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随乐动——音乐治疗的心理基础
  发布时间:2017-09-13 13:2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音乐影响认知加工
随着音乐治疗的逐渐兴起,音乐作为诱发情绪的工具已经鲜为人知。对于常人而言,认知是对人物或事物的观点和理解,包含了情绪和态度。情绪通常影响认知并和认知共同对行为起作用。这便有了音乐治疗与认知加工的关系。
小腾(化名),男,某高校大四学生,半个月前女友突然提出分手,小腾接受不了这一事实,变得情绪低落,抑郁、焦虑,无心完成学习任务,主动寻求帮助。交谈中,小腾讲述了这样一个片段:
“我与女友约好晚上去自习室,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她还没有来,打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变得不淡定了,开始胡思乱想,她是不是背着我和别人约会去了,或者是不是路上遇到什么危险,我越想越觉得害怕,有些担心和恐惧,然后就一直不停地打电话,电话依旧无人接听,越来越害怕……”。
案例中,小腾的想法所包含的负面信息多于正面,小腾认为自己的爱那么专一,那么深,一切以女友为中心,给女友最大的呵护和宠爱,即使在出现矛盾的时候,都是自己主动让步,先认错,小腾不理解女友为什么提出分手,反复强调自己是多么爱女友,女友不可能再找到一个像自己这样爱她的男生。在小腾的认知图式里:他爱女友,女友不该提出分手。
在咨询关系建立后,音乐治疗师和小腾讨论了什么是爱,怎样去爱,随后选择了一首歌曲《以后的以后》和小腾一起讨论听到这首歌的感受,歌中讲述的是怎样的爱。
在进行歌曲讨论后,小腾对爱有了新的认知,同时因失恋引起的消极情绪与歌曲共情,小腾的消极情绪有了释放的通道,情绪逐渐转向稳定。
在接受式音乐治疗中,歌曲讨论是最常见的音乐治疗方法之一。形式上看,仅仅是治疗师播放一首歌曲或音乐片段,和来访者一起讨论对这首歌曲或这段音乐的感受;内容上看,这种方法需要治疗师有足够的认知心理学背景知识和心理咨询的沟通技术和经验,如何引导来访者去聆听和感受,对治疗师来说尤为重要。

复杂多变的情绪体验
音乐对于情绪体验具有较强的优越性。例如,一个年迈的老红军,在接受老年群体的音乐治疗中,听到《闪闪的红星》,唤起了他儿时的情景,此时音乐诱发了他较强的情绪体验;在一场即兴演奏的治疗中,每个人所选择的乐器,每个人即兴演奏所敲击出的声音,都是潜意识的流露,音乐所诱发出的情绪与个体当前的情绪状态有很高的吻合度。例如,当我们愤怒的时候,乐器的声响会更强更大,当我们悲伤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那些发声较弱的散响乐器,当我们内心愉快的时候,即兴演奏所发出的声响、节奏与速度都较快,以表达内心愉悦的情感。同时,音乐诱发出的情绪,既有消极情绪也有积极情绪。
“情绪”一词在生活中非常普遍,我们经常听到他人使用“情绪”一词,比如妈妈们常说“今天这孩子又闹情绪了”;当我们评价自己的时候,也会说“今天我情绪低落,对什么都没兴趣”;在电视转播竞技类比赛时,我们常听到主持人说“运动员在赛场上情绪高涨”……情绪无处不在,大多数人对情绪的定义就是传达“喜、怒、哀、乐”的状态。我们熟知的美剧《lie to me》中主人公对面部微表情的识别;电影《头脑特工队》里讲述的小女孩莱利因为爸爸的工作变动而搬到旧金山,她的生活被这五种情绪所掌控,情绪每分每秒都在发生着。 
情绪的分类多种多样,这里我们仅谈论一种普遍的分类,即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人类进化到今天,不论是亚洲人还是欧洲人,我们对积极情绪的理解与消极情绪的理解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积极情绪通常会带来愉悦的体验,消极情绪会带来不愉悦的体验。当情境与我们的愿望和需求相符时,我们会自动生成积极情绪,体验到肯定和快乐;当我们所处的情境与我们的愿望和需求不相符时,我们会体验到否定和不愉快,此时我们自动生成的情绪便是消极情绪。
