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约派大师的时空旅程
  发布时间:2017-06-21 10:5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2017年是美国简约派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80大寿。格拉斯以歌剧和影视剧配乐出名,交响曲的创作历史只有30余年,却硕果累累。他的交响曲始于简约主义,中间经历叛逆式的游走。其实简约主义就是新古典主义,音乐回归调性,不断重复的短促旋律像万花筒那样有着细微的变化带动听觉上的刺激。

  《第11交响曲》由奥地利林茨的布鲁克纳乐团、昆士兰交响乐团和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音乐节联合委约。6月16日晚,伊斯坦布尔波路桑爱乐乐团在其音乐总监萨沙·戈策尔的指挥下,献上此曲的土耳其首演。演出地点在伊斯坦布尔具有千余年历史的伊莲娜教堂。在建声效果上,乐队的声响经由砖壁的混合后聚成一锅粥,很难在这一需要听出声部间错落的音乐中听出细节。
  《第11交响曲》这部三乐章交响曲结构近似于同时期创作的《两架钢琴协奏曲》,40分钟的布局内嵌入布鲁克纳式的音响空间感。焦躁不安的弦乐声部引领音乐开始,低音提琴和高音区弦乐的对话频繁,大号和低音长号构成的重复元素贯穿始终。首尾两个乐章积聚的高潮意图明显,第三乐章开头打击乐的写作浓墨重彩,充满以静制动般的禅意。但这首交响曲并不是格拉斯的“拳头产品”,其中可以听到他对简约技法的矛盾心理。格拉斯没有像约翰·亚当斯或者史蒂夫·莱奇那样彻底臣服于半睡眠式的简单重复和细小变化。他的和声架构和旋律织体更为宏大丰厚,情感的起伏变幻莫测,这些都不是常规意义上躺着也能听的简约派音乐。
  下半场的《双重协奏曲》是为小提琴、大提琴和乐队而作,是格拉斯的协奏曲计划系列的第四卷,属2010年旧作,离简约派风格相去甚远。在独奏弦乐器上表达简约派思维需要破除长线条和长旋律,若是缺乏乐队的铺垫,不断的碎弓容易造成听众审美疲劳。格拉斯在此曲中引入七个部分,四首二重奏具有典型的复调音乐风格,具有室内乐的气质,中间穿插三首并不需要独奏家炫技的乐队协奏乐章,解决了这一矛盾。四段二重奏经由挪威兄妹姐弟组合,小提琴玛丽和大提琴哈空·萨缪森的演奏,冥想性质愈加强烈,第二乐章是全曲精神所在,铜管带出的旋律奔向管弦乐和独奏的双重高潮,极具舞蹈性。但波路桑爱乐乐团并不适应格拉斯的曲风,演奏缺乏细节呈现,声部间的平衡偶走极端。
  曲毕,两位独奏家慷慨加演了改编版的亨德尔《帕萨卡利亚》,效果出彩。这首加演曲也意味深长地道出具有式样的简约派与巴洛克的异曲同工之妙:历史就是不断重复。□唐若甫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