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古典大奖轻装重启
  发布时间:2018-09-19 10:5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作为国际唱片大奖版图的重要一项,德国回声古典大奖一直以来与同类的美国格莱美、加拿大朱诺、荷兰艾迪森和英国全英古典大奖并称为全球国家级行业协会性质的重要唱片奖项。可是2018年,这一大奖回炉重造,以作品号(OPUS)改头换面。其实背后有一桩发人深省的事件,引起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把大奖逼上风口浪尖,“洗心革面”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回声大奖荣耀史

  德国回声古典大奖由德国音乐工业协会(BMVI)和德国唱片学院主办,是全球各大唱片大奖中极具国际影响力的一项,也是唱片界发展和市场冷热的风向标。每年的大奖都会颁出多达涵盖20余个类别的近50个奖项,包括人物、单项和唱片奖三类,上选的唱片都要在德国出版发行。大奖的核心部分是颁奖典礼,会在地标性场所如柏林音乐厅或汉堡易北音乐厅举行,往往由德国中央电视台(ZDF)直播,红毯秀常吸引诸如考夫曼、郎朗或穆特等巨星出席,其后的派对是一睹严肃音乐家奔放洒脱一面的大好机会,一票难求。
  大奖的历史相当悠久,前身是创建于1963年的德国唱片大奖(Deutscher Schallplattenpreis)。1991年,德国唱片学院将大奖更名为回声大奖,奖励流行乐界唱片英豪。1994年,作为回声系列主打板块,回声古典大奖创建,每年颁发一届,将古典和跨界领域并入旗下。2010年,回声系列下最新的子品牌回声爵士诞生。至此,回声、回声古典和回声爵士体系三足鼎立,形成对唱片行业的钳型包围,完整覆盖了产业市值最高的发行领域。业界对大奖也钟爱有加,互动良多。主流唱片品牌经常占据榜单半壁江山,独立厂牌也能分到一杯羹,明星效应醒目,市场效应显著,看起来皆大欢喜,但实则暗流涌动。
  2017年10月,回声古典大奖迎来巅峰时刻,离开根据地柏林,首度移师声誉正隆的新建地标汉堡易北音乐厅举办颁奖典礼。星光灿烂的嘉宾席高朋满座,不少人友情客串现场助兴,通过ZDF直播和绚丽演出锦上添花,大奖迎来前所未有关注度。
  但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惨,高潮时才会发生乐极生悲之事。回声古典便在一次典型的“躺枪”事件中倒下了。
  反犹行为惹祸上身
  事件缘由并非源起于古典大奖,而是回声主版块流行音乐大奖。今年4月12日流行音乐大奖公布名单,一支富有争议性、以极右思想走红的德国饶舌歌二人组合获得奖项。该组合的歌词中含有露骨的反犹言语,获奖名单一经公布便掀起轩然大波。
  具有影响力的德国摇滚明星马里乌斯·缪勒-维斯特恩哈根和以直言敢为闻名的指挥家兼钢琴家丹尼尔·巴伦博伊姆立刻退回先前获得的回声大奖以示抗议。巴伦博伊姆在退奖声明中表示,饶舌歌手的歌词“带有明显的反犹、仇视女性及不同性取向,蔑视人类尊严的色彩”。随即不少赞助商宣布撤出对颁奖典礼的支持。
  更多的抗议接踵而至。本真运动的捍卫者兼早期音乐指挥家伊诺克·祖·古登伯格及慕尼黑声音集萃乐团总监安得利亚斯·雷纳,在一份致回声大奖主办方之一德国音乐工业协会的公开信中称大奖为“耻辱”。接着是更大的退奖浪潮,包括敢言的钢琴家伊戈·列维、甲壳虫乐队唱片制作人克劳斯·福尔曼在内的音乐家纷纷表示会断绝与这一创建于1992年的大奖的关系。福尔曼表示:“我们允许挑衅,有时这甚至是精神粮食,但如果是暴力、反犹和性别歧视的话,那就是原则性问题了。”
