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巴赫》:一位医生写就的划时代巨著
  发布时间:2017-09-19 11:0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尔伯特·施韦泽,为音乐大师巴赫书写的一部传记《论巴赫》,自问世以来的一百多年间,已被译成10余种语言文字,在全世界出版发行。作者施韦泽在书中论证了巴赫作品的来源、他的管风琴作品、受难曲和康塔塔,分析了巴赫乐思中的图像化倾向,引导人们重新调整对音乐美学的总体观念。此外,施韦泽对巴赫作品的正确演奏方法进行了推敲与讨论,尤其为该领域带来曙光。8月,由学者何源、陈广琛翻译的中译本,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填补了国内巴赫研究中长期存在的空白。

通晓哲学、神学、医学和音乐
  “我的书写旨在促使音乐爱好者独立地去思考巴赫艺术作品的本质和精神以及演奏它们的最佳方式。而我首要关注的,是尽量平实与畅晓地书写,以使非专业人士也能走近巴赫。”阿尔伯特·施韦泽,1875年生于德国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凯瑟斯堡的一个牧师家庭。这个地区处在德法两国边境,通行德语,1871年被划归德国,在“一战”之后重归法国。施韦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兴趣广泛,是卓有成就的神学家、哲学家、音乐史家和医生,他1913年移居非洲,从事医疗援助工作直到1965年去世,1952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在他精神成长历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应属音乐,其中有两个关键词特别引人注目:管风琴与巴赫。”陈广琛说。
  “初识巴赫的众赞歌前奏曲时,我10岁。在许多个礼拜六晚上,阿尔萨斯地区米尔豪森(Mülhausen)史蒂芬教堂的管风琴师欧根·孟许(Eugène Münch)把我带到他为礼拜天的礼拜做准备的管风琴旁,在这里,我深受撼动,聆听着庄严而古老的瓦尔克(Walcker)乐器奏出的神秘之音,它们消匿沉寂在幽暗的教堂里。”施韦泽师从欧根·孟许学习管风琴,至1893年,开始师从法国管风琴家和作曲家夏尔-玛利·魏多尔(Charles-Marie Widor)。
  歌词解开音乐谜团
  “1893年的秋天,一位阿尔萨斯的年轻人来到我面前,问我是否愿意听他为我演奏管风琴。’弹什么’,我问。‘巴赫,毫无疑问’,他答道。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每隔一段日子便来拜访我,在我的指导下,打磨他自己的管风琴演奏技艺。”魏多尔在该书德语版的序言中回忆道,1899年的一天,当他们在琢磨众赞歌前奏曲时,魏多尔坦陈,这些作品中有许多细节让他感到迷糊,“巴赫前奏曲与赋格的音乐逻辑颇为简洁明晰,但是,在他处理众赞歌旋律的时候,这一切就会霎时变得云雾缭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截然对立的感觉?这着实让人感到唐突。为什么他会在众赞歌旋律中,加入一个完全和该旋律感觉不相符的对位动机?为什么在这些幻想曲的结构和进行中,总有这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随着研究的深入,我感到越来越糊涂。”“这很正常。您感到众赞歌中的很多地方不好理解,那是因为它们必须配合着歌词才能解释得通。”施韦泽把巴赫抽象的音乐与众赞歌具体的歌词联系起来,将老师心中的困惑与谜团,一一解开。在魏多尔的建议下,施韦泽用法语写了一部关于巴赫的论著,J. S. Bach: Le Musicien-Poète(《巴赫:诗人音乐家》),辗转6年将其发展成为这部完整论述巴赫的著作。1911年,由英国音乐评论家恩涅斯特·纽曼译成英文,施韦泽在此过程中做了补充修订。
  “既有丰富实践经验、又深谙各种艺术哲学理论的作者写成的著作,当然是音乐文献中较值得重视的。”魏多尔表示,阅读施韦泽的《论巴赫》,不仅让读者了解作曲家和他的作品,还让读者直接深入音乐的本质之中,了解这门艺术本身。
  填补国内研究空白
  “这部发表于20世纪初的巨著,包括作曲家的生平史实研究、浩如烟海的各类作品的创作过程、接受史、乐器要求等,并对恰当的演奏方式提出了细致的建议,可谓涵盖了巴赫研究的方方面面。作为一代管风琴大师,施韦泽在巴赫管风琴作品的研究和演奏领域,尤其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以20世纪初的历史眼光来看,他的很多观点在当时是具有革命性和开拓性的,挑战了西方长期流行的对巴赫《论巴赫》:一位医生写就的划时代巨著的成见;这些观点在迄今为止一百多年里,在西方音乐界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其中一些渐渐被广泛接受、消化而成为共识。”译者陈广琛认为,施韦泽影响最大、最具开拓性的成果,在于他对巴赫的众赞歌、康塔塔全面而系统的梳理和分析以及他对这些作品所蕴含的美学的深刻洞察和理论概括。这是真正划时代的贡献,也正是本书的精华所在。
  “施韦泽对巴赫的诠释,是他在其特定历史语境中思考的结晶,带有他的主观审美取向,也带有其局限性。在20世纪,西方对巴赫不断进行研究和重新评价,而且百家争鸣,各有侧重。如果把施韦泽与勋伯格、阿尔班·贝尔格、斯特拉文斯基等现代作曲大师对巴赫的阐释,作一比较,一定会发现重大的差异,而且有助于我们客观、历史地认识施韦泽这本著作的价值和意义。”陈广琛认为,对于中国的读者而言,施韦泽关于巴赫众赞歌前奏曲和康塔塔的著述,也有特别的意义。虽然巴赫在中国的流行度并不低,但他数量极其庞大的众赞歌前奏曲和康塔塔,在国内上演的机会不多,而学术上对它们研究,也有待进一步发展。施韦泽的这部巨著,正好有助于填补这方面的空白。 本报记者 卢旸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