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落时也相信音乐的美——访杜鸣心
  发布时间:2018-09-19 11:09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交响乐《青年》《长城颂》、交响幻想曲《洛神》《凤凰涅槃》、交响诗《对阳光的忆念》……”初秋午后的阳光下,杜鸣心在窗前抄写着他的管弦乐作品目录。整理出自己具有代表性且影响广泛的16部管弦乐作品,交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这是杜鸣心今年过完90岁生日后最重要的工作。

  门铃响起,杜鸣心知道与《音乐周报》约定的采访时间到了。他停下笔,起身到门口迎进记者,“请稍等,容我写完最后几字。”很快,杜鸣心手中拿着刚写好的作品目录坐在记者面前。随着记忆大门开启,往事如风涌出,越遥远越清晰,勾勒出他的人生轨迹:颠沛流离的童年,跌宕起伏的求学……聊起一路的坎坷泥泞,杜鸣心用得最多的词是“非常幸运”。

    无忧童年戛然而止

  1928年,杜鸣心出生于湖北潜江一个军官家庭,父亲给他取名明星。父亲杜源勋是国民党军队少校营长,驻扎武汉。杜鸣心幼年在武昌上学。由于父母都很喜欢音乐,年幼的杜鸣心可以在家中用手摇唱机,聆听经典戏曲、流行歌曲。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在1937年戛然而止。
  1937年8月,上海淞沪会战爆发。战争持续了3个月,是中日双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杜源勋率部队开赴上海前线。“父亲率队开赴抗日前线头一晚,带我和母亲来到汉口剧院观看荀慧生演出,那是我最后一次和父亲在一起。”第二天清晨,杜鸣心还没睡醒,杜源勋已回部队。
  “中国军人装备不如日本人,但是中国士兵非常英勇不怕牺牲,枪林弹雨也要往前冲。”这年深秋,杜鸣心和母亲接到父亲战死淞沪前线的阵亡通知书。家庭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节省开支,母亲带着杜鸣心从武汉回到老家潜江安定下来。1938年秋,武汉失守。杜鸣心又随母亲退到乡下。战乱中相依为命,迫于安全考虑,母亲无奈将儿子送到战时儿童收容站。杜鸣心随着从各个战区转移来的孩子一起辗转来到重庆,被分配在永川县战时儿童第二保育院,学习生活了半年。
  百里挑一选送育才学校
  1939年初,教育家陶行知在重庆创办“育才学校”,在后方各个保育院选拔一批具有一定艺术天赋的儿童进行培养。育才学校老师、歌唱家任虹带队来到永川县战时儿童第二保育院。保育院师生在食堂里举办欢迎会。音乐老师蒋荣英指挥孩子们演唱“流亡三部曲”。杜鸣心领唱《松花江上》:“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想到抗战牺牲的父亲,孤苦伶仃的母亲,杜鸣心不由得动情歌唱,声泪俱下,感动了在座老师。“音色不错,音准也很好。”任虹从杜鸣心的歌声中发现他的音乐天赋。由此,杜鸣心从第二儿童保育院400个孩子中脱颖而出,被选送到重庆育才学校接受正式的音乐教育。
  11岁第一次见到钢琴
  1939年10月,杜鸣心来到育才学校,第一次见到钢琴。育才学校建在重庆郊区北碚的凤凰山上。虽然地处闭塞山坳,陶行知却为孩子们搜罗来三架钢琴,并邀请作曲家贺绿汀、歌唱家任虹、作曲家任光等担任教师。“我幸运地来到重庆育才学校,贺绿汀教授我们认五线谱、视唱练耳、弹钢琴。那时候像我这样的穷孩子,别说弹钢琴,就是见到钢琴都十分不容易。”
  第二年,育才学校学生们在重庆举办音乐会。学琴刚一年的杜鸣心在音乐会上演奏了歌剧《自由射手》选段和一首钢琴小品。虽然是简单初级的演出,但是观众席中坐着周恩来、邓颖超、叶剑英、郭沫若、田汉以及国民党高级将领何应钦、冯玉祥等社会名流。也是在那个时候,杜鸣心给自己改名“鸣心”,“和父亲取的名字谐音,以此纪念父亲。取鸣心这个名字还有一层含义,就是我要用音乐表达感情、用音乐来写我的心,为国家服务。”1941年皖南事变后,育才学校迁至重庆江北,黎国荃、范继森等国立音乐院的老师为孩子们上课,马思聪也时常来学校教课。杜鸣心学习弦乐,并尝试作曲,创作了抗战歌曲《看谁功劳高》《新山歌》等。
  与贝多芬的学术奇缘
  1947年,育才学校在上海郊区复建。企业家曹石峻与夫人去学校参观,赏听了杜鸣心、杨秉荪的演奏,夫妇俩非常惊讶,当下提出请外籍教员拉扎瑞夫为杜鸣心每周上半小时课,并承担每次课5美元、一个月20美元的高昂学费。
  拉扎瑞夫是世界级的钢琴演奏家与教育家,是李斯特学生的学生。而李斯特是车尔尼的学生,车尔尼又是贝多芬的学生。“没想到我和贝多芬有这样的学术关系,真是非常幸运。”杜鸣心说,好先生很难得,拉扎瑞夫让你学会用正确的方法演奏。在拉扎瑞夫点拨下,杜鸣心常常恍然大悟、茅塞顿开,钢琴技艺突飞猛进,能演奏不少有一定难度的曲目。随后,曹石峻又介绍他去钢琴家吴乐懿门下学习。杜鸣心随吴乐懿去印度尼西亚举办音乐会,弹声乐伴奏,就此步入了职业音乐家的行列。
  莫斯科大剧院
  院长室里的作曲课
