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改编出好的民族合唱作品?
  发布时间:2017-04-05 14:0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在广西、云南、贵州等少数民族聚集的省份、自治区,多声部民歌、民族音乐的丰富性为民族合唱作品的改编、再创作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广西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专职作曲、青年作曲家曾令荣近年来在这方面进行了较多探索与尝试,他与记者交流了关于改编、创作民族合唱作品的一些经验和方法。

    说好故事 竖好形象
  曾令荣把自己改编创作的经验总结为三点:结构布局里的音乐故事,乐思发展中的音乐形象,技术手段里的音乐逻辑。
  大部分的民歌、民间民族音乐都有着传说、民间故事、风俗传统等内涵,曾令荣说,他改编所运用的很多素材都来自民歌或民族音乐元素,这些民族音乐元素之所以能够流传到现在,除了好听,有时候是因为音乐描绘了一个场景、讲述了一个故事、呈现了一个很美的画面,其具象化的内涵使其可以在民间代代相传。改编为民族合唱作品的过程中,发展音乐的同时还要放大背后的内涵,充分展现音乐与文化的魅力。他常用的做法就是会把音乐背后的故事构思一个完整故事情节,再根据故事发展的线索冠以一个个小标题,改编或创作过程中,让作品的曲式结构与音乐故事的小标题结合在一起。比如他2014年至2015年改编创作的合唱作品《喜鹊登枝》,是2015年国家艺术创作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音乐作曲)资助项目《嫁给山歌》(一组广西民族合唱作品创作)中的一首,作曲黄朝瑞创作的原曲是一个简洁的二段体歌谣,分别是一慢(约会主题)、一快(迎亲主题)两个音乐主题,旋律结合了广西壮族与瑶族音乐元素创作而成,约会主题从音乐感觉上来说较为横向,迎亲主题相对纵向,两个主题在旋法上都用到了同名大小调的调性对比。在这个基础上,曾令荣根据歌词的叙事特点,用讲故事的方式来完成作品的结构,故事的情节大致设定为“约会、迎亲、喜宴、洞房”,音乐结构为ABA的再现三部曲式。
  他表示,每个音乐故事、每个段落有自己的音乐形象,整个主题要紧扣音乐形象,既为谋篇布局服务,也为每个细节服务。有了“形”,织体什么时候要浓一点,音响什么时候要淡一点,张弛有度、音色运用都要符合音乐形象。改编还是创作,技术都是为作品服务的,音乐手段不要堆砌,手法在精不在多。和声运用上要贴合作品风格,织体运用符合音乐发展逻辑,即便是衬词的使用,哪些地方用,用什么衬词,都很讲究。
  谋篇布局 力求“神似”
  在素材的选择上,他偏爱于选择篇幅短小、特点鲜明、可塑性强、好听易记的音乐元素,这样改编出来的合唱作品拥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对于篇幅较大、拥有精彩部分的作品,他会反复吟唱找出其亮点,比如一句有趣的乐句,一个小的音乐动机,调式调性的音乐特点,都可以找到精彩、经典之处,为改编“谋篇布局”所用。有时候某一个单独的原型不是特别好用,不一定适合音乐发展的需要,他会在充分熟悉的基础上“打碎”好几个原型,再把零散的部分重新组合。他始终坚持的一个组合原则是不一样但要“神似”,组合好之后拿去给当地人听,他们还能听出来是自己本民族或本地的东西,但又是在他们接受范围内的。
  扬长避短 改编得当
  由于合唱作品都要为合唱团所唱,创作时必然要考虑所唱合唱团的类型、音域、声音特点等。曾令荣表示,如果是为某个或某类合唱团所创作,放大合唱团优点、避免缺点是根本。合唱团声音是明亮的、还是比较容易融合的?有没有特别突出的声部或领唱?这都是要考虑的,如果有,作品中要设计让他们展示的部分。往往在结构布局的一开始就要考虑这些问题,根据合唱团的音域、声音进行调整。
  要做到这些,熟悉合唱团是创作者必须要做的工作。曾令荣建议,最好能多次跟随合唱团排练,如果没有机会,就要反复聆听、研究合唱团演唱过的作品,与指挥、指挥助理、声部长和团员进行深入沟通交流。创作和改编,了解合唱团都是必不可少的。
  本报记者 陈茴茴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