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琵琶上滚出太极艺术
  发布时间:2017-04-05 10:48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浦东派琵琶艺术就是以左手十宣穴和右手四缝穴这两个基点,在琵琶上滚出的太极艺术,演绎着圆点文化的经典。”3月27日,浦东派琵琶艺术第七代传承人林嘉庆,在中央音乐学院主讲《浦东派琵琶艺术》讲座。林嘉庆的父亲,琵琶演奏家、浦东派琵琶第六代传人林石城在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了多年的浦东派琵琶。在父亲半个世纪的言传身教下,林嘉庆对浦东派琵琶艺术有颇深的感悟,在讲座上他为大家分享了浦东派琵琶艺术这一文化大餐,同时也披露了一些浦东派琵琶艺术的门道细节。

  懂琵琶也懂中医
    琵琶艺术大约经历了千年的“默会知识”阶段,留下的多为听者的感受,如白居易的《琵琶行》,却几乎没有留下如何弹奏的只字片言。所谓“默会知识”,包括思维模式和“诀窍”,是一种经常使用却不能通过语言文字符号予以清晰表达或直接传递的知识。直到明末清初,琵琶艺术才渐渐出现文字资料。浦东派历史上有三套古谱,《鞠士林琵琶谱》、《陈子敬琵琶谱》、《养正轩琵琶谱》。由于指法技巧变化在琵琶谱中难以记录,所以,这三套古谱都只不过是“明码”,大量的“暗码”部分,甚至是默会知识就只能靠跟随传人一点一滴地慢慢学。
  “饱含中华民族文化底蕴和具有中医特质是浦东派琵琶艺术的特有性质,也是它区别于其他琵琶艺术的基本标志。”林嘉庆介绍,浦东派琵琶艺术与传统哲学、中医文化、饮食文化、书画文化、弓箭文化、武术文化、大钟文化、喜庆文化等传统文化有着广泛而紧密的联系;浦东派的三大要素,也是其内核:一是左手十宣穴部位按弦,二是右手四缝穴前端弹弦,三是琴执左腿上。在两百多年的传承中,曲目在变,技巧在变,唯有这三个内核始终如一,并且已经形成技巧丰富的琵琶演奏体系。
  从鼻祖清朝乾隆年间浦东南汇人鞠士林到第六代传人林石城,浦东派琵琶艺术的历代传人,都是中医郎中。林石城在到中央音乐学院任教之前是中医,在中国医科大学读了九年,五年学中医,四年学西医,毕业后获得全国仅有的300名甲级医师资格。浦东派琵琶艺术在中医郎中之间流传,他们有共同的文化基础,共同的职业背景,共同的兴趣爱好,还有直接用到中医知识。
  林嘉庆介绍,中医把手指指纹隆起部位叫指肚,指肚到指甲又分两部分,靠指肚侧叫指目,是中医切诊号脉的地方,靠指甲侧叫十宣穴,就是常人说的指尖端。浦东派琵琶艺术左手就是用十宣穴按弦,同时强调呈圆形。十宣穴按弦的好处是可以事半功倍,而且四个手指都可揉弦,且揉弦的左右摆动幅度很容易相等,不然摆幅不等就很难听,浦东派叫“抖抖病”。林嘉庆现场指导一位琵琶专业的学生改用十宣穴按弦,演奏可以听出明显变化。右手以手指关节运动为主,基本不动手腕,更不动手臂,强调第二指关节运动,第二指关节的分界点正是四缝穴,四缝穴前端这样的动作带来了精准的触弦。没有手腕大幅地摆动,就限制了角度的随意性,方向性也固定下来。十宣穴和四缝穴是用了中医的方法准确无误地记录弹琴的要领。此外,浦东派为了提升发音效果,一直延用古老的琴执左腿上,而不是放在两腿之间。琴执左腿既是小开门的结果,也是最合理的弹琴方式。强调以最小幅度的运动弹出最好听的声音,是浦东派一直追求的理念。
  浦东派中见老庄
  “当思想渊源条件、社会背景条件及生活环境条件都备齐后,浦东派琵琶艺术的诞生就水到渠成了。”林嘉庆说。两百多年前,活跃在浦东南汇的“正一派”道教音乐分化出一个民间器乐班队叫鹤器班,后演化成清音班。清音班分为门图清音班和白相清音班。门图清音班的乐手们以务农为主,遇乡邻有婚丧之事,应邀作礼仪演奏,收取一点费用,乐手们把门图清音班视为第二职业。白相清音班则不同,一般由医生、教师、理发师、店员、匠人等组成,自娱自乐,切磋技艺,乐手们把白相清音班子视为艺术交流的平台。他们坐奏于农家客堂和舞台,不收取任何费用。浦东派几代传人正是白相清音班里的高手。明代的审美文化偏好简洁精巧,朴实高雅,挺拔稳重,注重细节。清代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作了大量的总结。在这样的文化繁荣背景下,浦东派琵琶艺术也就应运而生。
