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乐团生存实录
  发布时间:2017-04-13 14:54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编者按:近年来,不少企业家开始将目光投注于音乐,一支支民营乐团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民营资本进驻乐界,为中国音乐市场带来哪些改变?它们自身2009年,贵阳交响乐团成立。这支民营交响乐团,为中国后续成立的民营乐团首开先河。一些酷爱古典音乐的资本家不是嗅到了文化强国背后蕴含的前景,就是希望把理想和爱好变成现实,纷纷大举进入乐团这个往日只有公家才敢涉足的领域。这些资本家将商界和金融界的经验投入到古典音乐产业,将经营企业的心得融入培养一支乐团。大浪淘沙后,大部分乐团在高调开幕后都销声匿迹了,或者沦为“久石让电影音乐乐团”。少数民营资本坚持下来,成就了古典音乐产业所有制形式的百花齐放。的生存状况又如何?本报将连续两期关注民营乐团,本期为交响乐团篇。

    承包乐团专业户
  对于陈捷来说,古典音乐是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他的大部分周末不是在高尔夫球场,就是在音乐厅里度过。作为美国杜克大学的校董和中国股市的弄潮儿,他在上海外滩边上的办公室,不打开窗也能看到黄浦江,这既是实力的象征,也是对海派文化的热爱。
  2014年,他把爱好变成职业,或者说是“美好的负担”,与指挥家高健一起成立了上海大地之歌室内乐团,首演音乐会于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举行。乐团的开幕发布会,虽然邀请了沪上几乎所有的音乐记者,但实际参加发布会的只有两位,工作人员人数都比记者多。或许,这恰恰说明了室内乐在国内低迷的受众,也预示着走室内乐这条路的艰辛。
  大地之歌室内乐团具体的分工是高健担任乐团艺术总监;陈捷甘为幕后,担任董事,实则为乐团核心,说白了就是“找钱”;另一位骨干周畅带着一两位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志愿者,承担起了从印刷海报、推送微信到卖票的大量零碎工作。乐团名义上的注册地在市郊,因为那里租金便宜,实际的中枢神经在上海音乐学院,大部分排练也都是在校园内进行。民营乐团必须时刻控制支出,成本分摊是一门大学问。
  作为乐团背后的实体,上海大地之歌室内交响乐团有限公司承担着经营乐团的重任。一说到经营,艺术理念和商业操作的矛盾就会体现。起初,高健对乐团的规划是每个月演8场,每套曲目按照国外的惯例演2至3场,一年维持近百场的保有量,这样乐团的水平才会有所进步。在2014-2015乐季也就是乐团的首个乐季创下80场的记录后,这一理念后来越来越难以实现。
  在陈捷的商业规划中,即便是一支民营的乐团,也是无法单独靠票房养活自己的,惟一的生存之道就是包场。为此他算了一笔账:“上海的演出场所,场租动辄好几万。经验告诉我们,50-120元区间的音乐会票最好卖。这样的话即使全部卖完,算上演出费和场租费,还要按照公司而不是非营利机构的比例缴税,根本无法回收成本。现在对乐团每年的投入达到7位数,我们一直在探索政府支持,走低价票房路线的乐团,这条路是很难走下去的。”
  民营乐团的操盘手们大多握有大量商业及其它资源,这些资源可供乐团调配一阵子,也就是包场,比如陈捷手中就有数家银行客户资源,大地之歌室内乐团承接包场的客户包括地方商业银行等。但单纯依靠个人关系来拉包场不具可持续发展性,因为没有企业愿意长久支持一支无名的乐团,或者只支持一支乐团。“八项规定”以后日益减少三公开支,包场越来越少。2015年8月以来的股市缩水也让陈捷忧心忡忡。
