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让巴赫微笑着歌唱
  发布时间:2019-01-24 11:4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20多年前就很欣赏日本小提琴家宓多里(美岛丽Midori)的演奏,常常四处寻找她的演出视频和录音。她在舞台上就像一个精灵,演奏非常投入,散发迷人的魅力。14岁在美国檀格坞与伯恩斯坦合作的那场音乐会分别用三把小提琴完成演出惊艳世界,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年初她来台湾巡演,自然不会错过听她演出的机会。1月9日,她与台湾弦乐团假座两厅院音乐厅,演出巴赫的两首小提琴协奏曲(E大调 BWV1042  & d小调 BWV1052)和贝多芬《升c小调弦乐四重奏》(Op.131,弦乐版),吸引了她的众多拥趸,当晚座无虚席。对于这种相对冷门的曲目和演奏形式,有这样的好票房,说明了宓多里的号召力不小。

  在宓多里率领下,上半场的演出质量相对较好。尽管巴洛克的协奏曲并不太突出独奏者,但乐迷的目光还是聚焦于这位被誉为“新时代海菲兹”的东方演奏家。宓多里穿着一件素色连衣裙清爽上场,显得很年轻。果然是舞台上的精灵,她挥弓的刹那,音乐便开始流淌,台湾弦乐团的21位演奏家也很快随之进入状态。巴赫的音乐一贯是严肃而又“枯燥”的,形式感很强,却在内容表现上很含蓄。意外的是,她能用精湛的琴艺hold住全场,让全程演出都在她引领的节奏之中,密集的十六分音符的长句子,让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结束两首协奏曲后,乐迷们长时间用掌声挽留宓多里,有点不近人情的过分。不过,真是感谢乐迷们的坚持挽留,让我得以听到宓多里两首巴赫返场曲那炉火纯青的演绎。听说她指定要在科腾录制巴赫的小提琴奏鸣曲,那是她近年最执意努力演绎的音乐,已经成为经典中的新标杆。必须承认,在她的独奏演绎中,我听到了一个微笑着歌唱的巴赫。虽然宓多里的演奏动作还是那样摇摆,相对她娇小的身材幅度是比较大的,但是并不觉得夸张。全神贯注的演奏,是其深情投入的最佳状态。巴赫的严谨对位,巴洛克低音嗡鸣有趣,声部的平衡,精致的色彩奏法(Bariolage),还有e弦上的甜美歌唱,都可以从宓多里的琴声中仔细品味。她玩的是纯粹的音乐乐趣,一种“回归巴赫”的美学旨趣和追求,为此可以忘乎其他。宓多里能在8岁时就用琴声感动小提琴教育家迪蕾,11岁被梅塔激赏,说她是“东方小提琴奇迹”,这些可能就是奇迹的内容吧。
  对贝多芬晚期的四重奏,我一直敬畏多于喜欢,不知道弦乐版的《升c小调弦乐四重奏》会被演奏成什么样子。下半场,台湾弦乐团演奏的版本是米特罗普洛斯(Dimitri Mitropulos)1937年的改编,也是最被认可的版本。虽然没有了宓多里,但是乐团首席谭正的领奏还是很称职,努力保持音乐的流畅,多个乐章的戏剧性变化也有贝多芬的意味,各个声部的配合也很紧密。 
  看节目单中对乐团的介绍,年轻乐手居多,但是基本上都有着欧美的学习背景和舞台经验,能一口气将贝多芬这个艰涩冗长的改编作品演奏成这个样子,已经是出乎我的意料了。贝多芬的弦乐作品并不强调恢弘的气势和力量,而是一种内省和情感交织,这是很考验乐团的整体素养和演奏默契的。他们在演奏中讲究乐章间的情感衔接和内在逻辑,颇为用心,尤其是几个慢板部分很具感染力,这就难能可贵了。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