  1949年夏天,21岁的杜鸣心被分配到北京人民文工团。再次见到自己的恩师、时任团长贺绿汀,杜鸣心激动不已。在贺绿汀的举荐下,1949年11月,杜鸣心被聘为中央音乐学院视唱练耳和钢琴教员。
  1953年,国家选送音乐人才留学苏联,钢琴专业选上了杜鸣心。当得知作曲专业空缺时,杜鸣心申请更换专业,历经波折,终被分配到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学作曲,师从米哈伊尔·伊凡诺维奇·楚拉基。楚拉基具有丰富的作曲实践,亲自修改杜鸣心的创作作品,并在钢琴上演奏出来,让杜鸣心比较两个版本的区别,思考自己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在比较过程中,杜鸣心逐渐提高作曲技巧,掌握音乐的布局。
  “非常幸运,老师楚拉基是教育家、作曲家、音乐活动家,担任莫斯科大剧院院长。”杜鸣心经常在大剧院院长室上课,课后就留在老师的院长包厢观看大剧院演出,包厢在二楼靠舞台的绝佳位置。几年下来,杜鸣心观看了不少世界一流的舞剧、歌剧表演,开阔了眼界。
  创作舞剧音乐
  既民族又新鲜
  1958年,杜鸣心回国继续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1959年,杜鸣心和吴祖强开始着手为我国首部神话题材舞剧《鱼美人》创作音乐。杜鸣心大胆使用中国风配乐,体现民族特色,同时结合在俄罗斯学到的经典技法,让作品听起来既民族又新鲜。比如,第二场表现鱼美人和猎人喜结良缘,杜鸣心想到多年前在河北子位村学习民间音乐的经验,写了一曲很民俗化的《拜天地》,类似民间吹歌。杜鸣心在《鱼美人》中写的《水草舞》,表现海底世界的优雅和婆娑,今天依然被广为弹奏,成为钢琴考级曲目之一,很多孩子都喜欢演奏。
  1964年,杜鸣心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作曲,具体负责第四场后半部和第六场,创作了《万泉河水清又清》《快乐的女战士》等。公演以来,《红色娘子军》广受各界人士推崇,成为中国芭蕾史上一座傲人的里程碑。《万泉河水清又清》等音乐几十年来经久不衰,深入人心。
  为了让乐曲更具海南风格,杜鸣心走遍半个海南岛,访问了很多渔民和少数民族群众,听当地民歌,看当地舞蹈,“不同时代的音乐要符合不同时代的感情特色,不同民族的音乐要表达不同民族的感情特色。我写的音乐一方面发自我内心深处,一方面是我学习本民族音乐传统、借鉴现代音乐技巧的结果。”
  硕果累累 终身成就
  “文革”后,年过半百的杜鸣心再次迎来创作黄金期。他的创作涉及舞剧、交响乐、室内乐、声乐和影视音乐等众多领域。“音乐的真理是真诚。我写的音乐得先能感动自己、让自己动情,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怎么会感动别人?音乐是内心情感的表达。这种表达要用最简洁的手法获得最丰富的效果,同时以人为本,让听众产生共鸣。”2009年,杜鸣心获得第七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
  目前,杜鸣心整理出自己创作的具有代表性、影响广泛的16部音乐作品,亲自加工、修改、校对,交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16部作品分别是交响乐《青年》《长城颂》、交响幻想曲《洛神》《凤凰涅槃》、交响诗《对阳光的忆念》、交响序曲《中国之春》《黄河颂》、交响音画《祖国的南海》、小提琴与乐队《新疆之旅》、钢琴与乐队《布达拉宫之梦》、舞剧组曲《玄凤》《牡丹仙子》、第三钢琴协奏曲《献给鼓浪屿》、第一小提琴协奏曲、第二小提琴协奏曲、交响小品《秋思》《春天的故事》《快乐的女战士新编》、交响组曲《天地之滇》。
  “出版16部作品,分量很重,是一个大工程,不过我自己有信心。”在莫斯科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时,杜鸣心在严谨、专业的教学系统下学习配器,师承作曲家、教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一脉。科萨科夫既是作曲家,又是理论家,撰写《和声学实用教程》《管弦乐法原理》等著作。和其他理论作者不同,科萨科夫在著作中用自己的实践验证自己的理论,书中所有谱例全部来自自己的作品,难能可贵。“当所有乐器都在演奏时,乐器的搭配,音色的配备,色彩的交替,使音乐既协和又震撼。这里面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希望把自己的学习心得体会公布出来,给年轻的学生、教师以帮助。”杜鸣心说。
  杜鸣心一直保持着旺盛的艺术激情。2012年冬,国家交响乐团还为其举办“杜鸣心新作品音乐会”。今年90岁的杜鸣心仍然在创作,正在筹划一部民族歌剧。“回望走过的路,大起大落很多。出于父母影响和天生对美好旋律的喜爱,我在最低落的时期也相信音乐的美,相信音乐可以打通人心。我始终想去分享:写自己感动的音乐,再把美好传递给听众。”杜鸣心说。
  本报记者 卢旸 文/摄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