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风光 音韵飞扬
  发布时间:2017-09-13 11:3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有一种作曲家擅长把民族风格融合在西洋乐队编制的乐曲中,浑然天成。钟耀光即是这类型的佼佼者,各民族曲风的元素于他而言,宛如信手捻来便化作具象的音符,而且如此写实。9月1日晚在香港荃湾大会堂演奏厅举办的“钟耀光X香港管乐协会专业导师管乐团”个人作品专场,选曲俱反映了他的音乐哲学:大胆、写实、具有民族色彩。

  当晚的选曲,原始色彩浓烈,且融入了中国传统元素,《第五号鼓乐》采用了大量以手、指甲磨拽鼓皮的动机,在乐曲进行当中亦加入人声部份。世界不少部落的族人都是以此等原始发声原理入乐,一奏起便是自然的声音。钟耀光此曲创新之处在于他以自创的“易经作曲系统”赋予乐曲“干”、“坤”两个主题动机,分别以无固定音高、动物鼓皮及固定音高、塑胶鼓皮来表示。这两个动机的交替尤如阴阳相交般流畅。6位打击乐手在钟耀光精准的着棒下展现了高超的技术,《结晶闪光》展现了敲击乐手高超的默契,四部马林巴琴的重奏气势磅礴,五音鼓二重奏亦没有被压下去,而且不单纯是节奏部分,其声部在旋律线条上也有亮眼的发挥。6人在舞台的排位呈对称结构,以音符的互相冲击抽象地刻划了制糖的过程。
  管乐团的力量,在钟耀光指挥棒下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有两个层次。首先,钟耀光本身是乐曲的作者,对不同乐段的处理自然了然于胸,因此动作指示如流水般顺畅,毫无一丝造作。第二是他善用体栽及不同乐器的特性,达至收放自如的声音力量,打头阵的乐曲《展翅上腾》采用循环体,管乐团循环奏出进行曲式的雄壮旋律,全曲一气呵成;描写原住民的《图腾柱》,铜管声部的音符在乐团中坚定地站立,音色带垂直性,很好地刻划出神圣庄严的图腾柱。钟耀光在不同乐曲中亦为各乐器描写了独奏段落,《狩猎祭》一曲,圆号、长笛、单簧管各表示了不同的狩猎神态,这些带强烈原始音色的乐句可见作曲家对民族音乐的执着,但他并不会以乐曲文案强行宣示,而是巧妙地融合在音韵之中。正如《节庆》出现了《金蛇狂舞》那脍炙人口的“四短音一长音”动机,着墨得不留痕迹。
  音乐会展现了塞外风光,令人眼前一亮的是《胡旋舞》及《傩舞II》,两者都是以舞蹈作为主题,但表达出来的效果却截然不同。《胡旋舞》本来是为长笛及民乐团而作,当晚是低音中国竹笛及管乐团版本。国内流行的民乐版《胡旋舞》都是移高五度,使用梆笛演奏;创新的是钟耀光以低音竹笛演奏了原长笛的版本,虽然旋律非常复杂,且管乐团对于竹笛而言音量略大,但独奏者杨伟杰及指挥都尚克服了这些问题。竹笛以循环换气的技巧呈现“舞急转如风”的舞姿,音程幅度大的六连音非常急速,同时也发挥了高音区的穿透力,低音大笛高音的音色甚明亮,反映出独奏者的功力。《傩舞II》是一个打击乐二重奏,重点是独舞的舞者,配合诡异的音乐,如“鬼上身”般的舞姿,都令人联想起驱魔的画面,视觉和听觉双重冲击,使观众印象深刻。
  音乐会展现了钟耀光对民族音乐的概念,对其有深刻了解及运用自如的高明手法。鬼才刘星创作《云南回忆》的时候从来未有到过云南,西方音乐巨匠马勒写《大地之歌》之际也未曾拜读李白诗歌的原文,但是这些作品都是感性、具有感染力且有强烈音乐色彩,钟耀光这些具有异国风情的音乐作品正是如此。□李梓成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