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典世界走来的现代声音
  发布时间:2017-09-19 10:2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五年前,沈伟舞蹈团第一次回国演出,上演他的成名作《春之祭》。一片叫好之中,呼声最高的是称赞沈伟解构了斯特拉文斯基音乐中的剧情。所谓的解构,更多来自于音乐本身而非舞蹈。而沈伟使用的配乐,正是土耳其钢琴家法佐·赛依一人分饰两角录制的四手连弹版。

  9月16日,总算在上海音乐厅聆听了他的独奏音乐会,这一次期待已久仍然超出了心理预期。以至于我这样保守的人,竟在演出后立即断言,这是今年的最佳独奏现场,没有之一。法佐·赛依的演奏充满了灵性,从《莫扎特钢琴奏鸣曲K.331》到返场最后一首他自己改编的《土耳其进行曲》,他所展现的是好像是古典音乐穿越时空达到当下的最完美的呈现。
  开场两首莫扎特奏鸣曲,法佐·赛依呈现出自己的个性,无论是节奏还是强弱的处理,都别具一格。莫扎特的歌唱性,随着他抑制不住的哼唱和夸张的手势飘扬而来。在返场的最后一首,法佐·赛依单独演奏了K.331的第三乐章《土耳其进行曲》,这个改编版极尽炫技,更融合了爵士的元素,与以往的聆听经验更是不同,现代感强烈。
  下半场从新古典主义的萨蒂开始,法佐·赛依越发“疯狂”起来,特别是《裸体歌舞》第一首弹得干净而优雅。随后奏响的格什温的《夏日时光》,在法佐·赛依的改编下更显随性不羁。最后三首曲目,法佐·赛依带来了自己的作品,《纪念》的不和谐音制造出恐怖氛围,《萨里·格林》的诗意,还有《伊斯坦布尔的冬日早晨》的优美,他的创作仿佛穿越时空一般涵盖了古典与现代,不拘一格。
  整场音乐会中,最出人意料的声音来自于返场的第一首乐曲,来自法佐·赛依本人的《黑土地》。当他左手弹奏低音和弦时,右手突然伸进了内箱,响起一种类似于土耳其打击乐器的声音。时候看到演出照片才知道,原来他将音锤上的毛毡掀起,让音锤直接砸在琴弦上,才制造出这种音响效果。一时间令人瞠目结舌,你难以琢磨他究竟是从何而来的灵感和想象力,但他却是做到了。
  很多音乐家的现场,都不如录音来的完美,而法佐·赛依的灵动,却是必须要现场才能感受到的,那种投入的哼唱,那种戏剧性的停顿,那种出神入化的创造,皆是录音很难呈现的,让人情不自禁地顶礼膜拜。在法佐·赛依的音乐中,你所能感受到的,将是一个从古典世界走来的现代声音,绝不禁锢于古典音乐,也不完全自创现代天地,那大概是我心中最完美的古典音乐在当下的呈现,保持了古典的优美,却也开拓着现代叙事和创新。□黄旻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