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音乐治愈创伤的心灵
  发布时间:2018-08-23 09:3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我现在还记得张璐(化名)第一次来到我的治疗室时的情形。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面容姣好,皮肤白皙,体型偏瘦,黑色的长发柔软地散落在肩膀,举止非常有礼貌,看起来温柔又小心。那时候是夏天,室内没有开空调,她双手接过我递给她的耳机时,手指冰凉。
张璐告诉我她27岁,两年前在北京某医院精神科诊断为中度抑郁症,并开始服用抗抑郁药和助眠药物,如米氮平、思诺思等。服药半年自行停药后病情反复,于是继续服药半年多。由于病情好转加上害怕会形成长期药物依赖,在医生指导下,她停了药。但是据她自述,停药后,睡眠质量不高,入睡后容易惊醒,情绪一直非常不稳定,经常哭泣,歇斯底里,并有自杀意图(自述),自责、自卑,自我评价很低,与另一半相处和交往时,因为自己总是情绪失控,“容易搞砸”,对未来生活(尤其是婚姻生活)感到绝望。
张璐希望通过音乐治疗改善情绪状况和睡眠状况,如果可以的话,能够改善她无法与亲密伴侣维持稳定关系的状况。
 
 
音乐让阳光洒进抑郁的心房
在了解张璐的概况后,我陪伴张璐进入了第一次音乐想象(安全岛技术)。在我的引导下,张璐来到了一片草地,草地上有花有草,有一只白色的大鸟抱着她,让她感觉到平静和温暖,但是当我问她还要什么的时候,她说她觉得没有什么想要的了。我们知道,抑郁症患者常常对生活没有希望,也没有欲望,当你问他们想要什么的时候,他们往往告诉你他们什么都不想要,当你问他们生活中有什么开心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往往会绞尽脑汁,完全想不起来什么对他们来说是开心的有价值的。这时候,你即使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做怎样想,他们仍然会很快回到那种抑郁消极的情绪和思维模式中。这也正是我在稳定化阶段非常重要的工作方向之一。而此时她反复思考都觉得没有什么想要的,可见她的抑郁状况影响了她对于音乐意象的发展。于是,我让她仔细、充分地感受了这个场景,调动视觉、触觉、感知觉、嗅觉等各个方面,充分地对这个意向进行了体验。结束后,她带着愉悦轻松的心情离开了治疗室。
她第二次来的时候告诉我,她回家后常常想起上周治疗时音乐想象的那个画面。于是我问她对那个想象画面是否满意,她说不像上周感觉那么好,现在觉得有点简单,不够好。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变化,于是问她想不想再来一次,这次她可以让想象画面变得足够好,她很开心地答应了。这一次的想象中,张璐来到了一座房子,她非常精心地设计了房子的细节,并且非常喜欢这个房子,在这个房子中,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和满足的感觉。音乐想象结束后,张璐流下了眼泪,说觉得音乐想象的画面太过于美好,觉得自己不配拥有,呈现出典型的抑郁症患者的思维模式。我鼓励张璐更多地体会那种美好的感觉,并与张璐讨论画面中给她带来美好感觉的细节,进一步帮助她强化想象画面带给她的感受。
在接下来的治疗中,她又接受了积极资源强化的治疗,在音乐中,她重新回到以前那些平凡的生活中,却看到了以前未曾留意过的小细节,而正是这些小细节,让她感受到了之前忽视的那些小美好和小幸福。
 
