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泛舟新浪潮到徜徉创作长河——法国电影作曲家乔治·德勒吕
  发布时间:2017-09-06 11:1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在2018年度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缅怀影人”环节中,作为大轴人物出现的将会是上个月末(7月31日)去世的一位法国女演员,让娜·莫罗。笔者以为,她的辞世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整整60年前(1957年以后)世界电影史上出现的一个著名流派的落幕。为加深今天的读者对这一流派的了解与认识,在进入本文的正题——作曲家德勒吕的介绍之前,有必要从另一个角度再谈谈世界电影史上的重要流派:“新浪潮”。

特吕弗与新浪潮
  最初由新闻记者弗朗索瓦兹·吉鲁创造的“新浪潮”这一词汇,指的只是1958年前后的法国新一代电影人。1959年,有十几位拍摄各种纪录性短片的电影工作者公映了他们的第一部长片。到1960年,已有近50位新进的导演开始拍摄他们的第一部故事片。人们把这一突然兴起的电影运动,统称为“新浪潮”。早在1954年提出“作者论”的时候,弗朗索瓦·特吕弗就已经表现出了激进、独到的艺术见解和创新精神。作为著名杂志《电影手册》麾下的一位笔锋锐利的影评家,年仅27岁的特吕弗针对在他看来手法陈旧、刻板僵化、充满陈词滥调的法国电影,率先提出了一种新的创作方法和批评方法。他提出的“作者论”的核心思想,即在于强调电影是一种个人艺术。而导演,相当于一部影片的作者。因此,他应当完全按照自己的构思来创作具有个人风格的影片,并在其作品的系列中保持风格、思想的统一性、一贯性。 
  1959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放映了特吕弗于同一年、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拍摄的《四百下》、阿伦·雷乃的《广岛之恋》以及马赛尔·卡缪斯的《黑人奥尔菲》。这三部“新浪潮”印记鲜明的作品在世界影坛上引起了极大的震动。自此开始,到1984年不幸因脑瘤去世之前,特吕弗导演和参与拍摄了近30部影片。其中的大部分都贯彻了他的艺术宗旨,并最终成为法国与世界电影史上的不朽杰作。特别是以他的个人经历为原型,在20年的时间里伴随着《四百下》的主人公安托万的扮演者——小演员让-皮埃尔·莱奥的成长拍摄的系列片:《二十岁的爱情》(1962)、《偷吻》(1968)、《夫妻之间》(1970)和《飞逝的爱情》(1979)。当然,再此期间并非由莱奥参演的名片《朱尔与吉姆》(1961),则成为特吕弗甚至整个新浪潮运动的代表作之一。这位英年早逝的法国导演在音乐上的主要合作者,就是本文要谈的主人公——久负盛名的法国作曲家乔治·德勒吕(Georges Delerue)。
  德勒吕的电影音乐
  德勒吕1925年出生于法国鲁贝。自1957年为弗朗斯·鲁什导演的喜剧片《他口袋里的女孩》写下第一个音符,直到1992年在洛杉矶去世,在35年的创作生涯中,他为近150部电影谱写了配乐,堪称一位才华横溢的高产作曲家。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随着国际合作拍片方式的日益流行,德勒吕开始涉足国外的电影音乐创作。1969年,他为历史题材的美国影片《一千个日子里的安妮》所作配乐得到奥斯卡最佳音乐奖提名,而他真正开始为大洋彼岸的好莱坞写音乐,是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和80年代初期。1969年首次获得奥斯卡提名之后,他又四度获得提名,这四次都是美国影片——《海豚的日子》(1973)、《朱莉娅》(1977)、《小小浪漫史》(1979)和《上帝的艾格尼丝》(1985)。《小小浪漫史》由少女时代的戴安娜·莱恩主演、英国影坛巨匠劳伦斯·奥利维尔担纲配角,讲述的是一个父亲为外交官的美国女孩和一个普通的法国男孩在巴黎经历的一次纯真的初恋。其中德勒吕所作的精彩配乐,让他荣登了当年奥斯卡最佳作曲的宝座。此外,美国名导演奥利弗·斯通1986年的越战题材名作《野战排》(Platoon)的配乐也出自他的手笔。尽管当年由他改编并指挥乐队演奏了导演斯通为《野战排》借用的美国作曲家塞缪尔·巴伯(Samuel Barber)的“弦乐柔板”(Adagio for Strings),但这一无比著名的旋律也未能遮掩德勒吕笔下流淌出的那些涵义隽永的原创音韵的光彩。
