种高强度排练的过程对声带的耗损非常大。为了不被“屠宰场”宰掉,歌唱者必须要找到一种对声带消耗、磨损最小的方法,如同打太极拳一样,四两拨千斤。在大量的舞台演出中,他总结了几点经验:声带充分闭合;在深呼吸的状态下用气息均匀地按摩声带;唱歌咬字要有点,点越小,约容易唱;气息要深,支点一定要放到腰上。赵玉龙说,人的机能退化导致了声音的老化,而科学的发声方法可以延长机能的寿命。好的心理状态也是影响声音状态的重要因素。始终保持愉悦的精神状态会使人年轻,从而减缓声音的衰老。
  只是“形”不同 唱是根本
  在十几年工作中,赵玉龙演唱了大量的合唱作品,同时也唱了数不清的独唱、领唱与重唱。在既有合唱又有独唱的音乐会中,他从来没有因为有了独唱而放弃唱合唱,也没有在合唱团中刻意改变自己的音色。事实证明,独唱、领唱与合唱并不冲突。他认为,合唱中所谓的统一音色是一个大概念,说的是合唱团中每一位歌唱者的呼吸状态、声音位置、咬字位置、音乐理解、强弱变化、起承转合等的统一。因为人声不同于乐器,每个人发声器官的结构都是不同的,即便是同声部,音色多少也会有所区别。这一点也是人声最高级的地方。正因为人声各有不同,合唱中才会展现更加丰富饱满的声音效果。如果合唱团中的音色完全统一,只靠音高来区分四个声部,那么合唱团有再多的人数,整体的声效也将会是相对单一的。所谓的“直声高位”,也是建立在一定前提的基础之上,即有统一的、深呼吸的支持,统一的打开喉咙的状态和统一的咬字位置。
  多年的专业历练让赵玉龙坚信,打造专业的合唱团队,首先应从基础开始入手。职业合唱团的团员都是从全国乃至全世界招聘的、学习声乐多年的优秀声乐人才,他们有着深厚的演唱功力与丰富的演唱经验,很多团员都具备很强的独唱能力。这些拥有科学发声技巧与统一音乐理解的专业人才聚集在一起,唱出的音乐必然富有极强的生命力和感情色彩。独唱与合唱,和不同类型作品的处理理念是一样的,“形”不同,唱永远是基础。
  本报记者 陈茴茴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