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琵琶像种子一样生根开花——访傅丹
  发布时间:2017-09-19 10:52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作为浙江民族音乐的领军人物之一,傅丹一直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突破前行。她一手创办了宁波市歌舞团及首个宁波民族乐团,她创作的《秋水夕照》和策划的原创舞剧《路魂》和《满江红》获奖无数。这些年,傅丹也丝毫没有懈怠的意思。她常常戏虐自己是“七零后”的年龄,七零后的心态。确实,论年纪她确已到了古稀之龄,对于琵琶艺术和优秀传统文化的弘扬普及,却有一个超越年龄的年轻心态。
   与琵琶结缘
傅丹出生在千年古城浙江临海,是家中惟一的女孩。“我外婆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就接受琴棋书画的熏陶,琵琶与箫演奏得特别好。我弹琵琶完全是受外婆的影响。”傅丹说。从牙牙学语开始,她就沉浸在外婆悠悠的琵琶声中。
  有一次,母亲带她来到书场听书,几位老先生弹奏的临海词调柔和婉转、优美动听,让傅丹入了迷。傅丹说:“从那一刻开始,临海词调在我面前打开一扇大门,让我看到了精彩美妙的音乐世界,我的音乐人生也从此开启了。”不久后,傅丹加入了当时的业余词调剧团,成了剧团一名小演员。
  说起来,傅丹生平接触的第一把琵琶还是妈妈向词调剧团一位老先生借的。抱着那把借来的樟木琵琶,傅丹开始了最初的琵琶演奏艺术的摸索和练习,同时也开启了一个青葱少女的艺术梦。从此,一个身背琵琶女孩的身影,经常出现在临海街头、文化馆和业余演出舞台。
  “1962年,我参加宁波举行的全省曲艺会演,有幸认识浙江曲艺团的琵琶乐手章婉萍,我向她请教琵琶弹奏方法,她就教我轮指、弹跳等基本动作。”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傅丹至今仍历历在目。
  回到临海后,傅丹正式向母亲提出请求,给她购买一把琵琶。母亲见女儿真心喜欢,也肯用功,就下定决心,花了30多元钱买了一把琵琶。这是一把无论在当年还是今天看来,都仅仅属于“入门”级别的琵琶,却是傅丹生平第一把真正属于自己的琵琶,她把它视作珍宝,一天不摸就心慌手痒,仿佛丢了什么似的。30元钱在当时可是一家人两个多月的生活费啊。母亲咬咬牙给买了下来。傅丹的琵琶人生就这样起航了。
  艺术的蜕变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命运安排,傅丹的求艺途中,有幸遇到过多位名师大家。
  傅丹的第一位琵琶老师是当时上海音乐学院的孙雪金,这是傅丹艺术生涯中重要的转折点。孙雪金看了她的弹奏之后,说指法不太规范,得从头再来。从此,傅丹告别草根弹法,师从孙先生,进入正式的学院派学习阶段。
  第二位恩师是国乐大师卫仲乐。“卫老师教我要视琴弦为心弦、用心灵去演奏。于是,我的演奏由之前的‘炫技’,渐渐转化成‘心声’的呈现。”
  20多岁时,为了追求琵琶技艺进一步提升,傅丹曾遍访名师、学艺交友。正是由于得到了无数名师的指点,才让傅丹的琵琶演奏博采众长、自成一家。
  为了报答这些名师,傅丹潜心钻研,创作了一批触动人心的好作品。如《秋水夕照》,创作的灵感来自于宁波东浅湖的美景。《上茶山》改编自一首动听的江西民歌,这些作品都融入了自己对人生和美好生活的体悟与向往。
  让她感触最深的一首作品是《盼归》,这是傅丹专门为参加海峡之声广播电台对台广播演奏而创作的。如何用琵琶传达对海峡对岸同胞的思念与向往?经反复揣摸、思考,傅丹最终决定用海浪拍岸的声音表达。确实,没有比海浪声表达海峡两岸人民相互思念、凝望的情感更贴切了。
  人生新高地
  1991年,随着宁波经济发展对文化事业的需求,宁波决定组建成立市级歌舞团,需要物色一位团长人选,傅丹的一位朋友向市领导推荐了她。命运就这样在她和宁波间牵了条红线。
