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昊辰的内省与青春
  发布时间:2017-06-07 10:17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自20世纪中叶以后,由“大赛获奖”开启职业演奏生涯成为了钢琴家事业发展的常态模式,凭借过人的技巧与获奖本身的话题效应,唱片封面上那些潇洒俊朗的面容也自然成为了舞台上的焦点。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当波利尼、阿格里奇、普莱西亚等曾经的获奖选手淬炼为成熟乃至化境的艺术家时,也应该承认曾经与他们同时代的很多佼佼者们已经被大众无情地遗忘。于是人们用更严苛的目光审视今天的青年音乐家,似下赌注般地推断着他们未来音乐事业的走向——张昊辰无疑是被普遍看好的一位。

  6月2日,在自己27岁生日的前一天,张昊辰再度登台国家大剧院“国际钢琴系列”,带来了一场曲目容量巨大、气质反差强烈的钢琴独奏会,让人们再一次目睹了他的成长与蜕变。上半场的曲目是德国作曲家舒曼的两部钢琴套曲:《童年情景》与《交响练习曲》。尽管后人将“钢琴诗人”的荣衔加之于肖邦的头上,但在笔者看来,如果以文学与音乐的关联度以及作曲家本人的文学素养来考量的话,舒曼显然更符合这一称号。聆听张昊辰《童年情景》的现场,更能感知到他对于作品精细入微的力度控制,在“异国与异国的人”中,旋律以不稳定的节奏姿态夹杂在平稳的音乐行进中,这并没有阻碍音乐流畅的推进,演奏轻盈而温暖;“重要事件”乐段,张昊辰指尖的钢琴音色凝练厚实,却始终不是“炸裂”的效果,那是一种被驾驭的能量释放。紧随其后的“梦幻曲”如摇篮曲般深情歌唱,但依然是“不逾矩”和非表面化的,钢琴家找到了一种叙述童年往事时最恰当的“口吻”,平实而感人。在《交响练习曲》中,笔者听到了至今最为精湛的舒曼钢琴音乐现场演绎,作为一位并不以“逻辑”见长的作曲家,舒曼的音乐中时常充满了意想不到的插部和不知来由的情绪变化,这样的音乐当然不乏令人迷醉的细节却也天然带有滑向“散、乱”的危险,张昊辰的演奏中时刻注意作品的结构,将每一次变奏都作为整体中的一部分,这样听众就能清晰地感知到作品“倒U曲线”般巨大的力度幅度。在细节的美感上张昊辰也没有让大家失望,在舒曼遗作中补进的“第五变奏”中,清亮的高音与紧随其后的一组下行琶音,让音乐如缓缓流淌的溪水般浸润着人们,那种弥足珍贵的时刻也许只能用“幸福”一词来形容了。
  下半场的曲目安排更具个性,李斯特的两首《超技练习曲》、雅纳切克《在雾中》与普罗科菲耶夫《第七钢琴奏鸣曲》,音乐的整体气质更加外向,对钢琴表现力的挖掘也自然更加全面。令人欣喜的是,“技巧”在张昊辰的音乐理念中从来都只是服务于音乐的手段,不是目的。无论是李斯特“追雪”的结尾那种渐行渐远、天地一片寂静的留白之美,还是雅纳切克笔下朦胧音响中不时出挑的锐利音符,音乐的美感始终没有被打扰。因此即使张昊辰毫不费力地让钢琴发出了电光火石的效果,你也不会觉得那是一种卖弄或宣泄,因为此刻,音乐应当如此。
  如果你置身现场,便不难发现张昊辰已经有了引领观众进入陌生音乐世界的能力,他像一位称职的向导带领着意趣相投的爱乐者探索一片音乐天地。“内省”从未让张昊辰的音乐沾染上令人望而却步的学究气,“青春”依然是他的底色,灵性与敏感只是在审慎的选择中得到了最好的安放,这样的艺术家当然是值得被期待的。□高 建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