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厅庆生 作曲家当主角
  发布时间:2016-12-22 11:05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音乐史,其实就是一部作曲家史。纵观漫漫音乐长河,从早期音乐和巴洛克音乐一直到浪漫主义、民族乐派乃至维也纳第二乐派,学派的更迭和时代的演变,都离不开作曲家的创新。作为演出场所,想要在历史中留名,除了辉煌的建筑和优秀的声学条件以外,更重要的其实是当时首演的作品。这正是维也纳金色大厅、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纽约卡内基音乐厅、巴黎香榭丽舍剧院等闻名遐迩卓尔不凡的原因之一。亚洲的演出场所同样如此。三座日韩的殿堂级演出场所相继在2016年迎来庆生,当代作曲家都是它们庆典活动中的主角。

  
新老建筑委约创作
  亚洲的表演场所,较之西方同行,历史普遍较短。虽不能像欧美的音乐厅那样以上演维也纳古典乐派或者浪漫主义时期的作品为荣,但也殚精竭虑地在周年纪念场合,尝试委约新作。就2016年而言,有两家机构极具代表性,分别是今年迎来建成30周年的日本东京三得利音乐厅以及在今年8月开幕的韩国首尔乐天音乐厅。
  作为30周年庆典,在现代音乐方面,日本东京三得利音乐厅8月的夏季音乐节中,谭盾指挥东京爱乐乐团上演了音乐厅主办的首届作曲比赛优胜作品,日本国宝级作曲家武满辙的代表作。与此同时,为了让音乐厅在音乐史中留名,音乐厅于2014年就委约英国作曲家马克-安东尼·特内基创作了一部新作。这部名为《乐》的为人声和乐队而作的大型作品,于今年11月12日在三得利音乐厅作全球首演,由日本指挥家大野和士指挥东京都交响乐团,联手东京小歌手合唱团、女高音米卡艾拉·考纳、日本顶尖女中音藤村実穂子及管风琴师,一同呈现大气磅礴之音。
  据特内基的乐谱出版商博浩介绍,此作演出时长为50分钟。作品由6首挽歌和1首舞曲组成,表达了对日本历经地震和海啸等自然灾害后的同情。前两个乐章分别描绘了发生在岩手县和宫城县的地震。第三乐章由两位女歌唱家带出,象征海底火山爆发,随后童声合唱团以“小星星”旋律加入,意在宽慰解脱。第四乐章为“三得利之舞”,起到调节作品气氛的作用。第五乐章“水面”是一首离别之歌,由女中音唱出根据日本17世纪剧作家近松门左卫门的诗句《曾根崎心中》改编的歌词。末乐章“福岛挽歌”是一首圣咏,童声合唱告慰福岛核泄漏和海啸中的亡灵。
  特内基的《乐》与首尔乐天音乐厅开幕的委约新作——韩国作曲家陈银淑的《星童之歌》有着异曲同工和不约而同之妙,两者皆为大编制,使用了童声合唱团和管风琴,表达普世关怀。
  8月19日,位于首尔松坡区的乐天音乐厅开幕。由日本声学设计师丰田泰久设计,韩国百货业巨头乐天兴建的2036座的乐天音乐厅,是韩国第一座采用葡萄园布局,也就是观众席围绕舞台由低向高顺势环绕铺开的现代格局音乐厅。开幕音乐会由郑明勋指挥首尔爱乐乐团献演贝多芬《莱奥诺拉第三序曲》、陈银淑新作《星童之歌》世界首演,下半场用圣-桑《第三交响曲“管风琴”》为音乐厅管风琴“开嗓”。
  《星童之歌》乃受乐天音乐厅委约创作,采用童声合唱团和大型男女声合唱团,外加管风琴。作品演奏时长为40分钟,以“星尘”为线索,延续了陈银淑对宇宙和自然主题的偏爱。洋洋洒洒的12个乐章,集结从巴洛克到现代的诸多欧洲诗人与宇宙及自然有关的12篇冷门诗赋,绘出宇宙万象的博大精深以及人类对宇宙的不懈探索。第六乐章《球中球》,引自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珀西·比希·雪萊的著名诗篇《被解放的普罗米修斯》。在这一乐章中,陈银淑尝试用音乐描绘远古神秘的开天辟地之力。乐团、合唱团和管风琴齐鸣,发出的强大音墙扑面而来,震慑人心。
  
