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亦成趣
  发布时间:2017-06-21 10:5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6月15日,指挥家菲利普·赫尔维格带领着由他本人创建的法国香榭丽舍管弦乐团在国家大剧院为观众演绎了贝多芬最具观众缘的第五和第七交响曲。这支在法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的乐团以古乐的方式为观众重新演绎了贝多芬的经典交响曲,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晚的音乐会,那么“有趣”再恰当不过。

  音乐作品的多元往往超乎我们的想象,它可以承载音乐本身的魅力,可以彰显思想的深刻隽永,人们在其间追逐着艺术和思想的光明。但有时,我们却忽略了音乐的奥义之一,那就是熟悉又陌生的“趣味”。赫尔维格和法国香榭丽舍管弦乐团用一场精彩的音乐会告诉我们,那些终日陪伴我们的伟大作品,还蕴藏着有趣的一面。
  当晚,赫尔维格选择以较快的速度来演绎这两部作品,这样的方式并非全然是赫尔维格个人的理解,更依赖对古典时期作品演绎的深入研究。在演奏速度高度还原贝多芬时代的同时,乐团极具特点的音色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法国香榭丽舍管弦乐团的铜管和木管声部都使用了古典时期形制的乐器,声音淳朴自然,尤其是铜管声部,既有自然古朴之味,又有现代乐器的果断质感。尤其是乐队中的圆号选择了古典时期流行的形制,这种圆号虽然音高控制易于巴洛克时期流行的自然号,但音色格外独特,同时无法吹奏减弱,因此在《第五交响曲》的第一乐章中,圆号的独奏乐句只能以每个音符依次减弱的方法来实现减弱的效果,似乎很完美地诠释了谱面上减弱符号的真正含义。管乐声部使用本真乐器的同时,乐团的弦乐声部却使用着现代提琴和琴弓,并使用着钢绳弦。虽然乐器现代,但弦乐声部保留着不揉弦、多使用琴弓中段演奏的传统方法,音色扎实、充满了金属味道,与管乐声部的音色相互和谐。尤其在《第五交响曲》第二乐章中,这个极难演奏的乐章在赫尔维格手下完全变成了一场音乐游戏,每一个乐句都玲珑剔透,弦乐声部明快、颗粒感极强的音色使得原本复杂的乐句变得格外生动,颇为有趣。此处的“有趣”,很明显来自指挥家非凡的把控能力和乐团过硬的基本素质。
  下半场乐团对于《第七交响曲》的演奏同样保持着高水准,赫尔维格是一位格外重视音乐细节的指挥家。第一乐章结构完整的引子中,赫尔维格对每一个动机的塑造都十分精细,三言两语理清了引子中两个主题与第一乐章主部、副部主题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在二乐章中,乐团扎实的音色再次发挥威力,连绵的音乐既有古典遗风,又不乏浪漫之味。
  总而言之,赫尔维格与法国香榭丽舍管弦乐团的音乐会是一场细节随处可见、值得品味的音乐会,笔者在文章开头处所提到的“趣味”也正是蕴藏在这些细节之中。似乎每一个乐句与之前听到过的演绎相比都有所不同,每一处的不同回味起来都有其道理。如今舞台上很多古乐演绎各具亮点,但赫尔维格为我们展示的,是古乐中的人情味,是音乐中的小乐趣。□克里斯克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