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内乐的盎然生机
  发布时间:2017-06-07 10:18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一提到室内乐,人们通常想到的是贝多芬的四重奏或者舒伯特的五重奏。把室内乐和现代音乐结合在一起,则有了梅西安的《时间终结四重奏》之类晦涩难懂的杰作,却离大众审美情趣十万八千里。经由来自欧美的古典音乐传统耳濡目染的大脑,或许早已将室内乐与严肃音乐画上等号。但音乐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多元性意味着,室内乐在其他文化中也可以是爵士乐、民族管弦乐的江南丝竹组合、打击乐或者是东南亚音乐的小型合奏。这些音乐往往被归入为世界音乐范畴,游走在严肃与娱乐的边界间。

  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由东盟十国文莱、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组成的东盟十国室内乐团,整个五月份都在中国巡演。乐团先在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演出两场音乐会,随后南下至南宁,在第六届中国-东盟音乐周中献上一台室内乐音乐会,高朋满座,效果爆棚。
  5月27日的这台音乐会在广西艺术学院会演中心举行。一进入会场,拥有绚丽灯光的舞台和背景音乐,让人感受到与当代音乐和室内乐截然不同的气场。不过最有说服力的自然是音乐,喜闻乐见的旋律和包罗万象的演出形式推波助澜。十国的十位演奏家,带上来自中国的琵琶、笙和竹笛演奏员各一位,三件中国民族乐器与东南亚的近亲乐器如马来西亚吉他、老挝竹管和新加坡箫在律制和音色上都相得益彰,十分融入。文莱打击乐乐手苏提热曼·苏加托操持各类手鼓,菲律宾乐手马文·塔马约既在一组菲律宾铜锣上为乐队提供了类似于通奏低音的根基,又凭借“小鲜肉”的外形和出色的语言天赋,用中文和全场互动游戏,在上半场最后一首菲律宾乐曲《萨利杜麦》让听众中跟着乐队的旋律演唱。
  瓦查拉·普鲁亚特在不指挥的时候参与到打击乐演奏中。上半场倒数第二首是一曲来自老挝的民间音乐,节奏欢快,旋律细微,犹如加美兰的简单重复和简约派风格接近。兴致极高时,瓦查拉犹如闻乐起舞,跟着音乐的节奏在舞台上载歌载舞,带动听众情绪,乐师们操持本国或本民族的乐器,尽其所能,各显神通。
  这群不到30岁的年轻演奏家,肆意浪漫的青春尽情挥洒在台上台下。动人的旋律下是这支乐团与巴伦博伊姆的西东合集乐团相仿的理念,即是将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下的青年乐手集结在一起,让他们学会互相聆听和彼此尊重,继而共事、理解、包容。整场音乐会的盎然生意便是这一初衷的落地。□唐若甫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