消极情绪在人类的进化过程中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我们的祖先曾生活在原始丛林中,以打猎为生,在捕猎时不论是遇到野鹿还是老虎,祖先们会立即感受到恐惧和害怕,肾上腺素升高,动用全身的能量和注意力去面对此时的危险,要么战斗,要么逃跑。所以消极情绪对于人类适应环境、生存繁衍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但是人类发展至今,我们已经不需要调动我们的消极情绪去战斗或逃跑,并且大量的研究也显示,在现代社会,体验过多的消极情绪会带给我们很多破坏性的影响,例如,消极情绪会降低免疫细胞的有效性,危害健康;经常调动消极情绪会影响周围人际的关系;体验过多的消极情绪还会使我们看待世界的态度变得悲观、愤世嫉俗,从而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
心理学的研究者们将注意力逐渐转移到了积极情绪,发现相互爱护、关系亲切融洽的人际关系,更容易使人心情舒畅,也更易于身体健康。积极情绪状态下会激活大量的、复杂的、积极的记忆和想法,这些记忆和想法会提高我们信息加工的灵活性和创新性。神经社会学家们发现,处于前额叶的镜像神经元可以使人们觉察他人将要做的事情,并可迅速做好模仿的准备。当相爱的人相互凝视的时候,双方大脑就会分泌一种可以使人产生快乐情绪的多巴胺。

音乐是通用的情绪表达
世界通用的表达中,除了情绪还有音乐,人类对音乐的感受和对情绪的感受是一致的,并且具有跨文化的一致性。
我们生活中听到很多人说“我今天情绪不高,有点抑郁”,临床心理学中所说的抑郁通常是重度抑郁障碍,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抑郁表现为心境障碍的一个基本状态,包含有认知症状,并干扰到了躯体功能以及与家人或朋友、同事或同学的互动能力的丧失。
使用音乐治疗抑郁症病人,恰恰可以运用上述规则,将音乐所表达的情绪意义赋予来访者,使其在音乐的陪伴下观其内心,认清自己,从而走出抑郁的阴霾。
小宁(化名),两年前因失恋诱发抑郁,割腕未遂,送入医院。出院后离职回家,出现人际困难,认为自己混得不好,不与人交流,不见朋友,生活变得懒散邋遢,经常使用悲伤、沮丧、绝望、郁闷、无用、羞愧等词来形容自己,每天把自己笼罩在消极的氛围中。在咨询进行到第5次时,音乐治疗师与来访者已建立起稳定的咨访关系,音乐治疗师给小宁听了一首沉浸略微哀伤的音乐《reawakening》,让其在音乐中“待一会”,感受这段音乐,并汇报脑中所联想到的内容。随后,音乐治疗师又用音乐实施了音乐引导想象的技术,音乐的选择逐渐从哀伤变得明亮。此次治疗结束后,小宁自述,心情清爽了许多。
案例中,音乐治疗师选择哀伤的音乐与小宁的心境触碰,达到共情后,用乐曲篇章的转换——由哀伤渐进平静,由平静转为愉悦,带小宁从抑郁中走出。在治疗结束时,小平常用的词中,不幸、绝望、不快乐、郁闷、无用等减少。
著名音乐治疗学家布鲁夏提出:歌曲是人类探索情感的方式。它表达了我们是谁,我们的感受是什么,它让我们与他人更接近,它在我们孤单的时候陪伴我们。它表达着我们的信念和价值。在时间的流逝过程中,歌曲见证着我们的生活。我们在歌曲中重温过去,审视现在,歌唱我们的梦想和未来。歌曲编织着我们的喜悦和悲伤,透露出我们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表达着我们的期望和失望、我们的恐惧和成功。它是我们的日志和生活的故事,是我们个人成长之声。
当一首歌曲或一段音乐与我们的深层次情感发生共鸣,这首歌便成为我们内心世界的表达。 曲岚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