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中国交响乐从初啼到繁荣
  发布时间:2017-05-31 09:1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在今年第34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的开幕音乐会上,上海交响乐团再度扛鼎,献演其向中国音协主席、作曲家叶小纲委约的交响组曲《敦煌》,遥望灿烂辉煌的丝路文明。

  虽然这只是上海交响乐团向叶小纲委约的第3部作品,但却凝结着几代上交人坚守在缔造中国交响乐精品道路上的智慧和结晶。100多年前,国人通过交响乐这一舶来品叩开了西方古典乐的大门;而今,无数西方观众又借助这扇门,领略起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从工部局乐队再到如今的上海交响乐团,为世界音乐宝库注入中国元素,是上交人前赴后继、代代传承和共同努力的指引。
  中国交响乐创作的萌芽
   早在工部局乐队时期,曾任柏林爱乐客席指挥的布克以及意大利钢琴家、指挥家梅帕器两位重要人物的先后上任,不仅为上海乃至整个中国和远东地区输入了国际化的乐队建设标准,也促使了中国交响乐创作在那一时期的萌芽。
  布克和梅帕器除了将贝多芬、莫扎特、海顿等古典音乐巨匠引入中国外,还积极指挥乐队演奏当时20世纪的新曲目,如斯特拉文斯基《火鸟》、拉威尔《鹅妈妈》、格拉祖诺夫《斯拉夫节日》等,让上海的音乐环境和潮流与欧美保持同步。甚至有媒体报道:“如此高配置、高频率的音乐会,已经能与柏林音乐会指南的每周音乐会安排相提并论。”
  工部局乐队的开垦,直接推动了中国本土的音乐创作。一部部优秀作品相继涌现,创造出属于那一时期的音乐繁荣:1930年,乐队中首次出现中国曲目,作曲家黄自的《怀旧》;1933年,工部局乐队举行了《大中国之夜》音乐会演出整场中国曲目;1934年,乐队世界首演了本地意大利作曲家洛夫雷格利欧的交响诗《幽灵》;1935年,录制了作曲家黄自的《都市风光幻想曲》,这也是我国第一首为电影配乐创作的器乐作品。
  有一位作曲家不得不说,那就是阿龙·阿甫夏洛莫夫。这位“半路出家”的中国通,在中国开始了自己的音乐创作历程,用音符展现自己对于中国文化的挚爱。交响诗《北平胡同》便是阿甫夏洛莫夫生活在上海期间的代表作,他从上海弄堂遥望北平胡同,夹杂着对中国这片土地上每一缕风土人情的回忆,作品于1933年5月由工部局乐队首演。上个月刚在台北举办的“海派文化艺术节”期间,上海交响乐团时隔80余年,再度奏响该作,回味依旧,也显露出音乐事业的薪火相传。
  有意思的是,这首《北平胡同》让日后成为新中国第一位指挥家的黄贻钧首次“触了电”。在黄老80岁时所写的回忆录中这样写道:“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交响乐合作,时隔近六十年,有些情景仍历历在目……我眼看梅帕器,心数休止小节,待到中国大鼓进入时我有点紧张,没有打在点上,不合拍!但梅帕器没对我瞪眼。再练时我急中生智,眼紧盯着指挥,心数休止小节不使有误,再加上耳听音乐,待到中国大鼓进入时我终于打在点上,合拍了!梅帕器面露笑容,朝我直点头表示赞许。”
  坚持演绎中国作品,成了黄贻钧指挥的上海交响乐团在新时期的重要任务。中国交响事业迎来了真正的崛起,上海交响乐团不断扩大演奏曲目和增加中国作品的上演比例,较以往更为注重演出和推广中国当代作曲家的作品。至此,上交掀起了一场空前的委约高潮。朱践耳、阿克俭、瞿维、郑德仁、刘敦南、梁寿祺、马培元等扛鼎人物赫然在列,大批优秀的委约作品相继涌现。他们立足于传统,并借鉴西方技法,在现代的艺术语境中创造性地运用新的音乐语言,赋予传统民族文化新的思想内涵。
  开启委约创作3.0时代
