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七十年——好莱坞配乐大师“3J”之约翰·巴里
  发布时间:2017-07-31 21:44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西方先锋派作曲家,许多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如菲利普·格拉斯、史蒂夫·里奇、古拜杜丽娜、阿沃·帕特、格雷茨基、潘德列茨基等,他们成熟于“二战”后,至今仍被作为教科书里的典范。然而,和潘德列茨基同生于1933年11月的约翰·巴里(John Barry),却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教科书几乎不会提及他,但他却拥有比任何同辈作曲家都要广泛的听众群。生于英国约克市的他似乎命中注定要走上电影音乐的道路:父亲经营多家电影院,母亲是位钢琴家,小巴里遍览那个时代的经典影片,为电影配乐的愿望渐渐在心里生根发芽。他随私人学习古典和爵士风格的作曲技术,终于在24岁时组建起自己的乐队,亲自担任演唱和小号声部。

  巴里在32岁这一年正式踏入电影配乐的行当。电影《诺博士》的制片人对蒙蒂·诺曼所写的主题曲不满意,请巴里重新编配这个主题曲。谁都没想到,这首乐曲和这部“007”系列的开山之作一道火了,并且成为其后多年邦德形象的标配。蒙蒂·诺曼争得了乐曲的著作权,几十年间赚取近60万英镑版税。尽管巴里仅从这首乐曲的编配工作中得到250英镑,却获得了剧组的青睐,在他为“007”系列电影所作的11部配乐中也留下了多首流行金曲,最知名的当属《女王密使》(1969)中的主题曲“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由阿姆斯特朗演唱后家喻户晓。对于巴里来说,参与“007”电影配乐工作带来的名利,远不如期间由制片人介绍认识的第四位妻子劳丽来得重要——她在22岁时嫁给巴里,伴他终老。
  在早年的配乐生涯中,巴里以大胆启用流行歌手和前沿音色而著称,他最早尝试在电影音乐中使用电子合成器。凭借为电影《生来自由》(1966)所作的配乐,他成为首位同时荣获奥斯卡最佳配乐和最佳歌曲的英国本土作曲家。巴里成功地将爵士乐和管弦乐融合出极富感染力的色彩,在1980年前后,他逐渐舍弃了爵士风格,转向浪漫主义的交响风格。
  为电影《时光倒流七十年》(1980)所作的配乐成为其风格转折的标志之作。在因父母相继过世而产生的感伤情绪中,巴里开始为这部穿越剧创作配乐。影片中有一条重要主线:拉赫玛尼诺夫的《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最柔美的第18变奏,它不仅引导主人公回到过去,还引导着巴里回归至半个世纪前的浪漫遗韵。他为影片所作的主题曲可以说是拉赫玛尼诺夫名曲在半个世纪后的翻版,竖琴伴奏下的惆怅旋律又令人想起马勒那首著名的《第五交响曲》“小柔板”。这又是一个主题曲要比电影本身成功更受人喜爱的典范,原声碟发行后广受追捧,一度成为最煽情的婚礼背景音乐。
  在另一部荣获奥斯卡最佳配乐奖项的电影中,巴里再次证明电影音乐可以从古典名曲中巧妙地汲取灵感。随《走出非洲》(1985)的第一帧画面响起的,是莫扎特的《单簧管协奏曲》第二乐章,这是男人旅行时要带着的音乐。当女人和男人飞入云霄时,响起了气势磅礴的主题曲,依旧是浪漫至极的悠长线条,细究其旋律骨架,实则和莫扎特的旋律如出一辙。
  这种抒情的配乐路数在电影《与狼共舞》(1990)和《卓别林》(1992)中延续着,气息宽广的旋律线条总能将个体的故事渲染出史诗气魄,丝毫不见浮光掠影式的时髦音调,音乐中弥漫着对过往时代的怀旧气息。正如卓别林梦到逝去的爱情和不复返的黄金时代,当巴里为卓别林的一生注解下无比惆怅的弦乐织体时,他是否也回忆起幼年时在父亲的电影院里看默片的自己?
  2011年,77岁的巴里病逝于纽约家中。不久后,众多音乐家在伦敦为他举办了纪念音乐会,音乐会收入捐给皇家音乐学院设立的“巴里奖学金”,用以资助立志从事电影音乐创作的学子们。时光倒流七十年,依稀可见一个7岁的男孩,坐在电影院里编织属于未来的梦。 李鹏程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