  2016年,乐团经过一年蛰伏期,于2017年东山再起,把整年演出场次下调至每月2场,来自星期广播音乐会的采购部分解决了乐团的包场营收,财政趋于稳定。不过在陈捷眼中,一支良性发展的乐团要走高档路线,以包场为主,同时举办音乐比赛,开设培训班,要在火热的教育培训市场尤其是二三线城市分得一杯羹。他把在经营大地之歌室内乐团上摸索出的经验投入实战,于2015年在南京承包了爱涛交响乐团,乐团于同年10月19日首演,旗下设有音乐厅和钢琴艺术中心。在表演艺术的新热土南京,陈捷已然布下了“八卦阵”。
  培养天使的基金
  火热的培训市场,巨大的音乐教育产业,催生了无数音乐培训班,也把金融家蒋鸣月“拉下水”。2011年,上海长宁区发改委的一位领导找到她,希望她为上海长宁区古北地区的高级住宅区黄金城道做一套大众化的音乐活动,策划一套可以落地的项目。蒋鸣月花了一个多星期和作曲家朋友陈牧声写好策划方案,请到指挥家汤沐海出任艺术总监,于是就有了“音乐小天使”的雏形。
  简而言之,“音乐小天使”并不是一支乐团,而是一个年轻音乐才俊的培养计划,始于2011年7月。在这个计划中,以汤沐海为首的艺术委员会甄选和发掘天资聪慧前途无量的青少年音乐学生,并赋予他们与一流交响乐团和国际级音乐家同台表演的机会,还有海外巡演。作为计划的“副产品”,有一系列义演和包场、比赛和演出,大大丰富了古北地区的文化生活。无论是艺术委员会主席汤沐海,还是成员诸如小提琴家黄蒙拉或者宋思衡,都分文不取。音乐家中不乏蒋鸣月的理财客户,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
  2011年至2014年,“音乐小天使”以青少年音乐比赛的形式运行了4年,2015年放弃比赛模式,改为优才计划,培养下一代。计划最初的主办方中有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因为蒋鸣月是中国银行的VIP客户,也是位于上海陆家嘴的中银大厦52层的银行家俱乐部的常客。头3年,“小天使”推出音乐表演26场,高端音乐培训二场,专题音乐排练10场,演出场地不乏游艇会、外滩23号、国际会议中心这样的高端场所。
  后来随着蒋鸣月的资产发生变动,中国银行在赞助了两年后退出,改为星辰银行赞助,随后则是交通银行。2015年以后,“小天使”失去了最后一个赞助商后,她开始自掏腰包,通过旗下的上海禾乐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每年以100-150万元的投入维持计划运行。因为汤沐海的缘故,上海爱乐乐团每年会参与到“小天使”中,在上海音乐厅或是东方艺术中心与优才计划的入选者同台演出。对于蒋明月而言,看到这些孩子们能与汤沐海这样的大师和上海爱乐乐团这样的一流乐团合作,是自己最大的满足和心愿。
  相较于古典音乐或者交响乐团界的民营资本,“小天使”并不是一个商业项目,而是纯公益的慈善活动。这个项目发展至今已经6年,也没有商业模式,更谈不上盈利或者回本。有些人对她这种不计报酬的投入产生过疑问。对此,低调的蒋鸣月始终拿汤沐海的一席话作为她自己的回答。
  “我曾经经历了很多很多的沧桑,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风风雨雨中度过的。那时候我非常可怜,很需要帮助。但是我用自己倔强的性格、信念和追求,在参加指挥比赛得到卡拉扬帮助后取得了今天的成就。人的一生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我一直觉得儿童是我们的希望,他们一定需要很多很多的帮助。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爱心献给孩子们,用我们一生积累的经验来帮助孩子们。我希望我们这个比赛能够成功,我希望能够发现真正的音乐小天才,我们共同在舞台上演奏美好的音乐。”
  2015年,蒋鸣月与崔永元创立的致力于乡村教师“爱飞翔”携手,在上海连续两年推出爱飞翔慈善音乐会,作为“小天使”的出口和落地,以期更高的格调。在普遍缺乏商业价值,连风投界的天使基金都懒得光顾的古典音乐界,她用培养天使的基金,不求回报地传递着音乐和爱。 (未完待续)
  唐若甫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