  浦东派琵琶艺术历经两百多年,还传承着完好无损的演奏体系,是有史以来琵琶艺术中流传时间最长也最完备的派别,这一现象不是偶然,而是有其文化使然。早在战国时期,老子在《道德经》里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还说:“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浦东派琵琶艺术从音乐要素的实质及变化上去把握音乐形象的“道”,达到“乐与饵,过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的目的,就是让音乐使过路的人为之停步,用言语来表述大道,是平淡而无味的。林嘉庆介绍,《道德经》是浦东派琵琶艺术的文化思想依据,浦东派力求练习时能让过路的人听起来为之留步。庄子继承了老子法自然的哲学体系,把老子的“道”及其自然性落实到人生哲学和美学观念上,从“道法自然”出发,以自然天真作为美的最高追求。浦东派琵琶艺术吸取庄子思想精华,每一首曲目每一次演奏都力求做到:情真、景真、事真、意真,就是要通过各种音乐要素编织出强烈的反差来表现活生生的世界。
  浦东派中有太极
“太极”一词,出于《庄子》:“大道,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易经》有: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物极则变,变则化,所以变化之源是太极。在太极思维方法中,会把两个对立面协调在一体,其运动规律是此消彼长,阴进阳退,阳进阴退。浦东派的《霸王卸甲》,霸王与卸甲对立统一。在众多版本的《霸王卸甲》中,只有浦东派的《霸王卸甲》始终贯穿着太极思想。全曲,前半部分表现霸王的霸气十足,豪情横溢,战无不胜,所向无敌,与后半部分表现霸王的士气低落,慷慨悲歌,溃不成军,败逃卸甲形成对立统一。第三层鼓角甲声,逃跑和追兵的卸甲声与鼓角声形成对立统一。第四层逃追中的马直奔与急拐弯又形成对立统一。还可以反复变化地演奏,通过层层叠叠地分化,彼此消涨不断地变化,把楚霸王兴衰过程的音乐形象生动地再现出来。
  林嘉庆认为,没有所谓传统琵琶和现代琵琶之分。中华文化可以理解为圆点文化,西方文化可以理解为十字文化。十字文化在时间上有起点没有终点,在空间上没有围墙。圆点文化在时间上有六十花甲,重复轮回,无始无终,在空间上有长城、城墙、院落。圆点文化在浦东派琵琶艺术中也直接体现出来,以左手强调呈圆形为例:手指按音时很方便地调节力度和左右揉弦推拉,这样就弹出水滢滢透亮玉珠般的声音,创造出浦东派琵琶艺术感人动听的神奇效果,这种活灵活现的圆点文化,在浦东派琵琶艺术里还有很多。
  精、全、稀、纯的浦东派
    精、全、稀、纯的浦东派
  “在浦东派琵琶艺术的演奏体系中,无论弹什么样的曲目,都会通过艺术手法来挖掘反差素材,通过音乐语言来营造感人气势,都会有‘抖包袱’,使人听有所思,听有所悟,回味无穷。”林嘉庆说,浦东派琵琶艺术以丰富的表现手法,使演奏效果形象逼真,栩栩如生,表现出一种现实主义的音乐艺术风格。浦东派琵琶艺术的现实主义手法是直接模仿和间接模仿,通过音乐在情绪表达上的模糊性,把音乐要素不同组合编排起来,模仿接近现实的音响效果,使听众产生联想获得美的享受,激发听众内心的共鸣。如在浦东派的《霸王卸甲》中,“楚歌”的演奏是一代超越一代的结果,奔马的动态音响就是林石城超越前人的结果。林石城曾经反复强调,演奏要有生机。他演奏的曲目都“活”起来,《霸王卸甲》中鼓角甲声是在奔驰的马上发出卸甲声与鼓角声,那种奔马的节奏感表达得淋漓尽致。
  林嘉庆将浦东派琵琶艺术的艺术价值概括为四个字:精、全、稀、纯。精,即浦东派的基本指法精细,音乐处理精巧,演奏曲目精彩;全,即浦东派的基本技法完整,思想内涵丰富;稀,即浦东派的体系在琵琶史上罕见;纯,即浦东派是纯地道的传统文化产物,是不掺杂质的琵琶艺术。作为传承人,林嘉庆希望,浦东派琵琶艺术不仅仅是要从文化上认识,更要从科学原理上认识琵琶的演奏,让浦东派琵琶艺术有科学支撑。把琵琶艺术千年的默会知识、百年的文化知识,转化为永恒的科学知识,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国际音乐界的认可,才能通行于世界。本报记者 卢旸 文/摄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