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兰朵》开启新气象
  发布时间:2018-09-12 11:26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虽说深圳交响乐团与歌剧结缘始于十多年前与中央歌剧院合作的《蝴蝶夫人》,但一段时间以来,这支乐团一直坐在乐池里,参与到其他单位制作的歌剧演出中,比如邻近城市广州的《蝴蝶夫人》《阿依达》《图兰朵》,北京的贝利尼《诺尔玛》等。直到2017/18乐季,乐团开始赋予歌剧演出前所未有的重视度,以音乐会版《阿依达》开季,紧接着推出莫扎特《唐璜》,巩固本地自主歌剧品牌。2018/19乐季,乐团乘胜追击,9月7日晚于深圳音乐厅,以普契尼《图兰朵》开季,指挥为林大叶。

  第一幕京城百姓出场,群众演员手持大小不一的灯笼从观众席正厅的四扇门鱼贯而入,伴随着呢喃的童声合唱,博得听众会心一笑。舞台灯最大的动态变化留给了第三幕知名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乐团以谱台灯演奏,追光聚焦于由意大利男高音沃尔特·弗拉卡罗饰演的卡拉夫,氛围绚丽逼真。三个大臣在诱惑卡拉夫放弃图兰朵时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用意念勾勒出酒池肉林的幻觉。这些并不算直白,需要不少“脑补”的场景,反映出邹爽受欧洲影响颇深的成熟导演手法,也与极简主义的半舞台制作风格协调一致。制作在一些细节上尚需打磨。图兰朵从后方出场时犹豫不决,随后的追光干扰了舞台的平衡感也显得没有必要,柳儿献身前后人物关系粘合度不足,重要的换景场景虽然在音乐上肆意张狂但在视觉上缺乏变化,这些本可以添彩的地方一笔带过,让人稍感遗憾和意外。
  音乐始终是任何歌剧演出的安身立命之本。演唱卡拉夫的弗拉卡罗拥有漂亮的身段、过人的体力和坚挺的高音C。他的总体演唱风格较为随心所欲,换声点附近的跳跃有时会仓促而就,这固然讨巧,却给指挥带来艰巨挑战。好在每逢卡拉夫想要发挥时,林大叶总会回过头来予以充分配合。乐团为歌唱家们提供了气垫鞋般舒适的铺垫,这不光体现在音量的控制上,更是气口的衔接上。
  老当益壮的田浩江是帖木儿这一角色的标杆级诠释者,堪为教科书级的演唱和信手而来的人物关系处理成为亮点。与帖木儿的老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柳儿,饰演者杨琪在刻画这个惟一的泪点角色时,对高音区的极弱控制尚需努力。没有了弱音,便失去了命若悬河、哀丝豪竹之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柳儿的选角比图兰朵更重要。浑身是戏的男中音刘嵩虎和男高音李想助力三个大臣,唱演俱佳,但似乎在配合上磨合度不够,与乐团有几处脱节。孙秀苇的图兰朵娇小玲珑,威严不足却可爱有余,倒也抹去了歌剧素有的寒气。
  几声场外小号的技术漏洞瑕不掩瑜,林大叶娴熟指挥下的乐团表现自如,在第二幕换景场景中承担了所有辉煌场面的营造,在柳儿献身的场景中极尽营造催人泪下的号召,在猜谜阶段第一小提琴用上弓起奏包圆了所有的肃杀之气的渲染。高超的乐团要在歌剧中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深圳交响乐团就是一支这样的乐团,拥有细腻的层次、一流的爆发力、豪车般的反应,深圳音乐厅出色的建声效果自然也功不可没。□唐若甫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