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不服的《罗恩格林》
  发布时间:2014-03-26 10:41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3月21日,瓦格纳歌剧《罗恩格林》首次在香港演出,制作取自芬兰小城萨翁琳拿 (Savonlinna)的歌剧节。偌大的纸天鹅由观众席抬上舞台,象征着武士来临,拯救被诬捏弑弟的艾尔沙(Elsa)。武士与诬捏者以剑相击,将诬捏者击倒在地。舞台后的民众立即欢呼,拥戴武士为英雄。
  故事虽以中世纪德国为场景,但导演贺芬比泽 (Roman Hovenbitzer)却把这制作定位在当代欧洲,市民穿着西装和工衣,整齐集队,听官员指令。围着民众的,是各式各样的兵种。皇帝到场,各人向他致以军礼。萨翁琳拿歌剧节是在小镇的一个城堡中上演,所以歌剧的设计,往往配合城堡的环境,用尽这特殊空间。来到香港文化中心,虽已是全城最大的舞台,但也变得相当局促。访问过一些演员,他们都说改动不少,变得最大的,就是本来长长的舞台,现在得缩短了,走动的位置很不同。演出尽用城堡,演员得爬上城堡幽暗的石梯,穿梭堡垒上下,舞台变得高而阔。城堡没法由芬兰空运进口,只能将空间概念尽加利用,舞台向高空发展、打横延伸,布景补上一些砖块,延伸到侧台的一个小池塘养着天鹅。甚至观众席间也有戏剧,观众的眼睛和耳朵,十分忙碌。
  主角都是去年萨翁琳拿歌剧节的参演成员,来自欧美。整个第一幕力不从心,声音散乱,香港管弦乐团也不甚给力。笔者不怕“去神话化”的当代演绎,当代的艺术家,总有些话要靠这些伟大歌剧说出来。但是音乐力有不逮,叫人如坐针毡。幸好第二幕整个演出团队重回专注,方才令人定过神来。
  现实的场景,城堡的砖块,长剑的单打独斗,到最后诬捏者的妻子吞枪自尽(那是军人式的吞枪,不是指向太阳穴电视剧的那种),全剧错置在不同时空。友人看了首场,摇头叹息,说我胸襟广阔,大概会看得高兴。从观众欢呼与骂声的此起彼落,也大概得知观感两极,散场之后,好的赞好,骂的大骂。艺术是现实的写照,正是如此。

  胡铭尧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