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音乐成为亲切的抒情
  发布时间:2017-09-19 10:20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如果不是在现场亲耳听到,很难相信成立仅5年的西安交响乐团,在年轻的首席客座指挥乔纳森·卢的指挥下奏出的贝多芬《第一交响曲》有如此的品味和魅力。9月10日晚,西安音乐厅交响大厅,西安交响乐团上演的“交响乐大师——贝多芬与拉赫玛尼诺夫交响音乐会”,令笔者收获意外之喜。

  对于期待雄浑有力音响的听众来说,乐团在贝多芬早期交响曲中排出的弦乐阵容不免令人失望和担心——第一和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演奏员人数为8.6.4.4.3,25位弦乐演奏员性别比例像近年来许多亚洲乐团一样失衡:男性仅为8人,低音提琴三位演奏员是清一色的女士。这样的乐队规模是古乐团的规模,或者即使不是古乐团、但如果由古乐指挥家统领时才会采取的规模。乔纳森·卢并非古乐指挥家,但他的学习经历无疑受到在欧洲尤其是英国乐坛方兴未艾的本真运动即古乐演奏的影响。
  对于很多更具敏锐时代感和风格感的指挥家,古乐演奏带来的教益是无法、也不应被忽视的,因为新锐的演奏不仅让当代听者听到更贴近贝多芬年代的真实声音,也通过声音更贴近贝多芬所表达的精神内涵——摆脱浪漫派加诸其上的浑厚粗壮,在迅疾凌厉的快板和清新流畅的慢板乐章中重建更自然、更具亲和力的古典精神。乔纳森·卢和西安交响乐团带来的绝不仅仅是音乐阐释上的“创意”和“概念”,而是真实可感、沁人心脾的演奏。贝多芬《第一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和弦,对于像我这样热爱这首交响曲因而听得相当多的听者,并不总是能在音乐会上和唱片中听到满意的诠释,因为,很多时候,即使是大名鼎鼎的乐团和指挥名家,在此处也会难以施展“拳脚”,让贝多芬的交响曲开篇手笔徒有创新之名。乔纳森·卢和西安交响乐团赋予第一声弦乐拨弦表情丰富,与拨弦同时奏响的管乐和弦清澈明丽,有如贝多芬喜欢徜徉其中的昔日维也纳城郊,阳光遍洒的林间景观。这个开头和弦通常不引人注意,但这次,它和紧随之后的另一个和弦却颇有先声夺人之效,除了乐团音色的圆润与质感,西安音乐厅的温暖音效也功不可没。大厅在拥有足够让乐音圆润甜美的共鸣感的同时,又能保证即使是密集声音也能具有的清晰感。
  清晰感,同样也是西安交响乐团当晚的贝多芬《第一交响曲》最值得称赞的特点之一。乔纳森·卢从未有一刻留给听者以“过度驱使”乐团发出响亮演奏的印象。许多观众对贝多芬的音乐有“英雄主义”的误解,但西安交响乐团的演奏远离此种陈旧观念,音乐保持着优美和自然。小号声部令人瞩目地采用了分量较轻而更富有古典璀璨音色的扁键式小号,与定音鼓在四个乐章中使用木质鼓槌敲出的声音相结合,让贝多芬笔下所有鼓号齐鸣的高潮变得灿烂而醒目。
  有着如此古典风范的贝多芬《第一交响曲》确实是出乎意料的惊喜,下半场的拉赫玛尼诺夫也同样不俗。虽然乐团的弦乐编制扩大为12.8.8.7.5,但对于拉赫玛尼诺夫的抒情篇章,仍嫌单薄,乔纳森·卢和西安交响乐团却能够保持上半场的吸引力,其办法之一,在我看来,仍是对音乐清晰感的注重,让音乐成为亲切的抒情,而不是音量的挖掘。在画卷感强烈的宽广抒情中,当高潮到来时,尽管并不能称之为辉煌,却因其真诚而富有感染力。这样的音乐让听者能够容忍技术瑕疵而沉浸到音乐中。□王纪宴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