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葆青春的音乐生命
  发布时间:2018-08-01 10:56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说起音乐演奏的最高水平,大多数人头脑里的第一反应或许都是德国、奥地利,首先想到美国的人应该很少。但要谈到音乐教育,或许情况就有些不同了。美国艺术起步较晚,底蕴也相对薄弱,人们所熟悉的美国音乐史大概只有150年左右。不过,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对音乐教育投入了大量心血,取得了世人有目共睹的成就。7月29日晚,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在指挥迈克尔·蒂尔森·托马斯率领下登临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便向我们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实际上,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并非一支固定的管弦乐队,而是更接近于一个暑期夏令营。自2013年起,每年夏天,来自美国各地的青年(16岁至19岁)通过考试筛选进入到由卡内基音乐厅教育计划主办的该项活动中,临时组建起这样一个管弦乐集体。可以说,这是一支永保青春的交响乐团。当晚的舞台上,他们身着黑色西服、红色裤子和帆布鞋,充满朝气、十分醒目。从眉宇之间可以看出,小音乐家们在十分投入地调动自己。他们不时交流和微笑着,充满期待地等候着开始。
  音乐会以卡内基音乐厅专门为这支乐团今夏巡演而向美国“80后”作曲家泰德·赫恩委约的新作品《黄铜钉子》(Brass Tacks)开始。这是一首长约7分钟的乐曲,我们可以用“关于一个主题的乐队练习曲”来概括它:弦乐组在最开始以拨弦清脆地奏出全作骨架性的核心主题,随后的音乐发展在音色、织体、力度、节奏等方面不断复杂化,但这一主题几乎始终清晰可辨,牢牢控制着全曲的走向。乐曲的最高张力之所在便是对主题的巩固与对主题的分离这两股力量的对抗。美国青年交响乐团的表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高潮处,飞驰喧闹的打击乐与弦乐在极高音区上拉响的主题形成了完美的平衡,声音充满野性却又极为清晰,显示出相当高的水准。
  当代音乐之后,是两首听众们比较熟悉的老作品:格什温的《钢琴协奏曲》和西贝柳斯的《第二交响曲》。一向以演奏爵士乐著称的法国钢琴家让—伊芙·蒂博戴在这首深受爵士风格影响的协奏曲中如鱼得水,他的音乐呼吸洒脱自然,将乐曲中自信而又不过于张扬的性格传递得非常到位。格什温生在纽约,这些汇聚在这片土地上的小音乐家们似乎将那里的空气带到了北京,他们协奏部分的演绎极具美国味道,第二乐章小号手的独奏“懒散”地让人沉醉,仿佛是从海岸边传来的蓝调。在下半场的西贝柳斯中,托马斯背谱上台,这时他与乐团水乳交融的程度达到了高点:在整场音乐会中,他第一次不仅用双手、而且用身体来指挥乐队,在乐曲即将达到最后的辉煌时,他双手握棒,连同上半身一起挥舞了一个半圆,扫遍面前的整支乐队。让笔者更加难忘的是,在这首交响曲中,特别是从曲折的第二乐章开始,乐团在均衡稳重的声部进行与叠合中,声音真正地“立”了起来,犹如音响建筑般让人感受到了西贝柳斯这首巨作的丰碑性。最后,全体乐队成员放下了手中的乐器,共同起身为现场听众带来了一首名为《熊猫颂》的返场曲。他们拍手、呼喊,舞蹈、模仿动物的叫声,为这场音乐会画上了一个完美的惊叹号。
  也许有一天人们会忘记这一晚的音乐,但笔者始终不会忘记这些小音乐家们的专注、投入,以及在演奏过程中他们脸庞上浮现出来的、带着满足感的笑容。他们的音乐足够打动人心,但这些对音乐充满热爱与激情的年轻生命本身更加令人感动。□武 跃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