  联翩而至的退奖潮带起多米诺骨牌效应,群情激昂下,对这一大奖过度重视商业性和市场占有率的发难此起彼伏,人们纷纷跳出来指责大奖的提名标准过度依赖销量而不是质量。宗教界人士也表达了对大奖的不满,一位主管宗教文化事务的专员抱怨道:“既然是颁发大奖,就要更有含金量,不能仅仅以销量为指标。”
  迫于压力,德国音乐工业协会会长弗洛里安·德吕科表示将对大奖的提名标准和评奖过程进行改革,但已难以平息众怒,紧接而来的是更多的退奖和划清界限。作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德国文化事务委员会主任克里斯蒂安·霍普纳从大奖的7人董事会辞职,辞职声明如此写道:“回声大奖的形式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今社会。”
  重启新生
  今年6月,德国音乐工业协会决定停办回声大奖系列,为这一持续了近30年的品牌画上句号。在一份声明中,主办方对“大奖之前流露出的极端思想表示道歉,并保证类似错误今后不会再犯,由于回声品牌名誉扫地,不得不终止这一品牌而另起炉灶”。取而代之的是作品号大奖(流行)、作品号古典和作品号爵士三大品牌。首届作品号古典大奖的颁奖典礼将于10月14日在大本营柏林音乐厅举行。
  大奖的主办方不再为德国音乐工业协会,而是2018年全新成立的古典音乐推广联盟。联盟由昔日在回声古典中担纲重任的数家机构出任,包括CLASS德国独立唱片联盟、德意志留声机唱片公司DG、鲁道夫·哥特音乐会经纪公司、西考斯基音乐出版公司、索尼娱乐集团(德国)、华纳音乐集团(德国)。全新组建的董事会由巴登-巴登节日大厅候任总监本内迪克特·斯坦帕担任主席,成员包括鲁道夫·哥特和DG总经理克莱门斯·特劳特曼。
  重新洗牌的评委会也变得更加公开透明,由11人组成,均为唱片和媒体界的弄潮儿,包括《钢琴新闻》杂志主编兼发行人卡尔斯腾·丢勒、《回旋曲》杂志的卡尔斯腾·辛里克斯、CLASS主席莱纳·卡莱斯、ZDF电视台音乐部主任约格·席泽曼、唱片及录音技术品牌达布林豪斯与格林总经理曼弗雷德·葛根、德国音乐委员会主任恩马丁-玛利亚·克鲁格、索尼古典德国副总裁迈克尔·布吕格曼、路德维希斯哈芬国立爱乐音乐厅总经理迈克尔·考夫曼、华纳古典德国分公司总经理斯蒂芬尼·哈瑟、DG副总裁克莱奥帕特拉·索弗罗尼奥、ZDF音乐广播主任托比亚斯·费伦。奖杯也由设计师奥利弗·雷内尔特重新设计。但从评奖细则来看,全新的大奖有点换汤不换药,与前身回声并无大异。
  谁能代表德国
  媒体人士的加入其实让作品号古典大奖更加接近另一个在业内威震四天,但却鲜有人知的唱片大奖,这就是由德国文化及媒体部主办的德国录音评论家协会大奖(Preis der deutschen Schallplattenkritik)。  
  评论家大奖创建于1980年,每年公布一次,为确保独立性,大奖于1988年成为非营利机构,2010年把办公室从柏林搬迁至波恩。大奖由150余名德语地区也就是德国、奥地利和瑞士活跃在第一线、积极致力于唱片评论工作的乐评人、撰稿人、音乐学家和编辑义务且自愿组成评委队伍,终极目的是为了给乐迷、制片人、作曲家和表演艺术家们一个唱片艺术水准上的评判和交代。相较于回声及作品号古典大奖的商业化考量,市场占有率不在评论家大奖的评价体系内。
  每年,大奖会颁出25个左右的奖项门类,涉及到古典音乐的大致有15个年度大奖和个人终身荣誉大奖,分门别类的有DVD、管弦乐、歌剧、室内乐、器乐、合唱、声乐、早期音乐、历史录音、电子与实验音乐。
  在骨灰级乐迷看来,评论家大奖更能代表纯粹的艺术标准,全新打造的作品号大奖依旧拥有无可比拟的明星效应。两者的区别可能就像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那样,各自代表作为全球第三大音乐市场的德国音乐工业在审美和卖座领域两不耽误的独特贡献。 唐若甫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