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硕丰沛的青春之声
  发布时间:2018-09-05 10:1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对于生活在北京与上海这两座中国古典音乐氛围与资源最优城市的听众而言,于现场聆听最顶级的艺术表演早已不再是一件新奇的事情,但就像世界上其他国家甚至其他行业中的“双城记”中经常出现的情景——这两座城市的听众鲜有机会听到“对方的声音”。8月30日,上海爱乐乐团在艺术总监张艺的率领下登台国家大剧院,举办了乐团2018-2019乐季的开幕音乐会演出,可以说为北京乐迷欣赏沪上交响乐风采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音乐会上半场的曲目安排颇具新意,英国作曲家本杰明·布里顿经典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和当代华人作曲家于京君新近创作的《中国版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先后呈现,令二者间直观的异同对比构成了十分独特的审美意趣。布里顿以英国17世纪作曲家亨利·珀赛尔笔下的简短音乐主题为基础编配的前作,用最精炼的手法呈示了管弦乐团各声部的质地特性,它的价值不仅在于其“指南”的本质,更在于脱离这一实用性目的后仍然是一个浑然灵动的音乐作品。上海爱乐乐团的演奏家们用纯熟的个人技巧将作品所需要的斑斓色彩展现得淋漓尽致,竖琴、旋律打击乐器等在平时难得有独奏乐段的声部给听众留下了格外深刻的印象。作曲家于京君应指挥家张艺委约而作的《中国版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在音乐体裁上可以确切表述为“茉莉花主题变奏与赋格”,它并没有掩饰对于布里顿作品的效仿和复刻,但这种模仿又绝不是简单的格式套用。中国观众耳熟能详的“茉莉花”旋律在音阶特点和乐句长度上都与“珀赛尔主题”有差异,因此作曲家在转调和配器上也做了相应调整,比如在打击乐段就选择用戏曲和民间音乐特点更鲜明的木鱼代替西班牙响板,赋格乐段低音提琴的齐奏难度更是随着上行音阶的幅度增加而大大提升。用这样的方式将经典与新作、西方与东方置于巧妙地呼应之中,无疑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下半场亮相的马勒《第一交响曲》无疑是考验乐团实力积淀的重头戏。在张艺的从容驾驭下,第一乐章以流畅清新的方式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化用自艺术歌曲的主题旋律“歌唱”的本质。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顿挫鲜明的第二乐章,弦乐声部在运弓幅度上明显增加,将杂糅了犹太民族音乐调式与连德勒舞曲风格的夸张乐段以略显粗粝和稚拙的方式刻画出来,这恰恰是基于对作曲家所处时代和地域的深入了解而做出的精妙选择。同样在第二乐章,充满田园风情的中段到来前,是流光溢彩的乐队强奏和圆号的独奏过渡,对于不甚熟悉这部作品的听众而言,这里确实是“错误鼓掌”的高发段落,指挥家张艺却用一种令笔者会心一笑的方式消解了这种误会的可能——在强奏的结尾做了速度上的细微延宕,同时让乐团力度进行快速渐弱,这种如重物坠地前突然化为轻飘羽毛的方式,对近百人的乐团而言困难可想而知,但上海爱乐音乐家们的演奏依然完满而理想。第四乐章山呼海啸般的尾声乐段到来前,在来自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的两位弦乐首席演奏家带领下,静谧的回溯充满了层次感,随后铜管乐奏出的嘹亮凯歌也以足够丰沛饱满的声音还原了年轻作曲家心中的“巨人”姿态,毫无意外地点燃了所有观众的热情。据悉,在未来3年内,上海爱乐乐团计划演奏全部的布鲁克纳与马勒交响曲作品,此番在北京的演出不但证明了他们愈发坚定的艺术追求,更体现出这份追求背后的过硬实力,令人振奋和期待。□高 建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