   在上海交响乐团的众多委约中,不得不提驻团作曲家朱践耳。如今年已过90高龄的朱老,靠着卓越的创造力和坚定的信念,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创作出11部风格各异的交响曲,令无数晚辈敬佩。
  朱践耳致力于西方作曲技法和中国传统文化、音乐思维、语言风格的有机结合,并在作品内涵的深刻性和题材的广阔性方面不断开拓、自我超越,形成自己的创作特色,独步乐坛。他在创作时甚至时常会考虑乐队和指挥什么时候翻谱子方便。他身上那股对音乐的执着,引领着每一位上交人开拓进取。几乎指挥过他每一部作品的指挥陈燮阳曾说:“他的一生全都用在音乐创作上了。”
  此后接棒上交的余隆,延续着前辈们传承至今的精神和传统。尤其是2009年后,上交站在国际的高度和视野来拓展委约创作的版图,通过与全球作曲家的合作、国内外乐团的接力演绎、中外艺术家的自主传递,探寻和凸显具有中国文化魅力及自信的艺术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深度传播,开启委约创作3.0时代。如上交与纽约爱乐联合委约的《甜美的早晨》,先由纽爱进行全球首演,再由上交亚洲首演。两团携手开创的“合力”,迅速增加了上交在国际上的曝光度和影响力。该作的总谱也经由国际音乐出版巨头G.Schirmer出版,从而进入全球各大职业乐团的视野。
  环环相扣织乐网
    环环相扣织乐网
   就在中国音乐人砥砺推进的同时,如何让全球的知名乐团、作曲家和艺术家,共同参与进来,成为推动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的“使者”,是近几年上海交响乐团带着对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更深层次的思考,积极探索和尝试的一个着力点。这其中,作曲家、艺术家、乐团,环环相扣,共同织出一张覆盖全球的中国文化网。
  第一环,邀请全球范围内当红的作曲家创作具有时代气息、饱醮中国文化浓墨的世界级新作。在广邀叶小纲、陈其钢、许舒亚、邹野、赵麟等中国作曲家奋笔创作之余,上交也在积极为“中国作品”挖掘“洋写手”。如多次横扫格莱美奖、奥斯卡金像奖和普利策奖的作曲家约翰·科里亚诺(《甜美的早晨》,2010);将国球元素融入音乐创作的美国新锐电子音乐作曲人安迪·保秋(《乒乓协奏曲》,2015)以及去年亮相上海夏季音乐节、被誉为世界上最有潜力的青年作曲家之一的法齐尔·萨伊(《中国狂想曲》,2016)。他们各自带着思考,以跨文化的视角描绘和演绎对于中国文化的独到理解。不仅收获了中国观众的掌声,也赢得了世界观众的瞩目。
  第二到N环,借助国际“朋友圈”,延伸传播半径。随着上交与纽约爱乐乐团、北德广播易北爱乐乐团、悉尼交响乐团、墨尔本交响乐团等知名乐团合作的日益加深,让中国文化的传播,从原先的中国乐团“单枪匹马”发展到国际伙伴的“组团前行”。与此同时,马友友、文格洛夫等一批享誉世界的艺术家的加盟,进一步延长了中国文化传播的半径。在去年举办的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中,组委会专门设置了“最佳中国作品演绎奖”,此举便是吸引国际一流评委、各国参赛选手主动接触、了解和关注中国作品的绝佳途径。而随着比赛的持续举办和推进,主办方意在将“中国作品”固定成为国际赛事的一个门类,激发作曲家创作热情的同时,加速国际传播。
  一个打通了上游创作和下游传播,具有“国际范儿”的平台正在日益完善。可期的是,上海交响乐团正成为中国声音走向世界的枢纽。中国音乐创作从初啼到繁荣,走过了一个世纪,这条路在几代人的努力下,还将继续。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