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退役以色列爱乐如何度过真空期?
  发布时间:2017-01-19 10:17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近期,指挥家祖宾·梅塔对外宣布他将在2018年10月从以色列爱乐乐团退休的消息,引发各大媒体纷纷转载。业界开始揣测,谁将接任梅塔?新任总监接任后的以色列爱乐,是否还会是原来的光景?
“金婚”半世纪
说起梅塔跟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外媒总是喜欢用“fell in Love”(坠入爱河)和“marriage”(婚姻)来形容。
与以色列爱乐同样诞生于1936年的指挥家祖宾·梅塔,1961年首度与乐团“结缘”,1969年被任命为乐团的音乐顾问,1978年正式成为以色列爱乐的音乐总监。1981年,以色列爱乐将他音乐总监的头衔又加了一个帽子——以色列爱乐终身音乐总监。从祖宾·梅塔1961年第一次指挥以色列爱乐到如今,他跟乐团经历的长久关系,可以称的上是“金婚”了。50多年的合作,祖宾·梅塔带领以色列爱乐演出了几千场音乐会,巡演足迹遍及五大洲。如此长久的任期,在全世界范围里只有阿姆斯特丹皇家管弦乐团的指挥大师维雷姆·曼格博格一个人可以与之比肩。
从1936年一个由犹太人组成的乐团,到如今成为全球一流交响乐团,对于以色列爱乐来说,拥有祖宾·梅塔这样一位大师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因为,这样一个传奇的指挥家,不但能够保证乐团在全球乐坛至尊的地位,还能保障乐团稳定的票房。
最近两年可以说是欧美乐团总监人选交替最为频繁的时期:从接任阿兰·基尔伯特成为纽约爱乐音乐总监的梵志登,到从詹姆斯·列文手中接棒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安德里斯·尼尔森以及即将卸任柏林爱乐走马上任伦敦交响乐团的西蒙·拉特,同样是世界一流交响乐团,以色列爱乐走的是一条独一无二的路。
自从祖宾·梅塔坐上以色列爱乐音乐总监的交椅,乐团就再没有再寻找新总监。老梅塔独霸一方,一坐就是40年。
有外媒算了这样一笔年龄账:当梅塔1961年跟以色列爱乐第一次合作的时候,现任柏林爱乐的总监西蒙·拉特还仅仅是个6岁的孩子,前任纽约爱乐的总监阿兰·基尔伯特还没出生。当梅塔在以色列爱乐的总监生涯走过半个多世纪之后,纽约爱乐的阿兰·吉尔伯特已经都卸任了。老梅塔的总监路走得比谁都长。
一枝独秀
老梅塔坐镇总监那么久,也从未提携新人,是以色列没有人才吗?
显然不是。说到梅塔,人们必定会联想到另外一位驰骋国际乐坛的指挥大师——以色列人丹尼尔·巴伦伯伊姆。作为柏林爱乐承前启后的人物,巴伦伯伊姆在全球爱乐乐迷和一流乐团音乐家心中占据着相当高的地位。然而,这位德国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却从未被以色列爱乐乐团邀请过。
一个一流乐团选择音乐总监的条件是什么呢?
首先,这位指挥必须具备令乐团音乐家信服的人格魅力和技术能力,能够充分捕捉音乐文献和作品想象力并付诸指挥实践的艺术魅力和能力。同时,也要具备掌控乐团音乐家和引领乐团艺术家的权威性,要有吸引外国旅游者或者爱乐粉丝们的号召力。同时,这位总监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政治头脑和与相关的文化部门、私营机构进行外事往来、合作的协调能力,足以让政府、私营机构慷慨解囊、赞助乐团确保乐团的发展在财政上衣食无忧。
不用说,祖宾·梅塔符合上述所有这些条件。这也是为什么以色列爱乐能够在1981年决定将终身音乐总监的桂冠授予这位重量级指挥大师的缘故。可以说,没有梅塔,以色列爱乐如同一个没有穿上衣服的“裸人”。梅塔无论在国际声誉还是艺术水准上,都为以色列爱乐披上了华丽的锦缎。甚至有人认为,梅塔在以色列爱乐的地位是无人可以取代的。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太多的光环罩在一个人身上,使得这个乐团的后劲乏力。
梅塔率领的以色列爱乐曾经多次来访中国,然而,来的次数越多,其演奏水准越是每况愈下。近两次来华演出的水准,甚至还不如三流乐团。有些乐迷甚至感慨,老梅塔带以色列爱乐来华,纯粹就是“捞金”来的。同样,在以色列国内,业内人士也有抱怨,老梅塔在艺术水准上愈发没有要求,使得以色列爱乐曾经的辉煌不再。原因何在?
后劲乏力
  自从梅塔宣布退休之后,业界有关谁来接任的问题就接踵而至。然而,总览一下梅塔在以色列爱乐的历史,人们会惊异地发现:尽管梅塔为乐团创下诸多的业绩,却鲜有承前启后的姿态。人们担忧:梅塔一去,以色列恐怕光鲜不再。看一看柏林爱乐、纽约爱乐以及伦敦交响乐团这样的一流乐团,它们大都有驻团作曲家坐镇乐团,为乐团丰富曲库。以色列至今也没有什么驻团作曲家。
根据以色列主流媒体报道,梅塔从来没有任命过任何一位青年作曲家担任以色列爱乐的助理指挥。即便是后来以色列拥有了布赫曼·梅塔音乐学院这样一个后备学院,也几乎没有一位有前途的学生有幸“染指”过以色列爱乐。以色列当地的指挥家几乎跟以色列爱乐没有什么连接。无独有偶,以色列当地的独奏家也甚少跟以色列爱乐有合作的机会。梅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得很简单:“他们不够水准。”即便是有相应的机会,以色列地方的音乐家也只能在以色列爱乐的一些非主打板块的音乐会中给乐团“打打杂儿”。
为此,不少有才华的以色列指挥家和演奏家,都自己到欧洲或者美国寻找职场突破口。颇有“墙内的花到墙外才能开”的尴尬态势。
这种情形跟梅塔掌舵以色列爱乐之前大相径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华正茂的梅塔推出和首演了很多以色列当代作曲家如诺阿姆·谢里夫、阿米·马雅尼、茨维·阿夫尼等作曲家的新作,以色列爱乐当时的状态也蒸蒸日上。
然而如今,每当以色列作曲家来到中国,看到中国乐团和相关机构大力委约和首演中国作曲家的作品时,都感慨和羡慕不已,也为以色列爱乐忽略当地作曲家,鲜有扶持本土演奏家的状态感到无奈和尴尬。
由此可见,权利集中掌握在梅塔一个人手中带来的利弊显而易见。梅塔退休之后很显然会给以色列爱乐带来一段真空期。以色列爱乐能否平缓地度过这个真空期,也将是业界最关注的问题。
 本报记者 李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