现代“菜单”全面开花
  与三得利音乐厅及乐天音乐厅不同,位于韩国南部光州的亚洲文化中心在举行一周年纪念时,开出了丰富多彩的现代作曲家菜单,全面开花。
  光州是韩国南部全罗南道的地级市,却在韩国的政治进程中举足轻重。1980年的“5·18”事件是市民自发的示威游行,即发生在光州市中心全罗南道省政府大楼前的广场,打响了韩国形成如今民选总统格局的第一炮。在经过大量民调和征询工作后,当局决定在广场上营造一座现代化的大型文化中心,以配合光州打造亚洲文化枢纽的目标。历经十年建设,光州的亚洲文化中心(ACC)终于2015年11月份低调开业,但却马上遭遇班子的集体撤换。新领导班子于2016年春组建完成,11月24至27日,中心举行隆重的一周年庆典。
  亚洲文化中心直接隶属于韩国文化部,作为韩国首都首尔以外惟一的国家级演出中心,拥有巨大的体量和规模,下辖6座剧场以及图书馆、儿童娱乐中心、展览中心、创意中心和文化交流中心六大部门,占地14万平方米,一周年庆典活动更是包罗万象。不过由于法规,光州的新建建筑均不能超过“5·18”纪念塔的高度,整个文化中心是在广场上掘地三尺营造而来,从地面看缺乏吸引力,简直和停车场无异。因此,这一建筑群的周年纪念之重,便全放在表演艺术领域。为此,文化中心开出主题为“亚洲交响乐”的一周年庆典,旨在将来自世界各地的现代作曲家及其作品荟萃于此,上演一台现代音乐的盛会。鉴于现代音乐常给人不接地气之感,如此大张旗鼓地用当代音乐庆生,不得不说是冒险之举。
  “亚洲交响乐”的策划是亚洲文化中心表演艺术部门总监金姬廷。金姬廷身兼作曲和戏剧导演双重身份,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跟随乔治·克拉姆学习作曲,获音乐硕士和博士学位,随后在哈佛大学读的博士后。身为作曲家,她希望用鲜活的当代音乐而不是在博物馆里陈列的古老作品来为文化中心庆生。为此,她联合国际现代作曲家协会(ISCM)在全球范围内举行作品征集,并由该协会的韩国分会举办国际作曲比赛,吸引到不少年轻作曲家参赛。此外,作为金姬廷的朋友,不少作曲家也受邀带着作品前来。整个庆典活动有点像现代作曲家的个人邀请展,金姬廷就是策展人。
  策展的元素在开幕音乐会中尽显。由金勇恩指挥光州交响乐团出演的开幕音乐会,上演了征集的五部作品:韩国女作曲家协会会长朴永南的《阿里郎幻想曲》,格莱美大奖获得者、美国作曲家麦克·道蒂的《美国哥特》,德国作曲家格哈德·施塔布勒的《月和昴宿星》,中国作曲家张志亮的《云佩》和韩国作曲家郑宋杰的《孤吼》。整个四天的活动中,还有法国作曲家阿兰·高散、美国作曲家乔·霍夫曼、德国作曲家格哈德·施塔布勒、新加坡作曲家何仲实以及香港作曲家陈锦标、台湾作曲家潘黄龙和赵菁文等的作品。他们带来的音乐家或演奏团体包括竹笛演奏家张维良、香港创乐团、台湾小巨人丝竹乐团、日本当代合奏团。作曲家们把自己的作品编配成适合这些器乐组和的版本,比如乔·霍夫曼便把为张维良竹笛乐队创作的《我生命中的笛子》改编成弦乐队与竹笛独奏。
  四天的演出琳琅满目,有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5位作曲家和200多位演奏家、歌唱家参与其中,以全然不同于内地现代音乐生态的视角,勾勒出一幅现代音乐蓬勃多彩的瑰丽图景。光州的百花齐放或与东京或首尔的一家独大形成鲜明对比,但都在述说:剧场之力,还需用作品来立。双方和谐共生,方可源远流长。
  唐若甫
  图片来源/Ick Heo、ACC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