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成就 挪威音乐节
  发布时间:2017-09-06 10:35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每年8月是挪威文艺生活的高峰期,尤其在首都奥斯陆,整座城市都会成为音乐节的海洋。一些在北欧声名显赫的音乐节会在月中的几天内接连开幕。这些活动背后都有着大量志愿者的身影。做音乐节志愿者,在挪威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回报社会的必经之路。

    挪威“盛产”音乐节
  说到志愿者,就不能不提挪威的音乐节文化,因为正是音乐节提供了大量志愿者机会,从而催生志愿者为艺术服务的生态。在这个呈水滴形,和瑞典一起盘踞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人口刚满500万的国度里,根据挪威音乐节协会(Norske Festivaler)统计,有着15个古典音乐、歌剧和室内乐音乐节,6个民间音乐节,6个爵士音乐节,两个宗教音乐节。因为地处北欧寒带,这里有着漫长的冬季和极夜,7月、8月是音乐节集中举办期,当然这也是欧洲夏季音乐节惯例。
  仅以今年8月中旬为例,就有奥斯陆爵士音乐节、奥斯陆室内乐音乐节,专注于巴基斯坦、印度和世界音乐的梅拉音乐节,廖昌永获得过冠军的两年一届的宋雅王后国际声乐比赛的决赛,这还不算奥斯陆爱乐乐团在皇宫前吸引到人山人海的户外音乐会,三节一赛让奥斯陆瞬间变成各种乐迷的音乐胜地。在市中心相当于北京王府井的步行街卡尔·约翰大街两旁,周六还悬挂着爵士音乐节开幕的刀旗,到了周日就换成当晚开幕的室内乐音乐节刀旗,可见音乐节密集程度以及它们为宣传自己形象的见缝插针。
  形象宣传不仅要靠海报,还有“活体广告”。每接近一处音乐节举办地,或者大本营驻场,都会看到一群群身着音乐节T恤的各种年龄阶层的人晃来晃去。奥斯陆爵士音乐节今年搬进全新艺术空间“中心”(Sentralen),中午时分一走进去就是成群结队的白色T恤,来到位于三楼的音乐节组委会办公室,门口写着醒目告示“仅供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使用”。四周都是落地玻璃墙的办公室里,白色T恤们分群而至,每人从打饭帅哥手里接过一份米饭和土豆牛肉,拿上一瓶水后便各自寻空位坐下有说有笑地进餐,仿佛互为旧识。
  奥斯陆爵士音乐节总监爱德华·阿斯克兰(Edvard Askeland)说:“这些都是志愿者,我们的音乐节可少不了他们,他们和我们同样重要。”类似的评价,在奥斯陆音乐节创始人,小提琴家阿维·特律富森(Arve Tellefsen)和斯塔万格室内乐音乐节行政总监克里斯丁·里尔兰(Kristine Lilleland)那里都有所耳闻:“志愿者的工作很重要,志愿者对音乐节更重要。”
  据阿斯克兰介绍,每年爵士音乐节都要在一周时间内组织近百场演出,需要250名志愿者,因此音乐节的运作百分之百依赖于志愿者。志愿者可获得免费听音乐会的机会,与其他志愿者交朋友,获得音乐节T恤、工作餐,享受音乐节合作餐厅和场馆优惠以及接受专业人士指导。志愿者需要保持出勤至少要4天,如要获得通票需工作至少15小时。
  来自卑尔根的经验
  有时候音乐节对志愿者的依赖程度高到难以想象。里尔兰就说,身为行政总监的她是斯塔万格室内乐音乐节惟一的全职领薪员工,即使是艺术总监,钢琴家克里斯蒂安·哈德兰也只是兼职客串,其余全靠50多名志愿者。挪威历史最悠久的室内乐音乐节奥斯陆室内乐音乐节,其总监特律富森和他充当音乐节秘书的太太克里斯丁·斯洛达尔是仅有的两名工作人员,一个音乐节全靠50余名志愿者撑起。
