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民乐讲述北京故事北京民族乐团成立两周年
  发布时间:2017-09-19 10:1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9月10日晚,《追梦京华》北京民族乐团成立两周年民族音乐会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上演。于2015年9月10日正式组建的北京民族乐团,隶属北京演艺集团,是全国首家企业化运作独立法人的民族乐团。音乐会正式开始前,北京演艺集团总经理吴然代表北京民族乐团为作曲家赵季平颁发聘书,聘请赵季平为北京民族乐团艺术顾问及艺术委员会主任,共同将北京民族乐团打造成全国高水平专业院团。

    找寻记忆中的北京文化
  当晚也是大型民族管弦《追梦京华》的首演,该项目为“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舞台艺术创作资助项目”,这是北京民族乐团成立以来首部委约创作的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由指挥家、作曲家关迺忠改编自其创作的二胡协奏曲《追梦京华》。作品围绕“用音乐讲述北京的故事”这一创作理念,追忆北京的历史、展示北京的文化。改编后的作品在原有的四个乐章“闹春”“夏夜”“金秋”“除夕”的基础之上增加了第五乐章“新春”,二胡的主旋也巧妙的分配给了不同乐器。在指挥家张列的执棒下,主题鲜明的五个乐章淋漓尽致地展示了北京城四季分明的景致,让听众们在音乐声中找寻记忆中的北京文化,感受作曲家对老北京的思念情结。
  9月11日上午,《追梦京华》民族管弦乐作品暨北京民族乐团发展与规划座谈会在京举行,业内专家、学者分别对北京民族乐团的发展提出宝贵建议。
  团长李长军首先介绍乐团成立背景、发展方向、人员构成以及存在困难。“还记得刚成立第一场音乐会,没有服装,只能淘宝购买,没有自己的作品,还要借乐手、借大件乐器。”李长军回忆两年来,乐团绞尽脑汁、开足马力寻求各种发展,目前形成两个重头戏:元旦音乐会和乐团成立周年音乐会。
  李长军介绍,两年来,乐团一方面坚守传统,一方面不断创新。“我们参与2016年北京现代音乐节,推出声光电结合《乐话北京》,还有融合了戏曲、民歌的音乐舞台秀《弹琴说爱》,《五行》情景音乐会,《土地的吟诵》现代民族音乐会以及原创打击乐儿童剧《寻找最后一滴水》。”
  目前,乐团在人员构成方面,还有需要克服的困难,人手问题较为突出,部分兼职人员存在不稳定性。李长军希望“借人”的情况可以尽快得到解决。
  幼苗展现勃勃生机
  作曲家赵季平表示,成熟的乐团要有成熟的演出季,要积累曲目库。乐团成立两年,从当晚的演出可以看出,骨干力量已经形成了。但确实要尽快解决“借人”的问题。他认为,北京民族乐团的发展空间巨大,“这颗幼苗已经展现勃勃生机,各方都要给予支持”。 
  打击乐演奏家金纪广表示,自己对这个乐团非常有感情,更是直言他们两年前“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起步非常不容易。“乐团的演出虽然有瑕疵,但我们要更多的看到闪光点。”指挥家张列告诉记者:“对乐团来说,两岁是刚起步,乐团需要多听取各方的意见。学生毕业进入乐团,变成演奏员,需要时间历练,我们要为他们提供机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强大。”
  二胡演奏家陈军感慨,北京民族乐团始终处于市场检验下,很不容易。乐团的定位围绕“北京”二字,既有特点也不容易。二胡家宋飞说:“一个职业乐团,团员需要磨合形成自己的乐风。如果总借人,必会影响乐团的乐风形成与稳定。希望领导能重视乐队编制问题的解决。”宋飞还建议,乐团未来还应该争取专属排练场、剧场,这对乐团形成自己固定的声音很重要。
  “把握‘京味儿风格’不变,很难得。北京民族乐团应该守住这个优势。”指挥家何建国表示,从这次演出来看,北京民族乐团有“弯道超车”的趋势。“我们是精神领域的服务者,要给观众满足感,我觉得这点乐团做到了。”何建国建议乐团从声部、乐器、场地细节进行分析,最好有一个驻团指挥,形成排练纪律,便于管理。
  作曲家刘青认为,北京民族乐团是“有根基的创新”,所有音乐会、作品都有立足点——北京文化。这使得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不陈旧,而他们也将传统东西做出了新意。“北京民族乐团走出了一条只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既然独一无二,就不要和别的乐团比,不要遁入老模式,背上沉重的包袱。”唢呐演奏家牛建党建议。
  北京演艺集团总经理吴然听过各位专家的发言后表示:“乐团从25人到45人,完全是独立运营,这很不容易。今年考核,乐团实现了不亏损,让人惊喜。两年间,乐团有一场演出卖到16万,‘有效对接市场’,乐团做到了。”
  本报记者 孟绮 陈茴茴
  北京民族乐团/供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