  笔者印象最深的,是德勒吕的最后一次奥斯卡提名作——加拿大导演诺曼·朱维森执导的《上帝的艾格尼丝》(Agnes of God)当中的音乐。这是一部带有浓烈的神秘色彩、具有“反理智倾向”的影片,由女演员梅格·蒂莉等以及美国影坛巨匠亨利·方达的女儿简·方达主演,讲述的是一位精神科女医生玛尔塔(方达饰)前往一座管理严苛、地处偏僻的修道院,调查一名几乎与世隔绝的修女艾格尼丝(蒂莉饰)突然产下一个婴儿并将其杀死的神秘事件。剧情和片名或许会让观众得出一个非理性的诘问:难道是上帝给了艾格尼丝一个孩子?德勒吕为该片谱写的主题曲——由长笛独奏的一支音调纯朴又深挚感人的旋律,让人爱不释手、沉醉其中而流连忘返。今天从网络上可以直接听到《上帝的艾格尼丝组曲》(Agnes of God <suite>),第二大段(3’35)呈现出堪称“简朴”的三段式结构(A-B-A’)。在弦乐作为衬底、竖琴的同步拨奏下,长笛柔情吹奏的形态规整、带有民谣或摇篮曲性质的前奏部分,已经隐含着主题的动机。随后在竖琴轻柔的分解和弦伴奏下,由弦乐与深情的女声混合而成的经过句,终于引出了长笛独奏(A’段改由双簧管独奏)的那一“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动人主题(5’05起)……
  简约背后的深厚功力
  其实作曲家对长笛的偏爱早在20年前的一部影片中就已表露无遗,那就是1964年的《柔肤》(The Soft Skin)。特吕弗在“新浪潮”早期拍摄的这部黑白片,讲述的是一位知名作家与一个空姐之间发生婚外恋而导致家庭破裂,最后被妒火中烧的妻子一枪毙命的故事。影片表达了导演对社会、家庭和婚姻忠实性等问题的个人见解。作为表情达意的叙事手段之一,德勒吕的音乐穿插在剧情中,起到了微妙的烘托作用。很显然,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上帝的艾格尼丝》那动人的主题曲中流淌出来的情愫,20年前已在作曲家心中涌动,并交织在影片《柔肤》里。那是一种特殊的温情,其间夹杂着一股不可名状的忧伤与焦虑。对这类含而不露、具有深刻内涵的优秀配乐作品包括影片本身,素来注重商业实效的奥斯卡自然无暇顾及。其实德勒吕不但和意大利作曲家乔万尼·福斯科一起谱写了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的代表作《广岛之恋》的音乐并因此名垂影史,早在20世纪50年代,他就于“新浪潮”初涌时泛舟其上,为那些尚且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导演制作的20多部短片,无私奉献了自己的乐思。
  1980年的《最后一班地铁》(The Last Metro),是“新浪潮”元老特吕弗谢世前的一部力作。影史罕见的是,属于“后新浪潮”时期的这部影片一举囊括了当年凯撒奖的几乎所有奖项,在艺术上获得法国电影界最高荣誉的同时,在商业上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纵观特吕弗的所有作品,近30部影片的三分之一以上——有12部是由德勒吕配乐的,包括特吕弗电影生涯晚期最重要的这部《最后一班地铁》。已年过半百、堪称“新浪潮电影音乐”元老的乔治·德勒吕为影片谱写的音乐不事张扬,着意于烘托导演一向追求的散文风格,在简约的手法背后隐藏着深厚的功力。其中,剧院的犹太裔导演卢卡被迫长期藏匿于地下室、秘密“遥控”舞台上的排练演出;深夜和美丽爱妻(卡塔琳娜·德纳芙饰)相拥而卧、共同企盼天明的镜头里,尽管那哀婉凄凉、扣人心扉的长笛旋律转瞬即逝,但它仍清晰地展现出了曲作者所达到的炉火纯青之境。 杨大林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