音乐启迪创伤解决的方法
张璐给我讲述了最近让她又一次陷入抑郁状态的创伤事件。她前男友回来找她,她本来以为可以复合,结果两个人吵起来,前男友要走,她非常害怕,苦苦哀求他不要离开,但是他夺门而出,张璐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了解了张璐的这个事件以后,我和张璐一起确立了最糟糕画面,并一起设立了工作的目标(积极认知),接着张璐对自己的痛苦值(SUD)和目标目前的达成程度(VOC)进行了自评。
张璐进入画面后沉浸在一种自责、自怨、自怜的情绪中,前男友离开后收拾残局的画面与她心中“最后一根稻草也没了”的情绪相互交织,让她“不想去上班,不想出门,不想被人联系,只想待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在几段富有转折性的音乐的推动下,张璐逃到了一个“四周都是白色墙壁的房间”,“这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我一个人,从天花板到墙壁,都是白色的墙,也没有窗户”。
我播放了Massenet:7th Orchestral Suite:Sous Les Tilleuls,这是一首由平静悠长的钟声开始,小提琴伴奏引入温暖的大提琴主题的音乐,大提琴温暖的旋律线条给人一种陪伴、安慰的感觉。在这首温暖的音乐的陪伴下,张璐觉得喉咙和胸腔没有那么难受了,随后她发现这间四面都是白墙的房间多了一扇窗户,窗户前挂着天蓝色的窗帘,从窗户看出去,有蓝天和白云,还有凉凉的微风吹到她的脸上,这个房间似乎有了一些生气,也不再是完全的与世隔绝,就像她紧紧锁住的心悄悄地开了一扇小窗。
随着Stokowski’s Symphonic Bach:“Sheep may safely graze”这首温馨平和、富有生活气息的弦乐合奏乐曲的响起,张璐更加放松了,她觉得这个房间很高很安全,可以保护她远离其他人,但是也像囚笼一样。随后在治疗师的引导下,她慢慢从窗户飘了出去,在温柔有力量的小提琴的音乐陪伴下,她在云间飘着,看着地面上的树木、河流,感觉非常轻松。这似乎意味着她虽然胆怯、畏缩,但还是愿意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此时,我停下了音乐,并唤醒了张璐,进行了简单的讨论和重新打分。
在接下来的几轮音乐想象中,张璐的消极情绪越来越少了,我知道,创伤解决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又一次回到意象的时候,张璐告诉我,现在的她(后称大张璐)抓住了当时的她(后称小张璐)的手,把她拖了回来,陪着她看着前男友离开。这时,我意识到,解决问题的场景出现了,张璐很可能会进行自我哺育,于是我换成了一首柔和、抒情、富有音乐张力的女高音独唱Caccini,G.Amarilli,重点引导大张璐和小张璐进行自我哺育方面的互动:
我:现在你在她(小张璐)旁边吗?
张璐:对。
我:你看看她脸上什么样的表情呢?
张璐:有一些难过。
我:你想对她说些什么吗?
张璐:要变成更好的人。
我:你对她说,你要变成更好的人,你想安慰她吗?
张璐:对。
我:你想怎么样安慰她呢?
张璐:告诉她,忘记过去。
我:还有呢?
张璐:开始自己新的生活……不能在原地打转了。
我:她是什么反应呢?
张璐:她点点头,说她会努力尝试去做。
然后,大张璐为小张璐盖上被子,关上灯,一边陪伴她一边看外面的夜景,张璐感觉非常的平静。随后,在一首轻快跳跃的舞曲Dinicu. G. Hora Staccato中,完成自我哺育的张璐迎来了全新美好的一天,张璐感觉满心都是对这一天生活的期待。这也是张璐在治疗中第一次对未来有一种积极的态度,所以我把音乐停下,唤醒了她。通过早期我对张璐的了解,她的原生家庭及朋友圈几乎没有能够真正给予她支持和帮助的人,所以她的潜意识帮助她选择了自我哺育的方式来解决她的创伤。
张璐的抑郁症当然不是来自这一件事,之后的治疗中,我也用音乐帮助张璐处理了别的事件。最后一次张璐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她纹了眉,化了妆,本来就美丽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非常吸引人。走进治疗室时她还是会温柔地笑笑,但是前几次的那种畏缩、小心的样子消失了,举止礼貌又大方。我想,她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
 
音乐创伤
干预技术的由来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的高天教授经过多年精神创伤心理治疗的经验积累,在音乐引导想象(Guided Imagery Music,GIM)和眼动脱敏再加工(Eye Movement Desensitization and Reprocessing,EMDR)技术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种针对精神创伤的方法——音乐同步再加工(Music Entrainment and Preprocessing,MER)技术。
在MER治疗中,治疗师选择与来访者情绪、情感相匹配的音乐引发来访者的想象,在音乐想象的过程中去修通来访者在创伤经历中所固着的各种感知觉,如:视觉、听觉、嗅觉、皮肤觉、运动觉等。MER不仅吸收了EMDR的操作性和针对性强的优点,同时,还结合了音乐引导想象中音乐对情绪宣泄的巨大作用和对意向影响的强大作用,通过音乐想象中意向的改变,改善消极认知,从而改善情绪(高天,2007)。
自2004年至2009年,高天教授已经使用MER技术治疗了60多例来访者,成功处理了75个创伤性事件或者不良经历。该技术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显示出了非常强有力的治疗效果,特别是在5.12四川地震后的心理救援工作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王索娅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