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认识二胡——访果敢
  发布时间:2018-09-05 10:35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伴随着一场秋雨,在北京西四环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堂里,笔者见到了回国录制节目的旅法二胡演奏家果敢。在巴黎生活了18年的他,如今说起普通话,仍能听出朴实的东北口音:“五十岁了,应该卸下荣誉,尽自己的努力为国乐、为二胡做点什么了。我们既要有人在学院里做二胡科研上的探索,也要有人在世界范围内去传播这个来自中国的乐器:二胡。”

  走出去看世界
  4岁时,果敢跟随父亲果俊明学习二胡。在学二胡的同时,他也学了3年小提琴、3年大提琴、5年钢琴和4年打击乐。之后他考入沈阳音乐学院,学习二胡和打击乐。毕业后,果敢被分配到辽宁省歌舞团任打击乐和二胡演奏员,1994年回到母校任教。一路在学业和事业上都顺风顺水的他,却在爱情上受到了一个很大的打击——相处5年已经准备结婚的女友提出分手。于是果敢做了一个果敢的决定:出国留学,学习打击乐。这时的他已经32岁了,选择出国就是要放弃现有的一切。临行当日,在他拎着行李准备下楼的时候,父亲果俊明说:“还是把二胡带着吧,能用上。”2010年,父亲因病去世。在果敢心里,他一直记得那天自己坐在车里,回头看到父亲站在雪里目送自己离开时的场景。
  在飞往巴黎的航班上,果敢提着好几件行李,手里还拿着二胡。一位在巴黎工作的华人舞蹈演员主动过来帮他提行李,并问他去巴黎做什么。在得知他是去学习打击乐,又见他拿着二胡后,这位女士给果敢提供了一个演出经纪人的电话,说到了巴黎后可以联系这个人,会有一些演出的机会,可以赚一点生活费。到了巴黎,果敢拨通了这位演出经纪人的电话,却恰好赶上第二天就有一场演出。就这样,果敢开始了在巴黎的第一场演出:在民乐队中敲木鱼。2000年的巴黎,中国民乐的演出机会还很少,可能一年只有十几场。
  2001年,果敢进入法国弗雷讷国立音乐学院,开始继续深造打击乐。业余时间用“艺术打工”的方式赚钱,参加各类民乐、打击乐的演出,做人体彩绘模特、时装模特,到剧组跑龙套……
  步入主流音乐界
  毕业后的果敢选择继续留在法国。他也犹豫过,是否要像其他留学生一样回到国内,选择一份安稳的工作,但果敢还是希望可以在巴黎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他开始寻找不同的音乐人,从合作演出开始,让不同的乐器、不同的音乐种类进行碰撞,在排练中寻找更适合的旋律、演奏技巧、融合方式。在果敢看来,“法国有很好的演出市场,公正、透明,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展示自己的才华。一个音乐节,无论演出者在名气、社会地位或年龄上差距有多少,所有受邀的表演者都会被一视同仁,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自己被尊重。台下的观众也不管台上的人名气有多大,演得好就给你最热烈的回应。因此,站上舞台就是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就这样,在各类演出中,果敢不但累计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也认识了很多音乐圈的朋友。
  曾为《情人》《英国病人》《37°2》等电影担任配乐的作曲家盖布瑞尔·雅德(Gabriel Yared),要为电影《偶像》配上一段有中国元素的音乐。他在法国的华人圈子中打听有没有值得推荐的音乐家,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向他举荐果敢。没想到两个人的第一次合作就默契十足,电影音乐不但被录制成CD和DVD,同年,果敢还登上了法国戛纳电影节的舞台进行表演。就这样,果然首先在法国的电影音乐圈中被认可,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电影配乐工作找到他。多年间,他参与了《功夫熊猫3》《新少林寺》《L’IDOLE》等40多部电影的配乐。
