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调超然 德奥之“度”
  发布时间:2017-09-13 11:3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在很多乐迷心中,中国钢琴家陈萨已经成为了音乐趣味与品质的保证,这无疑源于她对作品扎实的研读以及独到的感悟。9月10日晚,陈萨又一次亮相国家大剧院一年一度的国际钢琴系列,带来了贝多芬与舒伯特的音乐作品。

  笔者了解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演出方、经纪公司与青年钢琴演奏家沟通曲目安排时,发现他们大多毫不惧怕那些技巧炫目的高难度作品,可对于莫扎特、贝多芬、舒曼这些音乐家的作品却常常有一种“逃避”的想法,一位朋友的话或许比较准确地道出了此中原由:“因为这些作品‘不遮丑’。”我们在唱片中一次次追慕着里赫特、阿劳、鲁普等演奏家的风采后,对于舞台上、年轻一代音乐家德奥音乐经典的形象建立抱有一种更急切的渴望,陈萨的这次选择,虽然看起来没有之前的“全集”呈现那般大胆,却似乎有着更大的挑战。
  音乐会的上半场,陈萨选择了三部贝多芬的作品。其中两部,是被人们通常称之为“田园”与“月光”的钢琴奏鸣曲,但在当晚的节目册中,这两个并非出自贝多芬笔下的标题被隐去,在笔者看来,这也是我们国家的音乐演出行业不断与国际接轨、提升标准的侧面印证,这些带有明确指向性的标题虽然确有某种程度上的贴切,但对于我们更自由地品悟音乐确实无甚益处。《D大调第十五钢琴奏鸣曲》是贝多芬对钢琴的交响性进行更深层次探寻的作品,首乐章的两个主题在个性上并不鲜明对立,甚至在连接段就完成了后面展开部的融合,陈萨的演奏柔和而深邃,在颗粒性鲜明的低音区音型中通过触键与踏板的结合将音乐勾连成线性的音流。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陈萨清楚地意识到这种处理手法的使用不应超出作品的时代背景,因此在《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那家喻户晓的三连音乐段中,她反而有意识地突出了音乐的棱角与轮廓,没有将怡然而醉人的琶音处理成一片朦胧模糊的音乐底色。在面对贝多芬的音乐时,这种对“度”的把握对于演奏家来说尤为关键,我们所欣赏的“学者型”钢琴家在这一点上无不呈现出令人信服的逻辑。在这样的前提下,陈萨在作品第三乐章的几次变速都统一于曲式结构的要求,尾声那震撼人心的加速不但清晰准确,几次幅度巨大的力度变化更是强化了音乐的戏剧性,令人印象深刻。
  下半场陈萨选择了舒伯特编号为“D935”的四首即兴曲,刚刚迎来而立之年的舒伯特在这种即兴自由的作品体裁中留下了最能代表自己灵动才思的键盘音乐作品。陈萨的演奏赋予了作品最为丰沛的色彩,尤其是高音区明丽却不尖锐的表达完全契合舒伯特音乐中对于歌唱性的要求。最美妙的时刻来自降B大调的第三首即兴曲,出自《罗莎蒙德》中那美如天籁的音乐主题,在松散的变奏曲式中反复再现、一唱三叹,充满弹性的音乐织体充溢着演奏家设定的、恰到好处的留白,那种“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如之境,正是对舒伯特更为私密、更富诗意的音乐气质最好的再现。
  对于音乐演奏艺术的未来,笔者一直持乐观的态度,不断涌现的人才能够保证音乐以更加个性化的风格呈现在听众耳畔,但“风格”之外的另一个维度——“格调”,只能靠安静的心灵去慢慢吸收和滋养,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们在度过了万人瞩目的高光亮相后能否淬炼成值得被历史铭记的音乐家,或许这就是最终的考验。令人欣喜的是,陈萨正自信地走在这条路上。□高 建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