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音”缘
  发布时间:2017-09-13 11:3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路易·洛尔蒂的指尖流出拉威尔《G大调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的独白,世界安静下来,脑海里似有流云飞过。音乐这样美妙,她不用语言的描绘,却把人带入重重幻境,钢琴家的弱奏是那么引人入胜,让你不忍心每个音符的逝去,随着时光的脚步忘掉一切和自己。

  9月8日,上海交响乐团2017-18音乐季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幕。开幕式舞台上这位上海交响乐团新乐季驻团艺术家,并非是在场观众熟悉的人物,但20分钟的“无言交流”,让观众们喜欢上了洛尔蒂,他也为之所动,不仅在谢幕时眼眶湿润,还慷慨带来两首法国作品作为返场,和下半场的《幻想交响曲》构成一幅关联紧密的长卷。
  洛尔蒂与上海其实有一段难解之缘。1978年,他随多伦多交响乐团来华演出,当时对上海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洋气”,会说英语的人不少。1983年,他与上海交响乐团合作贝多芬的“皇帝”协奏曲,还清楚记得当时重拾古典乐的老演奏员们拿着状态并不好的乐器与他合作,但他仍然能从与他同台的黄贻钧老团长身上感到他的丰富经验和对音乐的赤诚。暌违33年后的2016年初,余隆受邀指挥蒙特利尔交响乐团,路易·洛尔蒂和钢琴家艾莲娜·梅尔西耶同台献演普朗克的《双钢琴协奏曲》。“他乡遇故知”,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此次,在余隆总监的盛情邀请下,洛尔蒂以驻团艺术家的身份重返上海交响乐团,可谓水到渠成。
  洛尔蒂最为拿手的就是以肖邦-拉威尔为主线的法国风格作品的诠释,无论是快速的炫技还是多重色彩的细密缝制都不在话下,在最为激动人心的场面下,他会施展出自己招牌式的触键,那种音效极富弹性,每一个颗粒都饱满圆润且具有伸缩性,和唱片中并无二致。若要说有差异,那就是现场的气氛和音效感染到了钢琴家,激发出了他更多的热情,取代了录音室里吹毛求疵的技术指标。在阅历足够丰富、身体状况也足够好的情况下能听到他的现场,实在是上海乐迷的幸运。
  这次再度携手,既是久别重逢,也有些忐忑和期待,34年后的上海让他耳目一新。对上交音乐厅的效果,他赞不绝口,观众的素养也让他有些“惊叹”。当年的中国观众并不了解西方的古典音乐,更不用提怎么听音乐会,在某体育馆的演出期间,更是有人不断进进出出,今天高素质的上海观众令他刮目相看,超乎想象的现场体验,让他再无顾虑。
  刚刚完成欧洲巡演载誉归来的上海交响乐团,又紧锣密鼓投入到繁忙的新乐季,一刻不敢懈怠,从现场的表现来看,《幻想交响曲》的完成度相当高,乐团在余隆总监的带领下展现出了英勇神武的姿态,他们并没有刻意描画情场失意的柏辽兹,而试图表现他从爱情受挫中获得的能量以及在大型交响乐创作上的勃勃野心。
  上半场的协奏曲虽然看来编制较小,却是“不小”的难题。拉威尔的乐队作品不重排场,更考验每一位乐手的演奏能力,上交的单簧管、长短笛、圆号、打击乐乃至弦乐组都有精彩的炫技,色彩的腾转挪移都在一瞬间,乐手们彼此的衔接和默契十分完美。若说最为惊艳的片段,恐怕是第一乐章由钢琴过渡到竖琴独奏的段落,由孙之阳担纲的段落干净利落,左手的琶音和右手的拨奏形成了品格极高的幻妙重影,连洛尔蒂也私下表示,这样优秀的男性竖琴演奏家,极为难得。
  “余隆指挥对于作品的处理是‘不可预测’的,他并不会事先给演奏提出固化的目标,而是在合作中探索表达的可能性,这一点跟我不谋而合,音乐应该总是有新鲜的东西,就好像冒险一样,上海交响乐团的乐手们也聚精会神,跟着指挥的手势,进行随时的调整,他们有着一流的专业素养。”洛尔蒂在排练后如是说。
  法语是洛尔蒂的母语,法国音乐就是他的第二门母语。中法文化之间,似乎在彼此的个性间也能找到一些共鸣,印象派作品里的东方元素,几次让我神游,洛尔蒂与上海这座城市的因缘,从此开始续写,上海交响乐团和洛尔蒂之间也在尝试寻找更多的交融点。□顾 超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