  音乐节需要大量志愿者是因为要把管理成本降到最低,以腾出最大预算组织演出回馈大众,因此“养人”越少越好,机构越精简越高效。志愿者乐意服务于音乐节,各有各的原因,但大致不外乎是当作社会实践,通过劳动以获得通票观看演出,结交朋友,洞悉行业规则;也有大学生希望认识潜在用人单位,为今后就业铺路。奥斯陆爵士音乐节的通票为1500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1400元),自然吸引力巨大。奥斯陆作为首都,人力储备丰富,音乐节不负担志愿者住宿,但在其它城市,志愿者偶尔会得到寄宿当地民居的待遇,这对物价高昂的挪威更为一大诱惑。此外,挪威社会福利赋予在职人员的带薪休假也保证了从事志愿者的社会基础,有不少人周而复始地利用到其他城市当志愿者的机会请出带薪假期,换个环境,获取志愿者证书,回馈社会。
  论组织志愿者经验,还是要说回北欧最大规模的艺术节——卑尔根国际艺术节。据音乐节前任志愿者协调负责人索尔根·斯劳托(Solgunn Slåtto)介绍,2015年时音乐节拥有17名全职员工,两名实习生,75名兼职员工,210名志愿者,共300余人。身为志愿者负责人的斯劳托自己就是兼职,她是一名职业DJ。
  卑尔根国际艺术节5月底至6月中旬举办。1月一过,网上的志愿者报名页面就开启接受注册。报名者需要填写各项身份信息,还有选择希望从事的志愿者工种,大致分为打杂、跑腿、摄影、市场、接待、礼宾、餐饮、票务、后台、驾驶、搬运、志愿者办公室、品牌等选项,可以多选。随后填上是日班还是夜班,有无驾照,饮食习惯等,按一下发送键就完成报名,电子化程度极高。待到艺术节开始招募时,往往后台已经“躺着”60份报名表了。
  但在对待志愿者管理时,并不是按照详细组别来进行。艺术节一共只有两名志愿者负责人,斯劳托的助理负责人数最多的听众接待志愿者,约百来人,她自己负责其他组别。好在大部分志愿者都是常客,用以老带新的方法可以让新志愿者迅速进入角色。志愿者上工实行三班倒,两周内最少服务24小时就能获得通票,每班自由浮动。艺术节开始前两周,志愿者都会拿到出勤表,在卑尔根的志愿者会接受总监欢迎、动员和培训。
  在谈到艺术节有无对志愿者的筛选标准时,斯劳托说基本照单全收,多出的报名者会进入替补列表,万一有人临时取消就可顶上。一些特定工种会有标准,比如接送艺术家的志愿者一定要有驾照,听众接待组需要会挪威语,其他工种英语就可,除此之外没有年龄或筛选标准。她会偏爱个性独立、有耐心和自觉性高的志愿者。“那些身穿音乐节T恤的志愿者其实是音乐节的形象和触角。有一次我接到电话,志愿者告诉我某个咖啡馆里摆放的音乐节宣传册发完了。这其实不是志愿者分内事,但他们处处为音乐节着想,我很省心。”
  让她感动还有一份来自韩国的申请。有一次她在音乐节开始前3天接到一位住在韩国的女生申请,说只要需要,提前一天告知就可“打飞的”到卑尔根。那时志愿者都已排完,没有空档,但为照顾这份不远万里的申请,最后一刻把韩国女生排进班,周一通知,周三一早她就出现在卑尔根当起志愿者。
  来自亚洲的志愿者除了韩国女生以外还有来自中国、在荷兰读大学的田萌。据斯劳托统计,2015年的210名志愿者里,81.3%为女性,18.7%为男性,平均年龄42岁;24%为学生,57.8%为在职或兼职人员,其余为退休人员;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80岁;他们来自22个国家和地区。
  美好的事情会在志愿者间发生。斯劳托说:“我们很多志愿者每年都来,久而久之,有几个发展出爱情,我知道有好几对都结婚了。”真可谓志愿者成就音乐节,音乐节成人之美。 唐若甫 文/摄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