  果敢说自己是“命好”,2004年赶上了中法建交四十周年,作为一个二胡演奏家,他参加了一系列庆祝活动。十年后中法建交五十周年,他又参加了更大规模的系列演出。2005年,在巴黎最大的剧场Palais des Congre,果敢与法国指挥家Yvan Casser、巴黎歌剧院交响乐队合作演出交响诗《中国墨》。他在一束追光中演奏二胡,身后是150人编制的交响乐队。演出前果敢心里也担心,他不知道法国人能不能接受二胡这样一个来自中国的民族乐器。果敢说自己有点“人来疯”,越是重要的场合,越能激发起自己的潜能,“就是绝对不能丢人”。这场演出在巴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随后《中国墨》接连在世界各地演出至今。
  定做的白色长袍,起初为了便于踢球而剃的光头,加上一把黑色的二胡,成了果敢的标志。逐渐地,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果敢,关注他的音乐,他也开始真正融入欧洲的主流音乐界。2009年,他与钢琴家郎朗合作,登台纽约卡内基乐厅。同是沈阳人的两人很早相识,一直是非常要好的兄弟。演出当天正好是果敢的生日,这场音乐会也是郎朗送给果敢的生日礼物。两人的合作受到美国音乐界的肯定,《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等主流媒体均给予极高评价。就这样,果敢和他的二胡从欧洲走向北美,真正走向了世界舞台。2014年,果敢重返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举行了个人独奏音乐会,成为首个在此举行独奏音乐会的中国民乐演奏家。
  把世界音乐带回家
  这两年,在中央电视台的《出彩中国人》《经典咏流传》《国家宝藏》等多档电视节目中,果敢和他的“疯马乐队”受到了国内观众的广泛关注。乐队中的四个人,果敢演奏二胡,另外三种乐器分别是按键提琴、弗拉门戈吉他和马头琴。果敢也多了一个新身份:作曲家。“其实十几岁时自己就会写一些作品,然后自己演出。尤其是到了国外,不是把《赛马》拉得好就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更不是用二胡能拉小提琴的曲子就是大师。还是应该从二胡这件乐器本身的特点出发,去展现它的魅力。”多年来,在欧洲乃至世界舞台上,果敢演奏的乐曲都是自己的创作。
  令人难以想象,目前仅世界音乐,果敢就拥有30支乐队,从二重奏到最多8个人的小乐队,果敢是这30支乐队中惟一的中国人。他用一把二胡去和不同的乐器交流。如今,每年他的演出数量都在100场以上,除了演出还要录制专辑,参加节目录制。多年间,果敢带着他的二胡,在80多个国家演出两千多场,出版70余张CD,被国外媒体称作“在全世界宣传中国二胡最多的艺术家”。
  一次他正在南美演出,接到了一个特殊电话:“我一听那个语气,就和平时大家聊天、交流时的方式不一样,很官方。原来对方是法国外交部的工作人员,说要为我颁发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直到收到来自法国外交部的书面文件及来自中国大使馆的电话,果敢才确定这一切是真的。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是用于表彰世界范围内,在艺术或文学领域享受盛誉,或对弘扬法国和世界文化作出特殊成绩和杰出贡献的法国人及外国人。他们“暗中”观察世界各地文艺界、文学界的工作者的“一举一动”,这次选中了一直为推广二胡而努力的果敢。授勋地点可以自己选择,在法国或者在中国都可以,最后果敢选择了北京。这是该荣誉首次颁发给来自中国的民族音乐家,同时也是世界上首位二胡演奏家获此殊荣。果敢说:“因为我觉得这个勋章颁给的不仅仅是我,也是颁给中国的民乐界,颁给每一位热爱二胡的人。所以,地点一定要选在国内,选在北京。”2016年4月25日,果敢的授勋仪式在法国驻华大使馆举行。 
  十几年间,果敢一直生活在巴黎,他很喜欢逛唱片店:“在唱片店里,能看到大量的印度专辑,而来自中国的音乐专辑和印度相比,可能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因为国内流行音乐与西洋古典音乐早己是主流,中国的传统音乐还属小众,在国外学习中国乐器的人也很少。”果敢希望,可以通过中西合壁的形式让国内外的观众认识到“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纪晨
  果敢/供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