  当时的傅丹在南昌已功成名就、专业辉煌,并担任着市歌舞团团长、书记……然而,性格里喜欢挑战的因子又起了决定性作用。她想起宁波市一位副市长在会见她时说的一番话:宁波没有一个专业歌舞团,这跟宁波的城市实力与形象不相符;音乐、舞蹈语言国际通用,宁波的改革开放和发展前景以及对外交往需要有这样一个歌舞团体。这是一块有待开垦的城市处女地,蓝图要请你来描绘。于是,人到中年的她,毅然放弃现有的一切,轻装上阵,登上向东的列车,开始宁波市歌舞团的筹建。
  创业是艰苦的,在一幢三十年代的“天然舞台”老房子里,傅丹带着一群职高毕业的舞蹈演员,开始了她们的追梦之旅。她付出满腔热情,依托多方资源,边筹建边演出,创排了很多节目。第一次带团参加浙江省音乐舞蹈节,参选节目是她创作的琵琶乐舞《秋水夕照》:精彩优美的旋律,配上曼妙动人、令人陶醉的舞蹈动作,引起了轰动。这个节目一炮打响,获得创作二等奖、表演一等奖,在浙江音乐舞蹈界取得了一席之地。
  第一次闪亮登场就大获成功,令全团上下信心倍增。经过大家不懈努力,新建的宁波市歌舞团办得有声有色,活力无限。1999年春,歌舞团新大楼正式落成,标志着这个新生的团队有了自己真正的家。其间歌舞团获得过浙江省“五个一工程奖”、浙江省创作演奏一等奖,原创舞蹈《满江红》还获得全国舞蹈比赛荷花奖银奖等大——现在的宁波市歌舞团已成为全国响当当的文艺团体了。
  这一切,让傅丹觉得自己当初的抉择正确,值了。
  七零后心态
  现在的傅丹,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弘扬中华文化、推广优秀民族音乐上。“我经常到社区、校园、机关、企业去举行民乐专题讲座和演绎,通过讲析和演绎民乐艺术经典作品,让艺术融入生活,让民众提高艺术鉴赏能力,迄今为止已逾百场。”傅丹说,宁波援疆对口地区是新疆库车,去年去了趟库车,了解到原来琵琶的起源就在古龟兹国,也就是现在的库车地区,但整个库车却没找到一把现在流传在中原大地的原装琵琶。
  回到宁波,她了解到宁波中学有一个新疆部,有500多名新疆学生,决定做一个“丝路琵琶、梦回龟兹”的项目,立马联系了宁波中学成立龟兹琵琶乐社,开始为那儿新疆班的学生教授琵琶课程,让琵琶文化传承回库车地区。首批龟兹琵琶乐社共12名学员,她联合有关单位不仅为他们送去了每人一把琵琶,身体力行带领她的学生们亲自为他们授课,还请来了吴玉霞、汤良兴、方锦龙等大师级人物,面对面为同学们传授琴艺,让他们领略到大师的风采。半年多来,同学们在基础乐理与演奏技法上都有一定积累,能熟练演奏三五首琵琶小曲。随着新一届新生的到来,经学校和乐社公开选拔,第二期龟兹12名新学员又已产生,他们将和上期学员一样,接受乐社聘请的专业老师演奏培训和艺术熏陶。
  “琵琶练习需要一段时间积累的过程,乐社将用三到五年时间,努力培养一批具有一定音乐基础和演奏技艺的新疆学生,通过他们将琵琶艺术带回家乡,像种子一样生根开花。”
  短短几年间,在她的引领主导下,宁波中华文化促进会先后办起了六期成人零基础琵琶培训班,并联合同门师妹,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和上海音乐出版社社长范慧英,共同编著了《零基础学琵琶》一书;组建了宁波首家、一支非职业的民族乐队——江南女子丝竹乐队;在她的力荐下,设立吴玉霞琵琶工作室,并依托工作室组建“琵琶高研班”,为宁波培养一支高端琵琶演奏人才;此外她还组织戏剧票友集中训练和赴基层演出,每年举行青少年中华才艺“未来之星”选拔活动,“秋之韵”书画雅集等。傅丹说,她现在热衷于传统文化的传承、传播和弘扬,对于眼下这份自己喜欢的事儿乐此不疲,“七零后”的她似乎真有七零后使不完的劲儿。
  “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何必看之前多少风光或多少落寞,只要到老还能做自己喜欢和有意义的事儿,心态就会变得年轻,就不会患得患失。”傅丹说。 徐丽文
  傅丹/供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