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奥德赛应如何谱写
  发布时间:2018-09-12 11:26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以地方历史文化IP为核心命题,民间音乐作创作素材,当代经验为切入视角,用“老坛装新酒”的模式,再造地方文化名片,是近年来各地院团在委约民族管弦乐作品时大概率采用的思路。山西省民族乐团的《山西印象》、湖南省歌舞剧院的《九歌》、河北省歌舞剧院的《大河之北》……在高屋建瓴的策划思路、长时间的磨合排练、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后,是各地院团用民族音乐为地方文化精神代言的雄心。

  9月6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上海奥德赛·外滩故事》也是其中一例,作品以城市变迁为主题,用古希腊作家荷马笔下的战神“奥德赛”作喻,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不同以往的是,这部作品并非由国内或本土作曲家执笔,而是邀请了德国作曲家克里斯蒂安·佑斯特担纲创作。作为外籍作曲家,佑斯特将如何用民族管弦乐书写横跨百年时空的上海,成为了音乐会的一大看点。
  作品分“东方韵味”“浦江明珠”“伊甸园之桥”“中华第一街”“外滩”五个篇章。从构思布局看,佑斯特试图用五个部分的对称结构对上海进行全景式描绘,但从笔墨重心看,作品中虽然不乏对城市现代脉搏的有意识捕捉,但作曲家的落笔点还是主要以个人感怀为统领。切分、附点音型构成的动力性板块,打击乐做强劲支撑的乐队全奏,以流光快门般的成像效果,用契合现代上海印象的律动感,构成了佑斯特对上海符号性场景的客观塑造。但在对外滩故事主色调的绘制上,佑斯特在多数部分选择了用小调贯穿,并对拉弦、吹管乐声部委以重任,用以二度音程为核心构建的抒情性旋律作出口,抒发其从上海历史、当代两个维度中收获的感性体悟。在五个篇章的“中轴线”——“伊甸园之桥”中,佑斯特更是以小二度和大二度的交替行进为骨干,将过往风云和今日风貌并置其中。苍茫回望之感多于今朝明珠之璀璨,是定格在佑斯特小调笔触中的聆听体验。
  作为作曲家个人视角的载体,作品无论以何种论调对上海进行个性化阐释都无可厚非,但从创作初衷,谱写城市气质与发展的宏大命题看,既然以“奥德赛”作比,那么上海的精神活力在小调体系中未免略显暮气沉沉;音乐层次、乐团张力被过多的抒怀式笔触消耗、削减,显得单一疲软。
  和上海自开埠以来敢为天下先的开放姿态相呼应,上海民族乐团此次委约外国作曲家创作民族管弦乐作品之举在院团中也属首例。作品在创意上围绕着当下民乐创作风潮中的多数关键词展开:融合、国际化、新音色,这些词汇足以成就作品夺目的宣传点,但只是出现在乐团声音因为过度堆砌显得杂乱和不知所云的瞬间。笔者在想,对于同样充满“奥德赛精神”的民族乐团,这样的加法和先例,是否是可被巧用的“特洛伊木马”?□吴芮逸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